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抗疫护士发辞职信后突坠楼 网友疑被自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1日讯】中国武汉协和医院心内科护士张嬿婉周三在医院坠楼身亡。这个年仅28岁的护士是一个2岁孩子的母亲,却在公开实名举报护理部主任疫情期间不作为后蹊跷坠亡,而她生前给护士长的留言却显示,她不仅没有轻生念头,还对未来怀抱着希望与憧憬,因此她的突然死亡令外界颇多猜疑。一些知情者披露了一些内情和细节后,许多网友认为这名护士可能是遭到人灭口而“被自杀”。

7月29日上午,武汉协和医院一位名叫张嬿婉的心内科护士坠楼身亡。她的家属和父母闻讯后十分悲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张嬿婉今年才28岁,是家中的独生女,她在武汉协和医院心内科当护士已有数年,有一个还不到2岁的女儿。

张嬿婉的一名亲属接受陆媒采访时表示,对张嬿婉之死难以理解:“疫情那么艰难的时候,她都挺过来了,现在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抛下五十多岁的父母、相恋十几年的老公和一岁九个月大的孩子,肯定是遇到了特别难过的坎。”

这位亲属向陆媒披露,坠楼事件发生后,张嬿婉的家属要求会见张嬿婉当班的护士长,却没得到同意。这名亲属说:“医院说监控坏了,张嬿婉从离家到跳楼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人知道。我们现在等着医院给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让她可以瞑目,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走了。”

武汉协和医院一患者家属高女士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她见到张嬿婉父母在医院停车场出入口哭诉,因为医院的院长一直没有出来见家属的面,他们只好在住院部的出入口挡住汽车出入的栏杆向院方施压,要求医院对该名护士的死因给出合理的解释,现场有许多人围观。

武汉协和医院一名医生则告诉陆媒,张嬿婉是在内科1号楼的13楼坠下身亡的。为了防止有人跳楼,医院里的建筑高层的窗户都只能半开,“意外坠楼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有多名武汉协和医院的护士在微博透露,张嬿婉在今年1月被调到防疫前线,工作十分辛苦,但防护装备奇缺,医院和护理部对护士们的基本安全也十分冷漠。张嬿婉为此公开表达了抗议,并实名举报医院护理部的部主任刘义兰“不作为”,还呼吁护士们一起辞职,要求撤换刘义兰,因此张一直在医院遭到打压。有网友公开了张嬿婉今年1月26日公开举报该院护理部负责人的帖子。

张嬿婉生前发布的公开举报帖文。(知情人向自由亚洲电台提供)

网络社群中近日还流传出张嬿婉生前给心内科护士长发的留言,她写道,“护士长,我明天不能来上班了,我辞职。我想了一下,明天我们病区的人力应该也是够的,不好意思,我先当逃兵了。我可以做一个英雄而死,但不能为这样的领导班子而死,我为所有的护士感到悲哀,以后我也不会再从事这个职业… …”张嬿婉在留言中强调,“我不会撤回我说的每一个字”,而她在留言的最后还写道:“我要为自己而活,明天睡到自然醒,看一看下雨还是日出。”

张嬿婉生前写给护士长的辞职留言。(微博截图)

这些消息在网络社群中传开后,引起众多网友的各种猜测与质疑。

有网友分析称:“有小孩的女人,不会抛弃孩子。有什么缘故?要细细调查。”有许多网友质疑:“出了事监控就坏了,把人当三岁小孩呢?”  “三甲医院的监控也坏了?这简直是个笑话。” “作为医院职工,我从来没见过监控坏的时候,以前我总是带着病号去调取监控,调取监控要有上级领导签字。肯定有猫腻!”

当张嬿婉死亡事件在网络上引发巨大质疑和谴责后,武汉官方和协和医院迅速开始全面封锁相关讯息以“维稳”,医院里张的同事们现在已经都被院方警告不得对外发声。

当自由亚洲电台打通电话与对医院人事部进行采访时,对方立即推诿说:“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们宣传部联系,好吧?” 张嬿婉生前所在科室的一位护士接到采访电话后,也以不知情为由匆匆挂断电话。

湖北医疗救助体系的官员吴先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抗疫时期医院里的黑幕还很多,一些医院对待实习护士的剥削和压榨十分为残酷。而张嬿婉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她基于抗疫的合理诉求,在所谓的抗疫中被碰得粉碎也是必然。

熟悉中共体制的周先生则透露说,中国的医院是中共体制是“分配双轨制”,存在长工和合约两种制度,待遇也不一样。像张嬿婉这样编制外的合同制员工,本身就是制度下压榨的受害人,她还举报医院的权力阶层,这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遭到报复也很常见。

周先生说:“医院的护士有一种是有编制的,大多数护士它都不是医院的编制,签的是劳动合同。她不享受正式编制护士的这种待遇。他们的收入,比正式的编制的护士差两三倍。即使是这样的话,像协和医院这样的三甲医院里,你要想进去也特别难。她举报这个护理部的主任是属于中层干部,权力非常大,举报这样的人,她的日子肯定很难过。”

有评论员人士分析指出,网友们的质疑是有道理的。张嬿婉既然能够公开实名举报护理部负责人,说明她是一个勇于反抗的人,那么被报复遭院方天天谈话就不算什么。而且她作为家中的独女,又是一个幼小孩子的母亲,她是不会放弃生命的。如果她不在意生命,她就不会抗争,所以“这基本上就是被灭口了”。

(竺颖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