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专家”图谋再次关闭美国

Wesley J. Smith撰文/秋生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为了减缓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传播,今年春季的经济停摆,几乎摧毁了我们。但是美国的弹性好,这个国家正在慢慢地,有时甚至摇摇欲坠地,重新站了起来。数百万人重返工作岗位,失业率正在逐步下降,股票市场也已经收复了损失的大部分价值。当然,这不是一条笔直的归路,但是我们似乎有理由保持乐观。

但是并非所有人都为此欢呼。

由于冠状病毒病例也随着国家开放而增加,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这个国家的一些卫生保健人员以及其他“专家”想让我们再次关闭。而且这一次,他们想要强加一个更严格的、也许更长时间的社会封闭。

奥巴马医改的设计者、生物伦理学家伊泽基尔·伊曼纽尔(Ezekiel Emanuel)是敦促美国回到四月份那段艰难的日子的最有影响力的声音。

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在全国的商业被迫关闭的时候,当时的伊曼纽尔,值得插一句,他如今是乔·拜登的首席冠状病毒医疗顾问,就曾经敦促让全国保持在人为诱导的昏迷状态18个月,等待冠状病毒疫苗被发现。值得庆幸的是,唐纳德·川普总统没有理会。

如今,伊曼纽尔又回来了。作为由大约150名医疗卫生领域的其他“专家”签名的一封“致决策者”的公开信的主要签名人,他再次呼吁全国关闭。公开信的内容包括:

“非必要的企业应该关闭。餐馆服务应该仅限于外卖。人们应该待在家里,外出只是为了购买食物和药品,或者锻炼和呼吸新鲜空气。无论在室内还是室外,在我们与他人互动的所有情况下,戴口罩都应该是强制性的。”

“你应该禁止非必要的州际旅行。如果你不采取这些行动,后果将是大范围的痛苦和死亡。”

禁止大部分州际旅行吗?这在我们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内战期间没有;1918年西班牙流感疫情期间没有,它比冠状病毒疫情严重得多,因为它主要杀死年轻人;周期性的脊髓灰质炎流行期间也没有。

媒体宣传

伊曼纽尔和信件的其他签名者并不孤单。明尼苏达大学的传染病专家迈克尔·T·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T. Osterholm)博士和明尼苏达联邦银行行长、前奥巴马政府成员尼尔·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一起发起媒体联合宣传,以说服美国社会回归休眠状态。

他们最近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呼吁人们在恐慌中进行自我毁灭。他们写道:

“为了成功地将我们的感染率降低到每天每10万人中不足1人,我们应该强制除了从事真正必要工作的人员以外的所有人原地避难。我们的意思是人们必须待在家里,只有出于必要的原因才可以出门:购买食品、看医生、去药房,同时要戴口罩、勤洗手。”

我们难道不是已经这样做了,并且让数千万美国人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了吗?

值得注意的是,技术官僚以及夸夸其谈的阶层却毫发未损。在奥斯特霍尔姆和卡什卡利看来,前一次封闭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它不够严厉:

“根据经济政策研究所的资料,美国有39%的劳动者属于‘必要类别’(相关民生行业的必要工人)。从三月到五月期间的封闭的问题在于它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得到统一严格的执行。例如,明尼苏达州认为78%的工人是必要的。为了达到有效,封闭必须尽可能地全面、严格。”

可笑!瑞典并没有实行严厉的封闭。它的经济当然受到了打击,但是没有像许多欧盟国家那么严重。虽然它的死亡率比一些实行了封闭的欧洲邻国要高,但也比其它一些国家要低。

此外,我们还被告知,大范围的戴口罩最为关键!一项研究发现,如果有80%的人遵守戴口罩的规定,防止病毒传播的效果要比再次实行封闭要好。

哼!奥斯特霍尔姆和卡什卡利写道:

“有人说,广泛使用口罩就足以控制疫情,但是我们要面对现实: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在6月18日发布了一项关于戴口罩的强制规定,当日该州报告了3700例病例。7月25日报告7天的日平均病例为10,231例。我们支持所有美国人都戴口罩,但是在酒吧和餐馆等场所,对室内人群实行戴口罩的强制规定和软限制不足以控制疫情。”

天哪!我们国家的“专家们”需要把他们的故事讲清楚。

第二次大萧条

我们先把批评挖苦放一边,考虑一下再次实行严厉封闭的后果:美国将陷入第二次大萧条(正好赶上大选),可能需要10年或者更长时间才能熬过。数以百万计的餐馆和商店将关闭,再也不会重新开业。毕生积蓄将会付之东流。房地产市场将会暴跌。我们将增加数万亿美元的国家债务,比我们现在所承受的还要多,因为国家的一半将完全依赖于政府的支票。数百万儿童将无法上学,他们的教育将被永远阻碍着。

可以预见的结果是:自杀率增加,鸦片类药物导致的死亡人数增加,家庭暴力增加,政治分裂增加,对我们的政治机构的信任持续减少。总而言之,再次封闭将导致一场文化灾难。

不会!不会!作者们写道,完全封闭将对经济有好处。如果我们不封闭,他们写道,“病毒的路径将决定经济的路径,在我们控制住病毒之前,不会有强劲的经济复苏。”

我发现,我们技术官僚阶层的这种可怜的恐惧非常奇怪。武汉病毒毕竟不是天花。大多数感染者的症状相对较轻,并且可以完全康复。

是的,当然,它也可能是一种邪恶的、有时难以预测的疾病。但是我们知道哪些人正处于严重疾病和死亡的危险之中(像我这样的人),那么我们可以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保护他们。当然,我们可以实现这一重要的公共卫生目标,而不必为了拯救国家反而摧毁了它。

这使我们想到了伊曼纽尔、奥斯特霍尔姆、卡什卡利这类人没有考虑到的一个棘手问题。如果政府真的再次下令全面封闭,我相信有数百万美国人会干脆拒绝服从。

事实上,政府可能会采取中共对待被监禁的人们那样——甚至是派士兵上街——所采取的那种残暴措施,以有效地对我们所有人实行软禁。

我无法想像会发生这种事。川普和大多数州长肯定不会同意。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同意了,那么这个国家就会分崩离析。

原文The ‘Experts’ Plot Another Shutdow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卫斯理·J·史密斯(Wesley J. Smith),获奖作家,发现研究所人类例外论研究中心(Discovery Institute’s 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主任,著有《死亡文化:“为害”医学的时代》(Culture of Death: The Age of ‘Do Harm’ Medicine)一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