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不能来自中国” 中共审查下的好莱坞潜规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9日讯】僵尸不能来自中国,中国角色不能是坏蛋,甚至台湾、新疆、西藏等可能触怒北京的画面都不能出现……这已成为好莱坞剧作的“潜规则”。一份“美国笔会”的最新报告指出,中共审查好莱坞的影响,严重威胁著言论自由与西方世界的价值观。主笔作者表示,现在是好莱坞团结起来进行回应的时候了。

关注人权的文学团体美国笔会(PEN America)8月5日发表一份题为《好莱坞制作被北京审查:美国影业和中国(中共)政府影响力》的长篇报告。通过一年多的研究与对业界人士的访谈,该报告揭露了好莱坞在北京政府及庞大中国市场影响下,被审查及自我审查的问题。

报告警告说,若继续默许中共的审查制度,好莱坞可能成为自由世界对北京俯首听命的新标准。

美国笔会成立于1922年,是总部位于纽约市的非营利组织,在美国与世界各地捍卫与提倡言论自由。

报告主笔作者詹姆斯•塔格尔(James Tager)告诉自由亚洲电台(RFA),中共的影响力正在透过好莱坞,重塑全球观众的世界观。

塔格尔:“全世界的人都在看好莱坞讲述的故事,好莱坞的故事也影响着世界看待事物的方式,塑造人们的观点。而中共正在好莱坞电影中嵌入某种政治信息,甚至对某些文化、历史进行令人不安的粉饰。”

塔格尔表示,美国电影行业的“潜规则”正在形成,即会回避“可能触怒中共”的画面、“负面的中国角色”的设定、或是涉及西藏、新疆、台湾、香港或者是有关少数性取向群体的议题。

报告提及中共以庞大的中国市场施压,影响好莱坞制片人进行“自我审查”。报告引述一位匿名的制片人直言,“我们都害怕在一篇哪怕是粗略讨论中国的好莱坞文章中被提到名字。”另一位制片人则说:“如果人们想保住饭碗,很难(对中共审查制度)公开发言(表态)。”

报告指出,许多电影制片厂都在自由表达方面,进行了令人不安的妥协,例如,改变供国际观众(包括美国观众)观看的电影内容;同意提供在中国大陆放映的电影删节版;在某些情况下直接邀请中共政府审查人员进入拍摄现场,听从他们的“建议”来避免触碰北京的红线。

报告说:“这些(有争议的)让步都在中国市场的巨大压力下做出,大多数悄无声息,很少引起注意,而且经常没有经过辩论。”久而久之,好莱坞的单方面妥协,使得一系列新的习俗在好莱坞扎根,即取悦中共政府投资方和看门人,成为好莱坞的一种经商方式。

塔格尔(James Tager)说,一部电影能否进入中国市场,越来越成为它能否获得商业成功的因素,尤其是那些制片方投入了巨资的大片。北京政府把“票房”这个巨大经济利益作为绳索,套在好莱坞人的头上,如果你合作,片子不仅获准进入中国,甚至还会得到更多好处,包括更好的发行日期,进入推荐名单,等等;反之,如果北京政府不喜欢一部片子的台词,或者演员,或者故事背景,更或是惹怒了他们(中共),片子就没戏了。

塔格尔说:“北京审查好莱坞影视作品的目的,远远不是为了要剪掉他们不喜欢的某处内容,而是要重塑好莱坞作品,让整个好莱坞共同展示一个‘更加干净’的北京政权。而且,他们使用制度化的审查来达到目的。用市场的威力作为工具,让好莱坞与审查者合作。”而中共影响好莱坞的目的,“就是让它讲一些吹捧中共、利于中共政治利益的故事。”

报告举例说,2013年上映的好莱坞电影《末日之战》(World War Z》依据科幻小说改编,讲的是僵尸病毒起源于中国,因中共隐瞒事实而令病毒扩散,造成全球危机。不过,片商派拉蒙影业(Paramount Studios)当时为了打入中国市场,删掉了“中国是病毒起源国”的叙事,甚至连一句“中国很黑暗”的对白都被删除。不过,尽管已尽力避免审查,该片仍未能在中国上映。

还有即将上映的军事动作片《壮志凌云:独行侠》(Top Gun:Maverick),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饰演的飞行员夹克上,原有的中华民国国旗图案被去掉。

另一个强烈的对比是1997年前的好莱坞大片《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描述一位战俘越狱后逃到西藏,结识了达赖喇嘛,片中还纪录了中共士兵对藏人实施的暴行。这部电影成为中国禁片。

但在2009年,这部片的法籍导演尚-贾克•阿诺(Jean-Jacques Annaud)向中共发布中文道歉信后,竟意外走出了“禁片导演”的黑名单,并在2015年受中共邀请,拍摄以蒙古草原为背景的大片《狼图腾》。在同年4月的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上,阿诺因该片获得中共颁发的最佳导演奖。

除了自由亚洲之外,美国另一家官方资助的媒体美国之音也报导了这篇报告。

(记者萧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