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铭:天网恢恢 恶报可曾放过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明慧网近日报导,因参与迫害法轮功,新疆有43人遭恶报。新疆恶人遭到恶报的事实,告诉世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恶报可曾放过谁?在此仅举明慧网近日报导的部分案例:

案例1: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对中共新疆公安厅和陈全国、朱海仑、王明山、霍留军四个中共新疆官员实施制裁,并限制陈全国、朱海伦、王明山三人及其家人进入美国。

自陈全国主政以来,新疆逐步变成了一所大监狱,法轮功学员也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几乎所有的新疆法轮功学员或被非法关押,或被限制人身自由,或被迫流浪在外。有的遭受酷刑,甚至连老人也不放过。

如九十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严宜学,曾被劫持到新疆石河子戒毒所办的洗脑班非法关押近一年。石河子政法委书记王永康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严宜学老人扇耳光;辅警对她群殴,把她锁在铁椅子上近半个月。今年中共“两会”前,严宜学再次被绑架,至今查无音信。

七十六岁的原新疆五家渠102团妇产科医生李玉兰,曾患多种疾病,因膝关节病变,面临截肢。修炼法轮功而从获新生。三年前,李玉兰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新疆环境监测总站高级工程师马超,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到乌鲁木齐市的“教育转化基地”(即洗脑班),后又被转到安宁渠集中营长期非法拘禁

陈全国主政的新疆已建立了严密的监控网络,安装大量的摄像头、脸部扫描仪。数据显示,陈全国上任不久之后的二零一七年,新疆就花费91亿美元用于“维稳”,比二零一六年增加了92%。

案例2:李富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副秘书长,在任昌吉州州长期间,多次指示有关部门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绑架、非法抄家、洗脑。其中数人被打死,大批法轮功学员被判以重刑。二零零五年,李富源在天山翻车,坠入70多米的深谷,当场遭恶报死亡。

案例3:李凤城,原米泉市市委书记。曾多次开会,公开以脏话辱骂大法师父及法轮功学员,强令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从重判刑,使米泉成为全国最早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地区之一。后李凤城因上亿元巨额贪污案发,在看守所自杀。

案例4:新疆喀什地区政法委副书记买买提阿吉紧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三月,在喀什地委党校召开的政法干部大会上,买买提阿吉恶毒攻击大法,不相信善恶有报,部署迫害法轮功学员,当场脑溢血倒在讲台上,后经紧急抢救,致使半身瘫痪。

案例5:610头子张新国、蔡三祥及市公安局的许晓峰(音)、姚建清(音)(此人凶残恶毒,曾去乌拉泊劳教所提审过阜康所有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等恶徒及九运街派出所的警察们,一刻也没有放松对白万玲及其家人(全家都是法轮功学员)的监控、迫害,并对她及其亲人们的电话全部监听。还常常去恐吓他们。

610头子张新国曾指着白万玲说:“你如果不配合我的工作,还把你送回劳教所去。”并嘲笑她说:“我们这些魔怎么不得病,怎么不死?”张新国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左右遭恶报,暴病身亡。

案例6:周建国,男,五十二岁。生前是新疆石河子农八师地区监狱检察处处长,在石河子北野监狱驻所任职。法轮功学员钟凯被北野监狱野蛮摧残折磨致跳楼而死时,正是周建国驻北野监狱任职。奇怪的是,所有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钟凯的恶警,不但没受处分,相反有些还高升了,此事之后不了了之了。

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二零一二年九月三十日,周建国和妻子及周建国的堂弟周建勇(四十多岁,北野监狱二监区中队长)和妻子共四人坐车去木垒县途中,车后胎爆胎,车立起并高速旋转,甩出三人当场死亡,堂弟周建勇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据说这次车祸死相很惨。

案例7:张晓刚,男,五十一岁。原为邪党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检察院中层领导,二零零七年调入乌鲁木齐市政府“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办公室任办公室主任。张晓刚上任后,变本加厉的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政策与命令,先后有一大批法轮功学员经他手被非法送进劳教所、监狱及洗脑班,遭受迫害。

二零零九年七月,张晓刚因心脏病突发,猝死在单位,知情者说:这是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应,恶贯满盈,咎由自取。

案例8: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五日,石河子市综治办邪党人员,在团场检查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工作情况”时,在高速公路上他们乘坐的牛头车与大客车相撞,综治办副书记杨万里当场死亡;综治办副主任韩全国肋骨折断,一条胳膊和一条腿折断;司机颈椎折断。

案例9: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乌鲁木齐市电视台原台长殷宝龙因受贿348万余元人民币及两万元美金,一审被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判有期徒刑九年,没收财产20万元。法庭上,殷宝龙当庭表示认罪。

今年五十四岁的殷宝龙原系乌鲁木齐电视台台长(正县级),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因涉嫌受贿,被刑事拘留。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三年担任乌鲁木齐电视台台长,殷宝龙是乌鲁木齐地区污蔑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案例10:汪源,男,新疆石河子市中级法院副院长,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死于石河子市第二附属医院。医生当时已签字其死于肝病。汪源在死前曾向他的好友及同事打电话说:“悔不该不听好友的劝告,不要接这个案子(指非法宣判法轮功学员的案子),每办一个案子奖金一万元,对不起这些炼功的人,也对不起自己的生命,太不值了。”同时告诉身边的同事别再干这件事,他就是例子。这种钱拿不得,要用命去换。

以上十个案例让人看后惊心动魄,令人深思。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中共官员遭恶报的悲惨结局,千千万万,罄竹难书。有多少人受共产党无神论影响,不信神佛,不相信因果报应,肆无忌惮的做恶,注定了自己悲惨的结局,还连累家人一起遭报,令人触目惊心!

新疆陈全国等恶人的可悲下场,可谓是触动人惊醒的一个绝好教材,令人深思。中共是一个危害并毁灭人类的恶贯满盈的恶魔,随着人类的不断的觉醒,“天灭中共”的现实将会到来,中共恶魔将在人间彻底消失!

奉劝那些至今追随中共作恶的人早日醒悟,认清中共,停止迫害,善待好人,将功赎罪,不要再做中共的陪葬品了,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平安的结局和美好的未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