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习近平提“餐饮浪费” 粮荒要来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习近平提出要制止餐饮浪费行为,称之“触目惊心、令人痛心”。党媒连发数文造势,称“尽管我国粮食生产连年丰收,对粮食安全还是始终要有危机意识”,今年疫情带来的影响“敲响了警钟”。

难道说,中国的粮食面临不安全?

今年4月2日,中共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负责人受访时称,稻谷、小麦的库存量能够满足一年以上需求,还称要力争夏粮再获丰收。4月20日,中共农业农村部部长称“中国不会发生粮食危机”。当时,疫情是影响粮食生产的最主要因素,劳动力投入和粮食物流均受波及,不过,官方仍信心满满。然而,4个月后,官媒口径大变,“丰收”已不是重点,“危机”和“警钟”才是信号。

这一变化说明什么?第一,疫情对粮食产业的冲击肯定超过了中共之前的评估,负面效应逐渐浮现。第二,水灾带来重创:6月、7月,全国超过二十七个省(区、市)遭遇暴雨和洪涝灾害,五千多万人次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5,283.3千公顷,加上房屋倒塌、道路损毁、人员伤亡和转移等,直接经济损失1,444.3亿元。

据陆媒报导,专业人士分析认为,水灾受灾地区主要集中在长江流域,这里是水稻、小麦种植区(受灾最重五省早稻播种面积占全国69.7%),洪灾会造成“早稻难收,晚稻难播”,与去年相比,中国可能损失1,120万吨的粮食。

粮食减产已成定局,这全是天灾造成的吗?实际情况是,在多个地区,大片农田因为当地政府泄洪被淹。7月20日,安徽王家水坝开闸泄洪,“浑黄的淮水如脱僵之马翻滚著涌入闸外的蒙洼蓄洪区,很快吞没了绿油油的庄稼”。据陆媒报导,蓄洪区内的庄稼长势很好,豆子和玉米快要成熟,结果全部泡汤,村民们愁苦无奈,因为党逼迫他们“舍小家 顾大家”。

中共依靠泄洪、淹没一些地区来保全其它所谓更重要的区域,乃是因为水利工程的失效,这与盲目兴建水利项目、违背自然规律、官僚作风等有很大关系。因此,水灾导致粮食歉收的背后,当局仍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再看“大国粮仓”的情况。2019年6月,陆媒报导了2015年安徽谯西粮库负责人谭献华盗卖9,000吨粮食的更多内幕。当年,谭某监守自盗事发后,谯城区粮食局、原亳州市粮食局及中储粮亳州库并没有第一时间上报,而是用“突击补库”的方法想把大事化小,因此拖欠了五百多万元职工集资款,最终引发大规模投诉,整个事件才被曝光。最终,谭献华被判刑11年,而亳州市粮食局、谯城区粮食局、中储粮亳州库等单位违规的责任人均未被问责。

2011—2012年间,上海奉贤区一家米业公司分管仓储业务的副总伙同他人盗卖国家储备粮25万公斤,之后采取在粮食出库前喷水的方法,以弥补缺少的斤两。

以上两例足以说明,中共治下的粮食储备系统存在巨大漏洞,而且现存库中的粮食品质如何,亦令人生疑。

在官方通报习近平最新指示、强调节约粮食的同一天,前华融公司董事长赖小民案在天津开庭。赖小民被控贪污、受贿、重婚等罪,所涉赃款总计17.88亿元人民币,刷新中共官方已公布的贪官赃款纪录。

据媒体报导,赖小民案有“三个一百”,即一百多套房、一百多个关系人、一百多位情人。另外,办案人员在赖小民的住所搜出2.7亿元人民币现金,创下贪官被查获现金的最高纪录。

赖小民曾担任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党委副书记、总裁,后升任党委书记、董事长。2013年,他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他在案发后交待称,“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

赖小民的落马并不是中共反腐的成绩,恰恰反映了中共官场腐败的无药可救。多少侵吞民脂民膏的“硕鼠”还逍遥法外?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江绵恒被指为“中国第一贪”,江泽民家族贪腐所涉金额之巨难以估量。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是巨贪罪犯,据报其所敛资财总额超过1,331亿元。

据维基百科条目介绍,中国人民银行2011年6月15日刊发《我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途径及监测方法研究》报告,2008年6月之前外逃干部16,000至18,000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中国13亿人口人均被外逃贪官掠走610元人民币。(注:这份报告已经过时,更新后的数字恐更加惊悚。)

2008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特约研究员王锡锌对官媒记者表示,中国每年在公车费用、公务招待及公务考察三项上开支达9,000亿元。12年后,这一数字上涨了多少?

为了杜绝“舌尖上的浪费”,党媒称要“在全社会营造浪费可耻节约为荣的氛围”,还把矛头指向了自媒体“吃播秀”,似乎唯有餐桌上的浪费是不可饶恕之罪。试问红色喉舌及中共当局,为何不禁止数万亿元的公款消费?为何不停止对外撒币?谁让赖小民之流当上了“人大代表”?几十年来,14亿中国人民究竟在被谁无耻地代表着?

中共贪官们的赃款、源源不绝的“三公”费用,以及向非洲提供的“慷慨”援助如能被用于扶贫、补贴农民、减灾救灾,将可充盈粮食,实现全面脱贫,而且将提升全体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综合国力。但是,中共不会那样做,因为它根本不在乎人民的饭碗,不在乎国家的兴衰。

事实上,疫情、水灾都是中共作恶所致,经济发展的失调也是当局执政之过。中共从不反省悔过,却一味吹嘘党的“伟光正”,永远倒打一耙、把责任推给替罪羊。

当前,中共号召“节约”,十分荒谬。中共贪赃枉法、作威作福,却要人民承受被“收割”、被“牺牲”的命运。一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能解何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