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母被医成植物人 姜海霞维权两年无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1日讯】山东蓬莱市民姜海霞的母亲,2017年因医疗事故变成了植物人。两年多来,她通过各种途径为母亲讨公道,但都是徒劳。

姜海霞的母亲马女士,2017年12月24号从山东省蓬莱市医院,转到蓬莱市中医院做脑出血术后恢复治疗。

当时马女士病情稳定,但几天之后,也就是2018年1月11号,在进行高压氧治疗时,由于护士忘了供应急救氧,导致马女士脑缺氧。

马女士原主治医生任大夫(化名):“她当时血氧饱和度一直往下掉,掉到50%或60%,大概十多分钟。”

脑缺氧后,马女士身体机能受到严重损伤。

山东蓬莱居民姜海霞:“当时的主治医生在病历病程记录下,我母亲因为缺氧造成的两个后果,一个是缺氧性脑病,一个是脑白质脱髓鞘改变。”

由于院方不承认是医疗事故,不肯进行补救性治疗,马女士错过了最佳治疗期,成了植物人。

为讨公道,姜海霞开始替母亲维权

姜海霞:“在2019年,我开始进行各种诉讼,包括法院的、公安局的、卫健局的,包括信访的,所有的途径我都逐级走完了,结果是行政系统包庇犯罪,法院以不正当理由逼迫我家撤诉,我去公安局报案,他们不立案。”

一直找到中共国家卫生部,姜海霞都没能得到合理答复。

2019年4月,一次和医生无意间的谈话,她发现,蓬莱中医院在这起事故中,还涉及非法行医。

姜海霞:“医生没有上班,只有两个护士给我母亲完成了当天所有的治疗过程,其中之一叫邢兆伟的护士,担任蓬莱市中医院高压氧科主任多年,这个证据,我有16年到19年的。(邢兆伟)以护士的资质指导和安排医生的工作。”

不过,蓬莱市卫健局认为,护士不是非医师行医。外二科医师下达了“长期医嘱”。

任大夫(化名):“当医生不在场,我今天下个医嘱,护士明天执行,这不叫遵医嘱。因为医生看问题的角度和护士并不一样,护士在国内大部分她是一个执行者的角色。她不是从大局出发,而医生看到的点比较多,所以说需要有医生在场。”

为了压下这起事故,医院领导向马女士当时的主治医生任大夫施压。任大夫一度患上忧郁症,最后被迫辞职。

而姜海霞的英国籍先生,也由此看清了中共的“依法治国”是怎样的闹剧。

姜海霞:“我老公一直都是支持我,说:霞,你要相信法律,因为英国人是相信法律的。到了两年的时候,我老公就很奇怪:这么一个很明确的违法行医案件,为什么迟迟得不到解决?他把手头的工作停下来,半年的时间陪同我上访,到最后我老公也彻底没希望了。”

姜海霞向多家大陆媒体求助无果后,转向了海外《看中国》、《大纪元》等媒体。这引起了中共紧张。

6月中旬,蓬莱市政法委书记、副市长、卫健局局长、信访局局长、登州派出所所长、蓬莱中医院领导等一行,首度正式约谈姜海霞,并专门为此成立了工作组。

除了非法行医,姜海霞还发现,蓬莱市中医院存在三甲资质造假。

但工作组说,他们无权定罪。

姜海霞:“我说你们政法委本身就是监管公检法的机构,你们没有权力去定罪,公检法有权力啊。2210谈下来,我发现,他们根本就是不想谈我母亲被非法行医这件事。他们多次给我挖陷阱,就想引导我自己说出要求以经济赔偿形式解决问题。”

姜海霞说,这些人的重点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如何对付受害人家属。

姜海霞:“信访局的副局长,很突然的问我,你的身份还是中国(人)吧?我当时就能感觉到他那种满满的恶意。我说你威胁我吗?因为我是中国人你就不给我按照法律法规解决问题吗?”

姜海霞表示,自己在乎的不是医院的经济赔偿,而是为了能讨回一个公道。

采访/陈汉、李新安 编辑/王子琦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