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烂尾楼之都南阳艾滋病拆迁后续:市民财富一夜蒸发千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1日讯】一千八百年前在南阳隐居的诸葛亮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诸葛庐会跟三百多座烂尾楼共处一城,更不会想到,这个出了“智圣”的三线城市会在拆迁上计谋奇出,令人防不胜防。

六年前,以诸葛亮的号命名的卧龙区出现了一支“艾滋病拆迁队”。开发商亿安房地产公司花钱雇来艾滋病患者,在征迁小区里大书“艾滋病拆迁队”字样,深夜放鞭炮,砸玻璃,嗷嗷叫,谁敢不搬迁,就叫谁感染。

上世纪九十年代,“血浆经济”导致中原大地出现一座又一座艾滋病村,这是中国人至今尚未正视的灾难历史。谁也不会想到,开发商会利用走投无路、赚钱心切的艾滋病感染者来逼迫人搬迁,从而勾起人们对中原艾滋病村的记忆,以及加深人们对艾滋病感染者群体的恐惧和歧视。

过去六年,南阳不断冒出烂尾楼,终于获得了“烂尾楼之都”的称号。强拆事件亦时有发生,就在去年,卧龙区一级博物馆南阳汉画馆,一夜之间400米围墙遭强拆,电缆被挖断,院内的汉画石刻曝露于野。

当年“艾滋病拆迁队”没有成功驱赶走的两处临街房产的主人杨金有和李文鲜,还在跟卧龙区政府以及亿安房地产公司进行着拉锯战,其中种种怪现象,也让我们看到拆迁手段一直在进化,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在南阳卧龙区文化路与新华西路交叉口东南角,沿新华西路由西向东分别是杨金有和李文鲜的临街商铺,这里是南阳最大的电动车交易市场。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普通市民在市中心繁华地段拥有房屋产权,比贼惦记更让他们害怕的是被地方政府和开发商惦记。

新华西路184号李文鲜的临街商铺

假借公共利益之名行商业开发之实

南阳市有关政府机构从2012年起多次发布西关文化村旧城区或城中村改造文件,将包括杨金有和李文鲜的临街商铺在内的地段划为改造征收区域,一再宣称“项目改造范围:西起文化路,东至梅溪河,北至新华西路,南至军分区长城小区区域。”改造区域总用地面积150.8亩。

事实上,南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显示,西关文化村区域的涉案G2019-105地块面积为为22.787亩,加上亿安公司之前已取得使用权的20.46亩,总共加在一块只有43.25亩。

亿安公司实际开发区域即亿安•天下城项目,仅为原审批征收区域的四分之一,限于临近新华西路具有较高商业价值的区域,征收范围也由南至军分区长城小区缩水为南至亿安公司南地界。

换句话说,政府以公共利益之名征收规划区域内的房屋,使得被征收人无法拒绝,开发商还能获得政府的各项优惠政策和补助,但实际所为却是纯商业开发行为,更像是为亿安公司量身打造的,其中猫腻不言自明。


红线区域为原应当征收范围150.8亩,蓝线部分为实际征收范围43.25亩。

开发商先上车后补票 留下烂尾隐患

亿安公司早在2014年就组织了艾滋病拆迁队进行征收拆迁,其中1号楼和2号楼也早已完工并与今年5月份售罄。媒体曝光艾滋病拆迁队违法征收,工程曾经一度停工,如今3号楼却在偷偷摸摸非法施工。

直到2019年12月,南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才发布相关土地使用权拍卖公告,月底,亿安公司才取得土地使用权。这是典型的先上车后补票,违法操作。


南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土地出让成交公示

迄今为止,杨金有和李文鲜所有房屋尚未解决补偿安置和产权转让事宜。卧龙区政府和亿安公司违背国家自然资源部三令五申要求的“土地须以净地形式出让”原则,在未与被征收人签订征收补偿安置协议的情况下,违法出让国有土地。

开发商房子已经卖出,拿到了钱,不再有利益驱动,仅靠商业道德驱使其保质保量完成接下来的房屋建造,比登天还难。手续不全,照常施工和销售,当地政府难辞其咎,项目一旦成为烂尾楼,政府则需为开发商兜底担责。即使项目不成为烂尾楼,开发商是否舍得花钱、实材足料地建造房屋也要打一个问号了。

补偿补助费用不透明 存在阴阳合同之嫌

国务院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五条及第二十九条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应当依法建立房屋征收补偿档案,并将分户补偿情况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向被征收人公布。”

