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潘东凯:大陆医护 测病毒DNA还是人体DNA?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5日讯】香港第三波疫情来势汹汹,从7月22日至8月2日连续12天单日确诊破百例,直到3日才降至百例以下。疫情刚刚稍事趋缓,港府却迫不及待迎接大陆七个国家级的核酸检测人员先遣队伍入驻香港。由于此波疫情爆发于港版国安法实施后一周的国安公署揭牌日,大批来自大陆的国安、武警、工人等被认为是防疫漏洞,加上随后的12个民主派候选人被DQ、9月立法会选举被延后一年,继之动用国安法进行抓捕与通缉……不平静的香港社会再次被疫情及政局搅扰得更加动荡。此刻中共派驻的核酸检测团队,触发港人更深沉的不信任。

香港作家及时事评论员潘东凯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分析港府“核酸”检测语焉不详之处及背后的险恶用心,并指出其中严重侵犯隐私的部分,提醒港人要有保护自我权利的意识,拒绝检测,遏止罪恶。

拥有多位国际权威病毒学家及一流健全医疗系统的香港,何以需要求助大陆的病毒检测系统?政府不向公众解释。当民众质疑DNA数据会被送往中国时,港府又恐吓民众“造谣”违法,潘东凯批整件事情缺乏透明度,政府做事本末倒置。

事实上,民众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中共政府利用采集DNA样本去做监控早有前科,去年中共被曝利用免费体检的方式收集新疆人的DNA资料,用以实施“大数据”监控及键入器官移植资料库。

此次为香港人做核酸检测的大陆机构,包括与大陆华大基因有关的实验室。而华大基因旗下两间企业,即因涉嫌参与强制对新疆维族人采集DNA等生物识别数据,而遭美国财政部列入制裁黑名单。华大基因深涉大陆血腥的器官移植黑幕。香港民众普遍质疑中共藉大陆核酸检测收集港人DNA资料,套用新疆模式。潘东凯分析指出,“DNA就是去氧的核糖核酸,另外那个RNA就是带氧的核糖核酸,所以DNA就是那个遗传基因里一个最主要的成分。那我的问题就是:现在做这个核酸检测,那这个是病毒的核酸,还是那个被检测人的核酸?”

“DNA组合是我隐私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根据现行的人权法例和隐私保障的原则,我是有权拒绝你拿我的DNA。”他特别提醒香港人要保护好个人隐私与人权:“别人伸东西到你的喉咙,拿走一些样本,在做这个动作之前,你要知道它拿走你什么东西?和他是什么理由要拿你的这个隐私,不要随便给别人。”

大陆核酸检测事件反映港人对中共及港府极度的不信任,潘东凯认为多方面原因造成整体的不信任,而港版国安法是其中关键因素,“这个国安法其中一条说,如果你引起一些人的仇恨,你可能犯了这个法例。如果这个说法行得通,第一个要抓的人就是林郑月娥,因为林郑月娥这个人,使不同政治光谱立场的人都有很大的仇恨,甚至有些仇恨迁怒于中央政府。”

他也留意到港府以国安法名义抓捕四个学生动源的成员后,还通缉了六个海外流亡的香港人,并查找了六人中唯一不认识的美籍香港人朱牧民,查阅后不禁有感而发,“他的活动全部都是在美国发生的。他做的事与卢比奥、克鲁兹和蓬佩奥做的事差不多,可能为香港的一些事而发声。我想说(港府)与其打那么多嘴炮,不如去通缉蓬佩奥,是吧?!为什么你不抓(蓬佩奥)?(因为)朱牧民曾经是一个香港公民?如果这样讲是否有种族色彩?蓬佩奥是白人,所以你就不敢斗他?”

此波疫情似乎伴随港版国安法而潜入香港,亲共庆回归或蓝丝群组等传出的群染莫不与之相关,近日邻近新屋岭扣留中心的缸瓦甫警察设施地盘也爆发中共病毒集体感染。而新屋岭在去年反送中期间频频传出被关押的抗争者遭警察酷刑、性暴力的消息,令市民愤慨至极。此次警察训练中心爆发疫情,引起香港社区群组热烈讨论,感叹上天有眼、善恶有报。

此一民心民情,潘东凯呼吁当政者要深思。“‘新屋岭’这三个字,让我们有很多不开心的那个联想。这些事情我觉得是将来一定要面对的。”“其实我们要独立调查,要针对这些事情去寻求真相,任何一个政治立场的人都不可以回避的。”

以下为访谈对话整理。

大陆医护无必要来港 入住SARS爆发源头酒店

记者:今早(8月3日)我去了九龙维景酒店做直播,有七个国家级的核酸检测人员先遣部队已经入驻了香港,引起香港市民很多的担忧。你觉得为什么要大陆的人来香港帮我们加强检测?

