原大连讲师刘荣华 不堪回首的10年冤狱生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31日讯】2002年7月4日,经历一年多的非法劳教,大连水产学校的讲师刘荣华带着满身的创伤走出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

走出不远,她不由自主地回头想看看关押过她的监区楼,只见许多法轮功学员正在窗口向她招手。她顿时热泪盈眶,转过身去,不忍再多看她们一眼。

如果没有这场迫害,这些善良的女性在家是贤妻良母、乖巧孝顺的女儿。她们和她共同信仰著“真、善、忍”,却被中共关押在这个黑窝里,备受凌辱。

自那次出狱后,17年的光阴过去了……

2019年9月22日,已56岁的刘荣华再一次走出监狱大门,她身后是辽宁女子监狱。斑白的头发、沧桑的皱纹、受伤的手臂记载着她九死一生的经历。

在这段漫长的日子里,她曾第二次被关进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劳教期满时,因为她始终不放弃修炼,在大连“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操纵下又被冤判10年,从劳教所被直接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在那里度过了不堪回首的10年冤狱生活。

走入修炼

刘荣华于1992年获得辽宁师范大学数学系“学科教学论”硕士学位,当年这在中国的此专业里是最高的学历。毕业后她成为大连水产学校的讲师,她的论文多次获奖,有的被收入国家重要教育刊物《现代教育文萃》一书中。

1996年,母亲向刘荣华推荐了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并送给她一本《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母亲通过修炼法轮功,一身的痼疾不治而愈。刘荣华被《转法轮》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打动,发愿也要修炼。

1998年7月,她第一次炼功时在两臂间、两眉间都有明显的感觉(能量)。修炼一段时间后,她少年时就患有的偏头痛、低血压、头晕等毛病都好了。她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脾气变好了,家庭也和睦了。

在单位里,刘荣华兢兢业业地工作,校长曾说:“她是我们学校讲课最好的老师。”在家里,她教育儿子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儿子在幼儿园被小朋友用板凳打了胳臂,他告诉妈妈,自己没有还手,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重德才能长功。”

说一句真话 被劫入马三家劳教所

2001年4月25日,刘荣华正在给学生们上课,大连市黑石礁派出所林海等警察把她叫出去,问她对“天安门自焚”的看法,刘荣华善意地告诉他们:“真正按照法轮大法要求修炼的人,是绝不会自焚的。”

2001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上五人自焚,中共谎称是法轮功学员所为。新唐人电视台制作的影片《伪火》(False Fire)获得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影片深刻揭示了“自焚”案的诸多疑点,从而证实了整个事件是中共栽赃法轮功而炮制的伪案。(影片的视频见文末)

刘荣华的话音刚落,警察就将她绑架。她拒绝在拘留证上签字,但学校的负责人已盖上了校章,同意她被刑事拘留。当时她的丈夫在外地出差,5岁的孩子一人在家。

被拘留2个月后,刘荣华又被非法劳教1年,于2001年6月被劫入马三家教养院。

一到那儿后,刘荣华就被时任马三家劳教所所长苏境作为强制“转化”(放弃修炼)的对象。

苏境因卖命“转化”法轮功学员,获得所谓“二级英模”称号,并到处宣传其“转化经验交流”。各地500多人次还被组织来马三家劳教所学习所谓的“转化”经验。

从早上5点至晚上12点,刘荣华被逼坐在小板凳上,旁边有专人向她灌输歪理邪说,对她进行洗脑。

见这一招不行,苏境又从外省派来所谓的专家对刘荣华进行“转化”,但又未得逞;苏再派冒充法轮功学员的特务来“转化”她,也以失败而告终。

随后,刘荣华被关进一个小屋,被隔离、监管一个星期。

2001年的马三家劳教所使用种种洗脑、酷刑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一次,马三家教养院曾逼迫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观看“傅怡彬杀人案”(中共当局利用北京的一个疯子杀人的案件嫁祸于法轮功学员)。刘荣华当场揭穿谎言并起身离场。

马三家教养院又给她加期60天,将她关到“小号”(严管人用的小屋)。白天,她被铐在库房的暖气管上站着;晚上,被带到值班警察办公室,继续被铐著、站着。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图:长期固定铐在暖气管上。(明慧网)