在房屋征收部门面前,每一位被征收人都是绝对的弱势群体,公权机关可能利用手中的职权、信息不对等优势任意侵害被征收人的利益。现实中,被征收人也极易被各个击破,被迫私下里签订秘密协议。

将房屋调查结果和征收补偿情况向被征收人信息公开,既能消除被征收人担心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的疑虑,也能有效约束征收部门依法征收、公平对待每一位被征收人,防止公权力弄虚作假,愚弄民众,与民争利。

反之,对应当予以公开的征收补偿信息不予公开,往往意味着有不可见光的暗箱操作。

亿安•天下城项目涉及105户被征收人,卧龙区政府只公布了14户的房屋面积、评估单价和评估总价。

据一位被征收人透露,与政府签订了征收补偿协议之后,亿安公司又与之签订了另外一份协议。一套房卖两次,收两笔钱,政府只公开一笔,给人一种补偿价格很低的错觉。

有多少人签订了阴阳合同?每一位被征收人都应当认真负责地站出来,公开自家的征收补偿事情,拿到阳光下晒一晒,比一比,如此才能最大限度维护自身权益。否则,明明吃了大亏,还以为占了便宜,傻呵呵偷着乐呢。

评估公司违法操作 市民财富一夜蒸发千万

住建部规定由被征收人确定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参与查勘,并在查勘记录上签字或确认,就是为了保护作为弱势一方的被征收人的权益。

卧龙区政府在杨金有、李文鲜不知情也未参与的情况下,擅自委托房地产价格评估公司,对二人的房屋进行了非法的价格评估。所作出的补偿价格,远远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

二人的房屋地处南阳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交通便利设施完备,是南阳市双重点学区房,普通住宅楼成交价格在12000元每平米以上。多年前,曾有商家找到杨金有愿出3万元每平米购买其房产,当时杨金有都没有答应。

河南信诚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将杨金有的临街商铺评估为每平米6543元;河南盛业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将李文鲜的商铺评估为每平米6417元,令其各自财富缩水远远不止千万。

如此严重背离市场价值,侵害被征收人合法财产权益的评估结果,让人不由得怀疑两家评估公司的职业道德和业务能力,你们大笔一挥,老百姓奋斗一辈子的财富就蒸发掉大半。

杨金有和李文鲜曾就此征收补偿决定对卧龙区政府提起行政诉讼,一审都败诉。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支持了违法的征收补偿决定,等于给了这两份既违反法律规定、法定程序、又明显偏离市场价值的评估价格披上了的合法的外衣。

征迁背后是官、商、民之间的复杂的利益博弈,被征收房屋的民被迫要面对手握公权力的官和拥有雄厚财力的商。如果出现官商勾结、笃定会出现侵蚀民的财产权的状况,民往往没有招架之功、还手之力,只能任其宰割:

一、官掌握话语权,缺少舆论监督和公开透明机制,有暗箱操作的空间。民若追究真相,需提起大量的信息公开申请和行政诉讼,耗费财力和心力,不堪重负。

二、从经济成本角度讲,被征收房屋的市场价和征收补偿价之间有一个价差,征收方所耗成本只要控制在这个价差范围内就稳赚不赔,在某种意义上等于用被征收方的钱来获取更多的利润,而被征收方为维护自身权益所花每一笔钱都是自己的血汗钱。

三、一旦司法不独立,政府存在信息不公开等违法违规行为,很难受到法律追究,而作为被征收方的民一旦说错话,做错事,则有被冠以“妨碍公务”“寻衅滋事”等罪名的风险。事实上,被征收人已经多次受到征收人的威胁。

四、官方擅自利用评估公司压低被征收房屋的价格,再用司法判决赋予不合法的评估报告以合法性。日后一旦发生强拆,被征收方提起国家赔偿诉讼,其赔偿依据就是这份评估结果,极有可能民所得赔偿依然远低于其房屋应有的市场价格。

相较于艾滋病拆迁队,辅以评估报告和司法判决的强拆不知要高明几何。

对杨金有和李文鲜来说,这场维护房屋财产权和法律正义的努力,是一次类似于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的战斗,注定了艰难和悲壮,代价极高。有人电话威胁杨金有说,都是南阳本地人,几代人都在这住儿,不要让自己没有退路,给你按个寻衅滋事,你别后悔。

是啊,正是因为是南阳本地人,面对如此之多的烂尾楼,面对如此之多的强拆,面对如此之多的无奈与妥协,总得有一两个硬气点的南阳人对不公不义说不吧。

一个人为自己争取合法权益,就是为所有人争取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陈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