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警惕失业型经济复苏

Daniel Lacalle撰文/孟晓闻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7月间,美国增加了176万个工作岗位,而市场普遍预期为148万个,同时失业率降至10.2%,低于预期的10.6%。

的确,职位增长速度正在放缓,劳动力参与率仍保持在61.4%,但我们需要将这些数据与世界其它地区相比,而那里正在发生令人担忧的“失业经济复苏”。

由于各种补贴和无薪休假职位,官方的失业率具有误导性。如果我们使用可比较的数字,那么美国的非活跃劳动力要远小于欧洲。

根据摩根士丹利的数据,在欧元区,失业者、参加补贴失业计划者和无薪休假的人占劳动力比例达23%以上。相比之下,美国的失业率为16.5%,加上没有上班的人,以及多余的不再找工的人。这是一个尤其重要的差别,显示美国在经济复苏中表现更出色。

它还显示出很多评论家忽略的东西:庞大的福利和政府支出计划并没有帮助欧元区在复苏中改善其就业市场。

在这场危机中,应对失业问题时有两种政策:活力主义和政府干预。后者使欧元区呈现出表面看起来低的失业率,而约4000万工人仍处于无薪休假计划中。维持劳动力市场的活力可能给美国带来了令人震惊的头条新闻,但也让美国更快地复苏,并可以公布出让许多欧元区国家羡慕的失业数字——包括官方数据和就业不足率。

创造就业

一旦我们认清两种经济方式之间的差异,就必须警惕一个全球性问题:失业型复苏。

市场和投资分析师对最新的全球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数据表示欣喜。大多数主要经济体七月份公布的PMI指数都有增长,全球指数也显示服务业和制造业都在恢复增长。

但企业在开工复产三个月后,仍在继续裁员。

从IHS Markit公布的全球PMI指数中的就业部分,我们可以看到,在2020年7月,由于企业面临产能过剩和销售增长疲软,除了三个行业外,其它行业仍在继续裁员。失业最严重的领域是汽车和汽车零件业、媒体、金属和采矿、技术设备、旅游和娱乐业。

七月份,在全球范围内就业增加的行业只有制药和生物技术、医疗保健服务和房地产。最令人担忧的是,房地产创造的就业岗位大多是临时和季节性的。

全球PMI复苏的同时伴随着大面积的就业流失,这表明,发布出来的大多数PMI只是反映了从低迷水平上的逐月反弹,而不是回到冠状病毒流行之前的行业水平。是的,复苏是存在的,但是,正如我们之前在本专栏中提到的,如果政府不采取重大供给侧措施来激励企业创建和小企业的增长,我们可能会发现,全球未来经济活动趋势的疲软几乎会与其反弹一样快。

如果就业得不到快速复苏,消费没有可持续增长,我们可能会发现,产能过剩和经济疲软将会延长经济衰退,经济更难以恢复。

迄今为止,美国在改善就业方面是处于领先地位,但离全面复苏还相距甚远。

美联储曾预测2020年失业率会降到9.3%,2022年会降至5.5%,对此,美国不能沾沾自喜和欣然接受。失业率需要快速降回到COVID-19之前的3.5%,为此,只有通过大胆的供给侧措施、税收激励和强力的引进资金政策才能实现。

美国需要采取与其它政府不同的政策。它必须采取自由化政策和精简程序,以促进创造就业机会。许多发达和新兴经济体的复苏正在停滞,照搬失败的干预主义措施不会挽回就业。

原文The Jobless Recover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对冲基金Tressis首席经济学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脱央行的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场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著作。

本文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