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强行采血 专家析背后原因

罗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8日讯】在中共政法委、“610”操控下,近期在中国大陆多地出现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遭绑架者被强制采血、采指纹、照相、录声音等等。

中共把采集来的个人信息建立大数据,用于人脸识别,姿态识别等以监控民众。对于采血这一项,德国美因茨大学医学中心李会革教授,也是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的顾问委员会成员,认为它可为活摘器官提供便利条件。

中共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对他们强行采血,或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采血的现象一直没有停止过,尤其近期,更为频繁。以下综合明慧网报导的消息:

山东高密对46名法轮功学员采血、查DNA

2020年7月22日凌晨4时开始,高密市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与高密市公安局,以实行山东省政法委“扫黑除恶”的名义,在全市绑架46名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强行采血,查验DNA。

自2019年10月底至2020年7月底,高密政法委指派高密公安各派出所、街道社区村委等人员,对超过80名的法轮功学员及不修炼的家属和员工实施绑架、抄家,以及非法强制采血、采指纹等。

上海浦东新区近期已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采血

上海浦东新区近期已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包括老年人)被警察强制采血、按指纹等。如果法轮功学员拒绝,就会被直接劫持到派出所继续强制采血。

8月2日,上海市石门二路派出所4个警察到70岁的法轮功学员沈芳家敲门,见门不开,就叫来锁匠强行打开门,闯进去后就按住老太太的身体,抓住她的手腕,强行采血。警察说:“这是‘国家规定’的”。

陕西省西安地区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采血

7月底,西安地区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公安“610”、国保大队分批地、有计划地蹲坑、路上拦截或上门骚扰后,被强行带往各地派出所强行采集个人信息包括采血。

武汉市4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采血

2020年5月21日下午2点半左右,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610”、国保大队伙同公安局的七八个警察,没出示任何证件,就擅自闯入周婆婆家抄家,并将她和另外3名在她家一起读法轮功著作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当地派出所, 强迫采血样、非法审问、签字等。当晚他们被释放。

被绑架的单个法轮功学员均被采血

韩青霞在2020年2月26日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国保片警一行五十多人绑架,被四个人强制戴上手铐、头套劫持到一辆黑色轿车里。被带到洛阳长春路公安分局后,她被六个年轻人控制着签字、采血等。由于疫情严重,家人给她办了取保候审(交了2,000元)。

6月初,安徽省合肥市47岁的法轮功学员姚革劲在合肥市高新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监控拍到。高新区派出所出动警察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对她采血、录音、审问、拍照等。

5月25日,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残疾人陈书义(修炼前腿被摔坏,打上了钢板),被警察入室绑架;次日,被强制采血,还送到医院去体检。

采血的目的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大量采血的现象至今仍然严重,目的何在呢?

就这个问题,李会革教授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强行采血是违法的,它可以为中共的‘维稳’提供鉴定人的生物样本,而且采血可以为器官移植提供便利条件,因为从血样中可以查验DNA,可为器官的移植进行筛选,找到潜在的器官供体。”

自2006年海外媒体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后,加拿大资深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对中共强摘器官做了大量的调查,证明大规模对法轮功学员的采集血样是中共活摘器官、进行血型匹配的一个步骤。

在李会革教授看来,至今采血大量发生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显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多年来一直在医学领域深入调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发表有关研究论文,并多次作为专家被邀参加相关的国际性研讨会或听证会。

他曾被邀参加英国调查中共强摘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并当庭两次发言,其中一次代表“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COHRC)讲话,详尽分析了在中国存在大量强摘器官的现象,并提供强有力的证据证明最大受害群体是法轮功学员。

“那么,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大量采血与活摘器官之间是有关联的。”

存在一个庞大的秘密器官库

近日大陆媒体报导,现生活在日本的中国公民孙玲玲因患罕见的免疫系统疾病而使心脏丧失功能,于今年6月中旬来到武汉协和医院。10天内该医院为她先后准备了4颗心脏,最后心脏移植成功。

福建协和医院在中国医疗网站上公布消息,2020年5月11日至17日,该院心脏外科在7天之内连续完成4例心脏移植术。

“这些例子说明在中国得到匹配的脏器时间很短,也说明中国至今仍有一个庞大的秘密器官库。”李会革教授说:

他解释道,中共对外宣称从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而实际上,中国公民捐献器官的人数是极其有限的。

中共曾在2017年对外称中国有5千个器官捐献者,实现了1万4千例器官移植。对此李会革教授说:“这个比例看上去很合理,它简直就是按照美国的比例换算出来的。 2017年美国有一万例死后捐献,捐献器官2万8千个。但是,美国病人平均要等待3年多才能得到一个肾脏,而在中国则只需要几个星期,甚至几天。因此,中国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并不是自愿捐献的。”

“能在10天或7天内就移植4颗心,这不像是一个器官捐献系统按照正常分配程序能做得到的。”

自2015年1月以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中国大陆169家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和部分公民器官捐献机构进行了电话抽样调查。调查表明:中国器官捐献状况困难,捐献数目极少。

据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以及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的调查报告结果显示,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10万例;从2000年至2016年,约高达150万例;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针对中共活摘器官为什么至今仍然猖獗的问题,李会革教授回答说,“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和世卫组织里负责器官移植的专家们为中共站台,称赞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统很成功。他认为这些专家们看到的只是中共营造的假象,绝不是实情,而中共也因此有持无恐地继续干着活摘器官的罪恶。

如何制止中共的这种罪恶?

李会革教授说:“我认为,要让国际社会的广大民众了解中共活摘的真相。有了民意,就可以推动民选的政治家们作为。”

“这么多年,许多政要和媒体的借口都是什么证据不够充足啊,或是调查结果没有得到第三方证实啦之类的。而现在,第三方的调查结果已有了。英国‘独立人民法庭’证实活摘器官早就存在、大量存在,而且至今仍然存在。”
该法庭于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宣布了这个结果,而且强调此结论毋庸置疑。
“全社会都要行动起来制止这个罪恶,中共已经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手段应用到了其他受害群体身上,如维吾尔族人和普通民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