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燕益:反对终身制应成为文明世界共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6日讯】2020年7月1日晚,俄罗斯宪法修正案全民公投结束。根据官方公布的信息,近八成选民赞成新的宪法修正案。该修正案解除总统任期限制引人关注。舆论认为,现年67岁的现任总统普京可在2024年继续参选,并在当选后一直连任至2036年。《俄罗斯联邦宪法》第81.3节规定,即限制同一人担任俄罗斯联邦总统职务的任期,不包括修正案生效之时曾担任俄罗斯联邦总统和(或)正担任俄罗斯联邦总统的任期数量,并不妨碍在该修正案生效之时曾担任俄罗斯联邦总统和(或)正担任俄罗斯联邦总统职位的人参加总统选举。普京此前曾明确表示支持让其总统任期重新归零的提议,如果全民公投通过该提议且宪法法院不反对,他有可能再次参加总统大选。

如果有证据证明普京利用其权势地位及影响,对此次俄罗斯修宪产生了任何影响,毫无疑问,普京有责任回避下一届总统选举,否则参加由自己参与制定规则的一场选举游戏有违宪政精神。普京自2000年担任俄罗斯领导人至今已统治俄罗斯超过20年,如果普京通过修宪的方式谋求继续连任无异于一种变相的终身制。臭名昭著的伊拉克萨达姆政权、朝鲜金家王朝无论萨达姆还是金正恩都曾在强权操控下进行的所谓选举中得票率达到100%。如果不是萨达姆悍然吞并科威特、金家王朝对邻国的核讹诈与核威胁,国际社会恐怕没有人真正关心伊拉克及朝鲜境内长期发生的暴政及种种反人类罪行。伊拉克与朝鲜也绝非个例,一段时期以来,所谓文明世界对一系列反正义、反人道、反文明的现象习以为常陷于集体无意识。有外交辞令者,有你来我往做生意大发其财者。长久以来,西方国家缺乏对民族国家民主化进程的兴趣,甚至短期来看,专制国家的存续客观上为其提供了更加廉价的自然资源、商品、劳力以及种种便利,这势必造成人类社会不断比下线的现象发生。从埃及穆巴拉克政权、利比亚卡扎菲政权、伊朗神权政体、沙特世袭王权、东亚、中东、北非等形形色色独裁政权在世界上的持续影响以及其广阔的市场来看,与狼共舞成为世界秩序的常态惯例。各国政要也总能找到一些地缘政治、战略格局、历史及现实利益的理由,人类社会不觉陷入一场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当中。

没有一个独裁者不寻求终身制,没有一个终身统治者不是独裁者。权力终身制不仅造成对被统治人民的全面奴役与压迫,对于当权者自身的侵蚀与毒害也是超乎想象的。寻求终身制者无异于作茧自缚,权力成为目的本身让其越陷越深不可自拔。其所作所为不仅为本国人民带来种种人道灾难,势必对他国及世界构成潜在威胁。正如萨达姆、金正恩们一样,极权没有边界对内无限控制与对外无限扩张正是其本性。

2020年是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5周年也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75年前二战结束联合国建立伊始,各国先贤们,没有单单沉浸于战胜法西斯走出至暗时刻的巨大喜悦之中,一代人汲取历史教训憧憬美好未来以极大的热情勇担人道使命。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的出世铭记着那一代政治精英的理想主义情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帜一时之间高张于整个世界。

二战结束75年来,理想主义、人道底线被一次又一次击穿。历史的教训在于,自由从来不是免费的。理想主义、抽象的信念无法战胜具体的现实利益。精致的利己主义政客可以找到种种借口乃至娴熟利用规则上的缺憾达到自己的目的让人无可指责。魔鬼往往装扮成天使的样子,现实并未像福山预计的那样发生,历史远未终结。即使在民主制度下,善与恶的较量无时无刻不在升级延续。人类文明如果不勇于向善的方向升级奋发注定将向恶的方向堕落毁灭。

75年后的今天,极权主义的挑战或将卷土重来,从全球化、信息化到人工智能、大数据无疑将为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福兮祸兮?信仰、制度、文化方面的重构无可避免。重申普世价值再一次凝聚文明共识迫不及待。尽管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人类的自由、尊严、文明乃至民主作为一个整体的无可分割性,重要的不仅是在文化理念上,在其基础上亟需形成普世文明规则具体的文明机制、行动准则,这一系统化的超主权普世文明机制必然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司法、安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制度及伦理的各个方面建设。彻底改变以往的状况:联合国似乎是这样一个场域,对人道主义事业承担者、对人类长远利益关切者、对世界道义担当者只能凭着良心道德觉悟做事,并无更多话语权和资源即缺乏这方面的具体机制给予支撑,事实上道义担当者从来都是受累不讨好的角色,联合国主要作为一个外交表演的场合或政治利益讨价还价的手段。对于人权、环保、普世文明以及人类长远发展利益几乎毫无有效的奖优罚劣的利益机制。

中国是爱好和平的国家,这片古老土地上的人民自古向往文明与进步,他们像所有爱好和平崇尚文明的国家族群一样,在今天21世纪文明进程中,不会接受和喜好任何国家的终身制独裁者,这一点早已为一百年多年前其反对帝制争取共和对袁世凯复辟专制的那场伟大历史斗争所证明。

无论一国还是整个世界的未来前景,归根到底取决于两种意志的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的较量,二者在各个领域各个层面进行不是一两次而是千百次、无数次的较量,人们对于自由、文明、美好生活的向往这一人性的普遍欲求决定了文明战胜野蛮、光明战胜黑暗的历史趋向。

注:本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陈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