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靠近中共 加拿大魁省疫情严重(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7日讯】受中共病毒侵袭,加拿大的疫情十分严重,其中魁北克省成为疫情重灾区,感染和死亡人数占全国的一半以上。今天,我们来分析加拿大与中共的关系,特别是来自魁省的加拿大官员和大财团,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1968年,出生于魁省蒙特利尔的皮埃尔·特鲁多当选加拿大总理。两年后,加中建交,成为最早承认中共政权的西方国家之一。

50年代,特鲁多在莫斯科的一次会议上说,自己是共产主义者,也是天主教徒,来到莫斯科是为了批评美国、赞扬苏联。

1949年和1960年,特鲁多两次前往中国。1960年的中国,正值中共所谓“大跃进”导致大饥荒,数千万人饿死。特鲁多却在与埃贝尔合著的《红色中国的两个天真汉》中说:“我们相信正在见证工业革命的开始。”

1973年,中共的“文化大革命”进入第七年,特鲁多做为加拿大总理访华。他称赞中共“正在努力为中国人提供尊严和平等的机会。”事实上,“文革”使数百万到2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中国经济瘫痪,五千年传统文化荡然无存。

1976年,蒙特利尔举办奥运会。特鲁多按中共指示,要求中华民国代表团改称台湾代表团。遭到拒绝后,特鲁多竟然取消了中华民国代表队的参赛资格。

1978年,加中理事会成立,作为创始成员的八家加拿大公司中,有四家在蒙特利尔,分别是鲍尔集团,蒙特利尔银行,庞巴迪和兰万灵。

鲍尔集团是一家国际性投资控股与管理公司,拥有上百亿资产,总部在蒙特利尔,由加拿大富豪戴马雷家族实际控制。

前任鲍尔集团CEO老保罗·戴马雷是加中理事会的创始主席,他儿子安德烈是名誉主席,现任主席是安德烈的儿子奥利维耶。

鲍尔集团与加拿大政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前联邦总理克里靖的女儿嫁给现任鲍尔集团副主席安德烈·德马雷。克里靖和另两位前联邦总理,皮埃尔·特鲁多和马罗尼,都曾是鲍尔集团的顾问委员会成员。另一位前联邦总理马田曾担任鲍尔下属的加拿大汽船公司主席,并在80年代买下了这家公司。

前联合国副秘书长莫里斯·斯特朗,曾是鲍尔集团总裁,退休后他一直住在北京直至去世。

斯特朗自称是“意识型态上的社会主义者,方法论上的资本主义者。”他2010年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仍和联合国保持一些合作,“特别是在中国”。

鲍尔集团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勒梅声称,鲍尔集团是40多年前最早进入中国的西方投资者之一,多年来一直与薄熙来家族等许多中共权贵保持关系。

而戴马雷家族和薄家的关系可追溯到70年代,时任中共副总理的薄一波,曾到老保罗在蒙特利尔的家中造访。

2004年,薄熙来升任中共商务部长后,鲍尔集团获得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批准,成为第一批有资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之一。

2019年,勒梅在一份声明中说,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在鲍尔集团总部担任业务分析师已有两年半。

加中理事会创始成员中唯一的中国公司——中信集团,与鲍尔集团也有很深的联系。

安德烈·戴马雷在1997到2014年间,担任中信泰富董事会成员,鲍尔集团在此期间收购了中信泰富的股份。目前,鲍尔集团与该集团非直属子公司麦肯锡投资公司,仍然各拥有中信集团附属公司华夏基金13.9%的股份。

前联邦总理马罗尼曾被鲍尔集团定期聘为劳工会律师,卸任后,他还担任过中信董事会成员。

1986年,马罗尼以总理身份访华。同年,戴马雷家族与中信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并投资卑诗省的一家木材公司。

89年六四天安门惨案发生后,许多西方国家回避与中共的外交关系,马罗尼却表示:加拿大“将准备在未来几年与中国全面接触”。

1994年,马罗尼卸任后,促成了戴马雷家族与加拿大金矿大亨彼得·蒙克合作投资中国金矿的项目。

1997年,加拿大骑警和加拿大情报安全局针对中共渗透加拿大社会进行调查,但随后却销毁了这份关于“加拿大的中国情报服务和金融团伙关系”的报告。 当时,CSIS的负责人是迈克尔·皮特菲尔德的侄子艾寇克,而皮特菲尔德不仅是前总理老特鲁多的知己,在80年代到2002年期间,他还是鲍尔集团的副主席。

1999年,加拿大骑警和加拿大情报安全局的报告部分内容曝光,包括中共设法在加拿大政坛和经济领域培植影响力,收集大量有关工业和军方情报,以及中信在加拿大的地产和资源领域投入几十亿资金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