刘荣华回忆这一段经历时,说:“太困了,人站着也能睡着。”因长时间上铐,她的左手腕骨严重受伤,不能干重活。

她被关在“小号”里60天,由于潮湿,身上起了许多铜钱大小的疥疮。

一大队大队长王晓峰对刘荣华说,“为什么铐你这么长时间?你多嘴多舌,煽动别人(指揭露“傅怡彬杀人案”的真相)。”所以将她长期关“小号”隔离。

2002年春天,刘荣华还在被关“小号”的时候,她的丈夫因经受不住迫害所带来的压力,与大连市中山区法院的人一起来到马三家教养院,被迫与她离婚。

面对亲人的绝情,刘荣华心如寒冰。伤心之余,她也能理解丈夫,中共的迫害使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在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下选择了逃避。

2002年7月4日,刘荣华在被非法劳教1年并被超期关押70天后获释。

午夜时分,刘荣华回到大连自己的家中。次日早晨,她叫醒了久违的儿子,“来,让妈妈好好抱抱。”儿子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回忆道:“那天,我一直在幼儿园等你来接我,等得很着急。后来我都饿哭了,最后是爸爸跑来接我的……”

她准备到学校去上班,那时才知道自己已被大连水产学校党委书记李元鹏擅自非法开除了。为此,她多次到大连市信访办上访,却得不到任何公正的处理。

回家后,大连“610”还指派当地派出所对她进行监视和骚扰。

再度被劫入马三家教养院

在流离失所中,刘荣华结识了法轮功学员尹宝君,两人有幸组合了新的家庭,生活上开始安顿下来。

2009年9月23日,大连国保大队指使大连青泥洼桥派出所入室非法抓捕刘荣华。她被劫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37天。

期间,她多次遭警察非法提审。有一次,她拒绝面墙而站,遭警察辱骂。她高喊:“法轮功无罪!法轮大法好!”被一个警察猛抽了两记耳光。

家人瞒着年老体弱的父亲,不忍心告诉他女儿被绑架的事。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倒三遍车,往返百里多路,去大连青泥洼桥派出所要女儿,派出所不给任何答复。

2009年10月21日,刘荣华再次被大连市劳教委非法劳教2年;10月末,又被非法关押到“人间地狱”——马三家教养院。

到了马三家门口后,刘荣华拒绝进去。当时马三家劳教所三大队的大队长张君、教导员张卓慧、新收队长王丹凤等几个狱警,对她拳打脚踢,强行将她拖进劳教所。随后,几个狱警强行把号服套在她身上。

同年11月3日上午,刘荣华的丈夫尹宝君搀扶著有残疾的岳母,千里迢迢地去马三家女所三大队看望刘荣华,想送给她冬衣和购买生活用品的钱。

在教养院接待室里,负责接待的狱警拒绝他们探望的要求,说上头有规定:不“转化”不让见,就是“转化”了,家里人有炼法轮功的也不让见。

狱警要查看老人身份证,要她回答对法轮功的态度,还问她是否炼法轮功。

老人回答:“我炼功是为了祛病健身、做个好人。”

狱警说:“不行,不能见。”

老人说:“不让见,就不走!”

狱警蛮横地说:“马三家不打电话通知,家里人来了,也没有用!”

老母亲探望女儿无望,老泪纵横,在接待室里失声痛哭。

刘荣华的家属咨询了两位律师,被告知,不让接见是违法的,家人可以提出覆议或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律师看了给刘荣华的劳动教养决定书后告诉家人说,决定书没有公章不生效,律师不能受理。

家属就此事多次去青泥洼桥派出所找所长,该所一直推诿,还让一楼值班的警察拦住家属。

公安机关一直不给刘荣华的教养决定书上补盖公章,律师一直办理不了覆议。家属眼睁睁地错失了3个月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机会。

而与此同时,刘荣华在马三家劳教所里正受到残酷的“转化”折磨。

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一整套“转化”流程:

先是犹大(曾修炼过法轮功,在威逼和迫害下放弃了修炼)强行灌输歪理邪说,进行洗脑迫害。

这一招不行的话,马三家狱警便出马,直接找法轮功学员谈话,进行威胁:不转化就要动刑。

若仍达不到目的,狱警就直接给法轮功学员上刑。狱警对刑法轻车熟路,给各种刑法编上号,在深入了解了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后,会把学员押到“东岗”(上刑的地方),直接上指定的刑罚。

刘荣华有高学历,马三家劳教所认为她的“转化”可以带动别人“转化”,所以着实对她下了一番力气。

几番较量后,那些招术对刘荣华无效。狱警张秀荣对她说:“等著让方队长(方叶红)找你谈话。”言外之意要开始对她实施酷刑了。

狱警方叶红是警校毕业的,了解刑罚,而且对于上刑的尺度和对人体造成的伤痛有研究,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下手很毒辣。

(待续)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