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总结全球抗疫模式:封城比不封更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4日讯】中共肺炎疫情初期,人们多认为隔离是防疫的有效方式,中共也一直鼓吹其极端的“封城”模式。但半年过去,人们的认识逐渐改变。有台媒分析三个国家采取的典型防疫模式,认为“强封”会比“不封”要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8月2日,台湾《上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从各国采取的防疫模式中,挑选了三个典型例子——中共、瑞典美国进行了分析。

文章说,中共采取的是典型的“封户、封城、封产业”的“经济停顿模式”。当局封户、封楼、封小区,乃至封城,停顿交通,甚至把居民住户的门钉死,把整栋楼大门用角铁焊死。中共宣称这是“最行之有效的阻断病毒的手段”,鼓吹“为世界树立了抗疫榜样”。但6月11日,在当局宣传“抗疫大捷”的白皮书发表仅3天后,北京新发地疫情爆发。这证明从1月底到3月,长达两个月的全国性封城并没有达到目的。

文章说,中共封城没有封死病毒,却衍生了大规模的人道危机,同样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封城后没有交通,病人走路就医无力回家而跳下立交桥;因为无法去医院,病人认为治愈无望而跳楼自杀;老年人因为无法买到食物,夫妻一起跳楼自杀;有自闭症的孩子没有人照顾而饿死,等等。还有封村后有人要强行出村,把守村人杀死的悲剧。这还不包括封城导致的众人心理疾病。

另外, 封城、封产业还导致了巨大的失业潮与失业人员,而大量失业是社会不稳定的关键因素。

文章说,中共官方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感染数据增长“非常缓慢”,但没有任何国家愿意采用中共防疫模式,其原因有二,一是可能不相信中共的数字,一是根本不接受中共模式。

文章继续分析,瑞典政府采取的模式和中共完全相反,在疫情期间基本照常生活。虽然禁止超过50人的聚会,要求公司安排员工在家工作,但瑞典没有强制居家令,商店,饭店,体育馆和学校仍然开放。

疫情期间,瑞典的人均死亡率远高于邻国,死亡人数中近一半发生在养老院。即便如此,瑞典政府依然坚持其抗疫模式。政府认为,这种模式是可持续的,可使社会免于长期的恐惧,从长远来看将同时保护生命和经济。因为疫情中的经济,也是直接关系到人类抗疫情绪与生活来源的关键因素。而瑞典人民对他们目前享有的行动自由和心理状况满意,也一直支持政府做法。

文章认为,恐惧比病毒更可怕,既然每次开放都导致疫情爆发,那可能从开始就不应该全面封锁。但是,没有几个国家会有瑞典政府的胆识。比如,如果川普(特朗普)采用了瑞典模式,左派媒体和民主党肯定会把他骂成“刽子手”,被左派媒体反复洗脑的部分美国人民也没有瑞典人的远见与淡定。

文章说,美国防疫模式介于中共和瑞典之间。在疫情初期,川普听取专家意见,采用“社交疏远”政策,以保护脆弱人群和减缓对医院的压力。其结果也包括重创经济。4月底,川普要求从新开放,但很多州在开启过程中停止了多次,原因都是检测阳性人数陡增,人们恐惧心理加剧。这也说明,“社交疏远”并没有阻断病毒,每次开放,病毒就会重现。

文章认为,居家隔离的心理负面效应极大,加之上千万人失业,人们找不到出口发泄。这也是佛洛依德事件引出大动乱的原因之一。

文章提到,一开始迟迟不执行“社交疏远”令的纽约州,出现大量的感染和死亡。但目前在开放过程中检测阳性率始终低于1%。而加州等居家令实行的早的州,染疫人数在开放之后大增。因为病毒是封不死的,一定要把整个人类社区冲刷一遍。纽约被冲刷过了,所以目前就没有更多的人感染。加州封得早,重新开启,病毒就一定要再流行一遍。

文章还提到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1918年秋冬,费城没有封,出现大量的死亡。旧金山及早的封城,当时伤亡很少。但到了第二年春天的第二波疫情来的时候,旧金山的经济状况已经无法继续封闭,长久没有经济收入,人都要饿死,只好再次开放。结局是旧金山的总体死亡人数高于费城,因为第二波的病毒要猛于第一波。封城的社区反倒要比不封的社区付出更惨重的生命与经济损失。

(记者钟鼓笙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