潘东凯:我就觉得没有必要的,我想很多人都这么认为,并且还要提一个质疑,比如说蔡坚医生都提出了质疑,政府回答不了。我觉得我们一定有个制度,就算你在温州去泉州都有个制度,在郑州去上海都有个制度,如果香港本身的医疗系统,对于一些人的认可资格有一种规则,那现在那些人究竟是做什么的,是有什么资格,或者可以豁免的,由哪个单位去豁免,由谁去负责,现在我们的卫生部门一点都没有告诉我们。

记者:那七个人是不需要检疫的,这支队伍据说是60个人,这60人按计划都是免检疫就可以入住酒店,而这个酒店其实就是03年那时爆发SARS的源头。

潘东凯:就是2003年那个零号病人就在这间酒店里面的。

记者:是的,那时叫京华酒店,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潘东凯:我有印象。这间酒店和铜锣湾那间,现在变了一个政府衙门的酒店,是同一个老板,那个老板应该是中旅社,即是“党产”的。

记者:是的,它这个地点很方便,跟广华医院很近,几分钟,伊利沙伯医院和医管局都是非常近的。

潘东凯:我觉得它未必有什么接触,因为它应该是秘密操作的,我觉得。

记者:但今天就看到(前医管局主席、核酸检测公司华昇诊断中心董事长)胡定旭就进了酒店里面,当然都没有出来跟我们记者打招呼交代,但“华大基因”的检测人员,就进去跟他们开会,所以我们现在有很多东西都是跟大陆有关系的,我们疫情的检测组就是大陆派专家过来,是“港澳办”7月31日发了个声明之后,8月2日就已经有人进来了;8月1日就是亚洲博览馆的临时医疗中心启动;接着政府指定了几间公司帮我们检测,其中一间是“华大基因”,都是大陆背景,深圳华大的老板。

潘东凯:是了,我想很多东西是缺乏一个透明度,如果有些网民提出一些质疑,而令到政府不开心的话,你不可以恐吓他造谣,这样就不向公众解释,我觉得这件事是本末倒置。这次引起好多质疑,昨天新民主同盟去医管局那里抗议,就是担心现在的核酸检查会不会拿我们市民的DNA资料送到中国,政府赶快就出了一个声明说网络上有人发表谣言,一定要追查。

测病毒DNA还是私人DNA?须向港人交代

记者:但是政府利用DNA去做监控,其实是早有前科的。2019年《纽约时报》已经报导了在新疆,其实他们用这个免费体检的方式,就拿了一些新疆人的DNA资料和各种身体的资料,做监控的。你担不担心香港都有这种新疆的待遇?

潘东凯:我们知道,比如你申请外国旅游证件,或者移民到外地,在目前这个疫症全球泛滥,那我们都要去化验室做检测。我们知道他们都会用一个名词叫核酸nucleic acid,其实就是DNA,DNA就是缺氧的核糖核酸,另外那个RNA就是带氧的核糖核酸,所以DNA就是那个遗传基因里一个最主要的成分。那我的问题就是:现在做这个核酸检测,那这个是病毒的核酸,还是那个被检测人的核酸?因为如果要找出每一个人的DNA组合是我隐私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根据现行的人权法例和隐私保障的原则,我是有权拒绝你拿我的DNA。

记者:所以现在其实有一些担心会不会强制指定检测,而不接受香港本地做的(核酸)检测?以及我们有没有权利去拒绝被检测?

潘东凯:他当然会有很多回应的,他说这个非常时期《紧急法》,所谓《紧急法》之后就什么都可以做了。就是说我们原本有一些保障的,比如说一个嫌疑人士拘留不可以超过48小时啦,或者你要有手令才可以进行搜查,那它说国安法里《紧急法》或者在很多它认为有法可依的情况下,这些都可以当做不存在的。

还有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政治的考量,她(林郑)最喜欢讲这句话:我没有政治考虑。每个人有一个基本人权,我们香港在那个“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底下,根据当时《中英联合声明》协议和主权移交的承诺,是很庄严的事情,我们的隐私不可以被你侵犯。所以我觉得就是说,如果因为拒绝这件事情,而被它恐吓的话,我觉得是很不公道的。所以我希望每一个市民不要讲政治,别人伸东西到你的喉咙,拿走一些样本,在做这个动作之前,你要知道它拿走你什么东西?和他是什么理由要拿你的这个隐私,不要随便给别人。

按国安法条例 第一个被捕应是林郑

记者:为什么这次这件事情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为什么大家不信任中共?

潘东凯:我想是整体的不信任,是很多原因造成的。这个国安法其中一条说,如果你引起一些人的仇恨,你可能犯了这个法例。如果这个说法行得通,第一个要抓的人就是林郑月娥,因为林郑月娥这个人,使不同政治光谱立场的人都有很大的仇恨,甚至有些仇恨迁怒于中央政府。这样的时候,是否要抓林郑呢?所以,这些法律其实有很多争议性。第一个就要抓林郑月娥,第二个可能要抓梁振英,然后才是抓其他人。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之下,不可以说你一面之词,说了就当真。刚才我讲的问题,它起码要先回答。现在没有透明度之下,我们不可以任人宰割的。

记者:最近很多地方都开始爆发疫情。昨天的数据,很多都是本地的国安。我们留意到在新屋岭隔壁花了19亿起的警察训练中心地盘,至少有8个人爆发疫情。这件事情引起香港社区群组热烈的讨论,就说是上天有眼或者善恶有报,你怎么看?

