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川普的媒体反击战 中共DCEP挑战美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6日讯】最近几天呢,打击中共的好消息真是一个接一个,令人目不暇给。先是有消息指日本将加入五眼联盟,意味着亚洲在军事上出现新的格局,中共的军事扩张将受到有力的制约。对此,中共战狼们罕见的低调,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估计如果“爱国”的小粉红们知道了,不定会引起多大的动静,让中共驾驭不了,所以就大事化小,打破牙齿往肚里吞。接着,继五眼联盟和德国之后,法国也宣布跟香港终止引渡条约。而且,一向保持中立的瑞士也向中国发出警告,说如果中国放弃在香港落实一国两制,将影响很多在港投资的瑞士公司,西方国家将更果断回应。这让中共大为不爽,高调回应,因为中共很多高官的存款都在瑞士银行。

“叼盘侠”胡锡进看来是真的伤心了,一反常态,主动爆料。他8月3日在微博上发文说,40位驻美记者迄今没有收到办理签证延期手续的通知,美国很可能通过不予签证延期,导致更多中国记者不得不离开美国。 他还引用一篇煽情的文章“我带着十个月大的孩子被美国驱离只因为我是一名中国记者”,表示人道主义的同情。

8月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必将被迫作出正当反应”。听起来好像很无奈、很认耸。

接着,崔天凯在参加线上“阿斯彭安全论坛”,被问及日益恶化的双边关系时,采用了一种和解的语气,说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国和美国应该合作,而不是互相对抗。

看来,以川普总统为首的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强硬态度与措施确实让中共感觉到痛了。尽管习一尊不断的给李克强穿小鞋、出洋相,李克强还是在多个场合泄漏了要过“紧日子”的境况。昨天,官媒《解放军报》又泄漏了一个重大消息,进行军演的指挥官虽然成绩优秀却被痛批“浪费”了五枚炮弹。“勤俭练兵”又被重提,并配上一位共军老战士回忆革命先辈如何在战场上奉献生命、节省弹药的故事。不知道是中共军队内部借机挑战习一尊的领导地位呢,还是中共的钱袋子真的太紧了,需要勒紧裤腰带了。

在这种情况下,“叼盘侠”胡锡进8月4日重新发文,声称,“中方做好了从美国被迫撤出全部记者的最坏准备,并将猛烈报复。” 胡锡进这是要跟党对着干吗?之前,7月31号官媒就发表了一篇“警惕有人恶意炒作我国涉核问题”的文章,不点名批评胡锡进呼吁增加核武器的言论,说胡给敌人递刀子,提供攻击的话柄;激起邻国不安,把他们推向美国;激起国内民众的不满,认为军队不作为。不知道胡锡进是在跟中共唱双簧呢,还是会被当作替罪羊给踢出来?不过,中美之间的媒体之战,其实早就开始了。

2月18日,美国要求五家中共官媒驻美机构注册为外国使团,包括新华社、中共环球电视网、中共国际广播电台、英文中国日报、和人民日报。一天后,北京宣布驱逐华尔街日报的3名记者,理由是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文章,恶意攻击和抹黑中国。

3月2日,蓬佩奥宣布对5家中共官媒的在美人员人数设定上限,从之前的160人削减到100人。3月18日,北京宣布反制措施,要求5家美国媒体申报在中国境内所有工作人员和财产信息,包括美国之音、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和时代周刊,并驱逐了其中3家大报的驻华记者。

5月8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宣布,驻美中国记者的工作签证将被限制在90天,可以申请延期,但期限也只有90天。他们在8月6日前必须申请签证的延期否则就得离开美国。

6月,美国国务院再次宣布,将包括环球时报在内的另外4家中共官媒也纳入外国使团之列。

中美之间的媒体之战会不会继续升级,我们拭目以待。但是,从美国最近的举措来看,对中共官媒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美国国务院官员说,无庸置疑,上述媒体机构都是中共宣传机器的一部分,并非独立新闻机构。

2016年的时候,习近平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当时任志强在个人微博上对“党媒姓党”公开叫板,结果被罚留党察看一年。

党媒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必须得姓党,这一点无容置疑。

记得那个在川普总统的疫情记者会上提问的凤凰卫视的女记者吗?川普总统问她为谁工作?是不是中国?结果这位女记者在现场不断辩解,不敢承认自己是为中国做事。其实,凤凰卫视10%的股份就是由中央电视台持有。每到重要时刻,必定配合中共的指令操作舆论,被戏称为,“海外央视”。

既然“党媒姓党”,为什么不敢公开承认呢?因为他们自己都觉得心虚,因为他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记者。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欧塔加斯(Morgan Ortagus)就曾指出,过去10年来,尤其在习近平的统治下,中共将官媒改组佯装成新闻机构,并加大对他们的控制。她说,习近平要求党媒必须姓党,“西方媒体受制于真相,而中国媒体却是受制于中共。” 一针见血。

