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善:专门迫害好人 “六一零”难逃报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中国大陆山东、河北、江苏、广西等多省“六一零办公室”大规模抓捕、骚扰法轮功学员。七月二十二日,山东省高密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与高密市公安局,以“扫黑除恶”的名义,在全市绑架46名法轮功学员;江苏省南京市“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串通公检法与国保大队,恣意抓捕、诬陷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的法轮功学员说:我的家人不炼,为什么绑架他们?警察竟回答说:因为你炼,上抄三辈、下抄三辈,都跟你“沾光”了。警察并恐吓,不许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对外说,不许上网曝光,否则后果如何如何。警察还勒索法轮功学员,多达五万元。一些年轻警察,力求在领导面前表现,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学员长时间坐铁椅子、殴打、戴背铐,不给水、食物等等。

六一零办公室”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是江泽民下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二零一八年三月,中共把“六一零”归划到政法委员会、公安部,党媒对外谎称“六一零办公室被裁撤”。惟据明慧网显示,二十一年来,“六一零”一直没有停止迫害法轮功,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仅今年上半年,至少5,484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其中39人离世、132人被判刑、5,313人被抓捕骚扰,“六一零办公室”对于这些冤案,负有直接与主要责任。

“六一零”主导绑架法轮功学员,从没有所谓正式文件,全都是电话传达或口头布置抓捕。部分手段包括:1、便衣警察躲在法轮功学员家附近,抄家、抢夺私人物品,绑架学员带走关押。2、撬门、撬锁半夜闯进学员家,满屋子乱翻抄家。3、任意罚款,没有任何手续。4、给学员录音、拍照、强迫抽血、按手印。5、长期跟踪学员,窃听电话,安排邻居监视学员。6、骚扰学员家人,给学员家人的单位施加压力。7、让法轮功学员签所谓的“三书”,即不炼功保证,并以不让儿女、孙子、孙女考大学、当兵或不能找工作相要挟。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报告曾指出,“六一零办公室”维持着一个非正式的“通过再教育转化”设施网络,专用于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戕害学员的身体与心理,迫使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华盛顿邮报》报导,二零零一年起,中共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下令“所有居委会、国家机构和公司”使用改造设施,没有法轮功学员可以幸免,包括了学生和老人。

更残忍的是,“六一零办公室”为了执行江氏“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指挥全国公检法各级人员实施迫害,迄今至少四千五百多名能核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残酷迫害。“六一零”官员参与或命令将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是人类历史上、尤其二十一世纪以后绝无仅有的惨事。

人间法律或许难显正义,天理惩治却是分毫不爽。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铁律,只论来早与来迟。中国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公检法、各政府部门人员很多已经遭恶报,尤其“六一零”,被人们称为“死亡职业”。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至少万例“六一零”恶报事件被报导出来,案例中有被车撞死、病死、被雷劈死、暴毙或自杀、半身不遂,还有被判刑、撤职,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者。包括王立军、李东生、薄熙来、周永康这些恶人,表面上是因贪腐被抓捕,实际上他们都是积极迫害法轮功而遭了现世报应。

许多斑斑可考的实例,如发聩警钟,足堪炯戒。吉林省洮南市前“六一零”头子刘金伟,一直紧随江氏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其劳教、判刑。由于他作恶多端,染了淋巴癌,于二零零五年八月死亡;张家口市政法委副书记兼“六一零”、稳定办副主任杨国平,是迫害法轮功责任人之一。二零零四年底,杨国平被车撞死。

古德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作恶之家必有余殃”。中共残酷迫害修炼佛法的法轮功学员,恶贯满盈,罄竹难书,自然天理不容。苍天为鉴,恶徒难逃。那些猖狂行恶、助纣为虐之辈,其下场也将如同刘金伟与杨国平一样可悲。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与中共公检法人员,应该悬崖勒马、停止迫害,速与红魔划清界线,才能弥补罪恶、自保自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