潘东凯:我想这个就是要考虑,为什么人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呢?我想当政者要深思。但是有一件事就是,现在有很多豁免(检疫)。我们相信这些工程,是政府里面一些很隐蔽、很机密、很没有透明度的一些这样的工程。他们参与的员工,那些劳工,可能有很多都不是香港本地的人。其实这些事情就是增加了香港疫情的泛滥。我觉得这件事情是令人很不安的。那些劳工过关的时候也全部没有检疫,始终他们会到处散开。现在是十个八个人有事,难保不会影响香港的其他人。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新屋岭”这三个字,让我们有很多不开心的那个联想。这些事情我觉得是将来一定要面对的。

记者:所以有些网民说,那里的隔壁就是很多坟墓的,所以那些走了的手足在看着的。

潘东凯:现在很多事情他们(港府)又可以继续说,你们是在散布谣言。但是,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哪个是谣言。譬如,8.31,有些抗争者喊的口号是“8.31打死人”就是喊这六个字。我就要分析了,你说是不是谣言呢,你一定要能够证明8.31没有打死人,或者可以使公众都信服,8.31真的没有死人,那这六个字才可以叫它做谣言的。但是其实我们要独立调查,要针对这些事情去寻求真相,这件事是应该理所当然的事情。我想任何一个政治立场的人都不可以回避的。我们就等著看看,有什么可以做的。

通缉美籍港侨 何不通缉蓬佩奥?

记者:上星期香港都很多事情发生。押后选举一年,又DQ(取消资格)了12个候选人,通缉了6个海外流亡的香港人,又抓了四个没有影响力的学生动源的前成员。(潘东凯:又被保释出来了)。保释出来了。你怎么看这一连串的动作?蓬佩奥一天之内两次发帖在关注。

潘东凯:我觉得这里有几件事。除了抓了四个学生动源的成员,还有通缉了六个人。那六个人里面,其中一个我都不认识的,是这个新闻出来之后,我才去查了他,他叫做朱牧民,超过25年,已经成为美国公民。他的活动全部都是在美国发生的。他做的事情,不论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他做的事与卢比奥、克鲁兹和蓬佩奥做的事差不多,可能为香港的一些事而发声。我想说与其打那么多嘴炮,你(港府)不如去通缉蓬佩奥,是吧?你先通缉蓬佩奥,还有美国的国安负责人、美国的国防部长、美国总统、美国参众两院的其他议员那些为什么你不抓?我觉得这个不是很公平,朱牧民只不过是一个黄种人,或曾经是一个香港公民,如果这样讲是否有种族色彩?就是蓬佩奥是白人,所以你就不敢斗他,你想服众的话,现在蓝丝都不服。

记者:现在蓝丝,现在建制派他们说亚洲博物馆挂一幅自由女神像,都要他们拿下来,亚洲博物馆没有聼他们的话。

潘东凯:亚洲博览馆本身就有这些这样的布置在里面,因为这个是博览馆,所以什么都有的,但如果你用这个这样标准的话,麻烦你去深圳的世界之窗那里,先将那里的自由女神像先拆了,是吧!这个世界上最不喜欢的东西就是双重标准,所以这些我觉得是,那叫做跳梁小丑,到今时今日说这话的(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议员,她究竟怎样拿到一个什么博士学位呢?现在好像没人去查核,这个事我觉得是一个很悲哀、很失望的事,一个公职人员的学术资格或学业资格或者履历,如果出现一些误导或者违规或者是名实不符,这个是刑事责任,我们的执法部门一定要严肃处理的,但到现在好像什么都没做。葛珮帆你的博士是怎样拿回来的,你先交代好才去说别人的事,你就算讲这些麻烦你先拆了深圳的自由神像,就不要搞香港那个。

记者:为什么现在他们用放大镜看全部与美国有关的东西?那美国领事馆里面肯定挂了很多东西。

潘东凯:是的,假如我是一个很“爱国”的人,我就是“亲者痛仇者快”,现在美国搞了你一个休斯顿的领事馆,那个是邓小平总工程师同美国解冻建交的时候,第一个建立的领事馆,这是美国对中国的很大侮辱,你就去搞他的成都,成都是中国里边的美国领事馆里面最无关痛痒的那个,所以它那么做是否在示弱呢?我觉得你这样的行为都会使人愤怒的,所以国安法都要抓这些人。

双重标准 免检令港经济民生崩溃

记者:之前说禁店内用餐就已经有很大的争议了,一天之后就已经改变了。但现在传言要禁足28天,你觉得这件事的可能性是如何?

潘东凯:我觉得整天传来传去没有意思,为什么政府不去交代呢?如果你真是禁28天的,那我想所有的香港其他活动,我觉得很多事都不能做了,我想这个事对香港有很大的伤害,我不是讲政治,现在香港内部的经济已经在严冬里了,你是否想整死香港才开心?但是这个也是双重标准,在某些国家或地方、某一些类别的人员是全部免检的,使疫情继续不受控,但你另一方面又禁足!我觉得这个不是揽炒,是某些人有意使香港正式毁灭,这个是经济、民生所有的事都会崩溃的,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