当时,胡锡进发文说,环球时报这样的市场化媒体都受到波及,这很让人遗憾。美国失去自信和包容,那个国家乱套了。

不过有大批的网友回应他。有的说,“老胡以前不是自个儿说是党和政府的看门狗吗?啥时候改制成市场化媒体了?” 有的说,“胡大总管,先别虽远必喷了,8亿韭菜泣血试问,毒王蔡莉何时正法?祖宗公仆何时公示财产?我军伤亡多少何时公布?人民需要真相!!!” 还有网有说, “我们还禁了国外网站,他们没禁我们的网路已经说得过去了。”

中共治下,媒体都得姓党,不管是明面上的大媒体还是隐蔽的各类媒体、水军都必须姓党,输出党的谎言,欺骗和奴役人民,愚弄全世界。

中共在海外用大量金钱打造的大外宣一直是中共渗透全球主流媒体的重要手段之一。除了像对凤凰卫视那样以控股方式掌握中文媒体,中共甚至以全资方式收购美国当地的中文报纸,企图通过负面宣传从内部瓦解美国。比如纽约的《侨报》,就是直接受控于中共。

美国智库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曾发出警告,“中共对美国舆论市场渗透的深远程度,包括华裔美国人聚居地所有美国大城市都无法幸免。所有这些城市,都是中共政府利用错误资讯和宣传进行误导的对象”,比如对疫情的误导、对川普总统的抹黑、对弗洛伊德事件的煽风点火,都是有目共睹。

而中共对舆论的操控,不只限于中文媒体,很多美国的媒体,在向中共问责疫情来源和美国大选受到中共影响时也表现得异常活跃,加入到中共的大外宣当中,成为“讲好中国故事”的西方媒体。

比如说,崔天凯,作为中共在美的主要喉舌,利用《华盛顿邮报》刊登文章,宣传“中共不惜任何代价挽救生命,为世界带来宝贵的时间”。这样的给中共当传声筒、宣传中共论调的例子不胜枚举。

美国的民主自由,被利用来散播中共的谎言毒素,反美宣传被合法化。民主没有在黑暗中死亡,却在光天化日之下被霸凌。

有网友跟我们爆料说,美国的左媒跟拜登、奥巴马、佩洛西等人有着各种裙带关系,而他们中有些人与中共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川普总统这场媒体之战确实不容易。如果不给这些中共党媒记者延续签证,一定会有很多人跳出来指责川普总统压制言论自由等等。

不过,在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战略局势下,被习近平要求“姓党”的中共官媒对美国是一个威胁,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媒体所起的大外宣作用,而且也因为,这些官媒记者并非普通意义上的记者,这些媒体机构就像中领馆一样,为中共情报人员提供掩护。

《纽约时报》3月27日有报导说,一些美国情报官员近年来一直在推动驱逐一些中国在美官媒机构扮演着“混合角色”的雇员。他们认为,这些中国雇员的真正角色是提交情报。

中共国的记者在海外不只是党的喉舌要给国内外的民众洗脑,还担负着收集情报的艰钜任务,真的是身兼数职啊。

川普总统如果从这个角度着手,就像关闭休斯顿中领馆一样,一切就顺理成章了。这些人在美国耕耘多年,估计没有几个清白的,FBI很可能早就掌握了他们的材料,以前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需要的时候,一定毫不含糊。你看以前那些嚷嚷的最凶的、最厉害的亲共侨领们,现在不都悄无声息了吗,就怕引火烧身。

胡锡进在微博中还说,“我倒是想请华盛顿好好想一想,很多美国记者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美国在香港还有几百个记者,中美媒体战进一步升级,谁最难受,是明摆着的。”

说到美国在中国的记者,柯达德(Todd Carrel)曾经是美国广播公司驻北京分社社长。他在报导天安门大屠杀事件三周年时,遭到中国警方殴打,造成终生残废。当时有9位外国驻京记者遭到殴打。在美国什么时候听到过,哪个中国记者的脊椎受被美国警察的打断?

前美国驻京记者桑万(Scott Savitt)说,只要是好的记者在中国都会遭到警方的刁难、粗暴的对待甚至是殴打。事实上,不少驻京记者在中国进行报导时都遭到了中国警方的粗暴对待。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在担任《华尔街日报》驻京记者期间就受过中国警方殴打。《华盛顿邮报》驻京记者潘文(John Pomfret)曾经也挨过中国警察的打。被赶出中国的《纽约时报》驻北京分社社长麦思理(Steven Lee Myers)讲述他去年在中国新疆采访报道的经历时说,“我在那里报导时被当地的警方扣押了三次。”

如果像胡锡进所言,美国驻中国的记者被驱赶的话,真正受损失的是中国人民。本来就是墙内的韭菜,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有这些外国记者在,还能得到一点关注与帮助。真的与世隔绝了,生活在内循环中,离北韩的苦日子也就不远了。

有评论说,美中的媒体之战,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媒体与喉舌之战、媒体与大外宣之战。那么美国媒体在中国是为中国人民发声,中国媒体在美国是为了给海外华人和墙内的中国人洗脑,是为了干扰川普总统大选和收集情报,比一比,看看究竟是谁吃亏呢。估计美国这一拳打过去,中共是哑巴吃黄连。难怪昨天有网友发消息说五毛们接到最新指令,“停止反美,要以中美双赢为主题发帖。如有攻击性和侮辱性语言反美,上个月的奖金扣罚,还要进行纪律处分”。

这是不是也很说明问题呢?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