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钉人的“钉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小杨在某大型零售企业做销售管理,每天要跑好几个超市去检查货架情况,自从公司让大家下载了阿里巴巴开发的钉钉办公软件,小杨说:“我的24小时都被‘钉’上了。”每天几点出门,几点到哪个超市,在那里呆了多久,甚至说了什么,他的上司都能知道,因为钉钉的GPS定位系统可以轻松地上报他的行动轨迹。刚到公司,小杨就被告知,GPS要保持24小时开通,不能关闭。老板再也不用担心巡查货架的人“跳单”了,以前有的员工说是到了哪里,但实际没去,回来签个字就算去了,但是,现在差几米都可以看得到。

钉钉不仅需要实名下载,打卡时还要人脸识别,小杨每天都得傻笑一下才能打卡成功。这些对他来讲还不算什么,要保住饭碗就得接受这一切。他没想到的是,钉钉能自动读取他手机通讯录,比如他以前的同学、老乡,然后把钉钉主动推荐给对方。同理,他的朋友用了钉钉,也会把他推荐给别人。这也就是所谓的“病毒式传播”。

以上这些还不是最过分的。让小杨最难受的是钉钉的“钉一下”功能,这是钉钉最引以自豪的功能。比如上司想找谁,如果他没回复,钉钉会自动将任务编辑为短信留言发给他,如果还没有回复,接着就由钉钉自动拨打电话联系对方,而且是不分上下班都可以使用这个功能。

小杨以前工作的单位,是用微信联系,员工可以设置上班和下班,下班时间收不到工作任务,没想到现在这个钉钉比微信还要魔怔!这哪里是上班,简直是在头顶上装了一个24小监控……

钉钉还把自己推销到了校园。小杨的外甥在疫情期间,老师要求用钉钉上课,学校上直播课,学生完成作业、老师布置和批改作业,都可以在上面完成,钉钉要将自己打造成“数字校园”。

钉钉用户在疫情期间迅速增长,日下载量曾超过微信,已有三亿用户下载。微信成了中国老百姓的钱包、阅读器、视频播放器、行车导航仪、育儿小广播、运动计步器……钉钉成了企业、商业、学校等单位的打卡器、财务申请窗口、流程窗口、会议平台、公司合同审批平台……

在五、六年前,微信还没有那么大市场,当时主要的通讯手段是电话,电信运营商不向政府提供个人通话记录,公安人员需要调查某个人,凭公函可以到电信部门调取信息,但仅限于一事一议。但是进入微信时代后,微信上的信息对公安部门完全开放,公安部门做微信用户的“个人画像”可以快速完成。所谓个人画像,就是了解你的朋友圈,看你和谁联系,这些人是谁,联系的频率如何,聊什么话题等等,均在他们掌控之中。

尽管全世界的探头中国占了一半,尽管中共在社区街道遍布了网格管理员,但是高科技却让“探头”走入千家万户,与中国百姓贴身“相处”,形影不离。目前,微信的用户量已经达到10亿,很多人知道微信信息被监控,但人们还是很难脱离这一社交平台,因为你的工作、生活都和它绑在一起。而中共就是利用了个人对微信的需求,企业对钉钉的需求,以及公务员对学习强国(也属于阿里巴巴开发软件)的被动需求,来通过这些科技平台实施更为实时、精确的监控。

这些科技企业在中国政府的管控下不可能有独立性,也不可能保障用户的信息安全。而在美国,苹果公司可以拒绝向美国政府提供用户信息,在诉讼中还能得到法院支持,在中国可能吗?

在中国,我们都知道没有任何隐私安全,每个人都是透明人。现在不仅有指纹,还有能够识别声音的声纹,还有人脸识别,即使不带手机出门,人脸识别及密布的探头也能掌握你的活动轨迹。在西方,技术是为人服务的,而在中共统治的警察国家,科技成为监控人民的武器。

科技成为中共监控百姓的武器

何况,在用户信息可以卖钱的时代,还出现了很多靠贩卖信息为业的生意,甚至连公安局的网警都利用手中权力贩卖个人信息,比如客户的购买行为有很高的商业价值,而网警每天都可以看到这些信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贩卖信息获利。一位接近网管的人士称:“这是巨大的暴利,我眼看着两个从外地刚来工作的年轻网警,两年就买车买房。”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