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长江大洪水 上下游全淹 中共只做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3日讯】6月中旬至7月中旬,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梅雨季节。但今年,长江上下6月初就开始遭遇强雨,至今仍未结束,地域甚至包括中上游地区。连续的强降雨给长江沿岸带来严重的洪涝灾害。但灾难前后,除了偶尔做秀,几乎都没有看到政府的救援行动。

6月中旬至7月中旬,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梅雨季节。但今年,长江上下6月初就开始遭遇强雨,至今仍未结束,地域甚至包括中上游地区。

长江上游的38条支流早前已经都超越了警戒水位,其中19条超过了危险水平。

8月14号到16号,四川省气象台的暴雨预警级别三天内三连跳,暴雨范围和强度都连日增加,省内31条江河超警戒。

16号,沱江水漫过江堤侵入县城,使得成都市金堂县遭遇了50年来最大的洪水

17号,金堂有每秒8500立方米以上的洪水过境,超出历史最高纪录。金堂网友发微博表示,金堂老城区整个被淹了,却没看到多少官方消息。甚至微博的热搜也一直往下降。

除了成都市,德阳、绵阳、广元、阿坝等地的基础设施都有不同程度受损。多个市县出现山泥倾泻、堤防损毁、农田被淹,街道变河流,汽车被淹没情况,多人被困。

18号,四川启动一级防汛应急响应,这是四川史上首次启动最高级别的防汛应急警报。

青衣江雅安城区段出现百年一遇洪水,多处发生街道和房屋被淹、山体垮塌、河堤损毁等灾情

地处青衣江、岷江、大渡河交汇地的乐山市也受灾严重。市中凤洲岛有民众受困,高新区安谷镇河堤和五通桥区冠英镇河堤部分迎水面坍塌,中心城区多个区域严重内涝。

有当地民众发现,乐山大佛脚底被淹没,这是70年来大佛首次被水淹至脚趾。

20号,重庆遭遇长江与嘉陵江两个洪水汇集,寸滩水位超过191米,仅次于1905年的192米。重庆也宣布进入一级紧急防汛。

洪水漫上重庆主城,多条沿江干道被淹,南岸区南滨路几乎成为河道,洪水涌入酒店大堂,轨道2号线成水上列车。

重庆主城区磁器口、朝天门、南滨路等被淹地段,水位继续升高,朝天门已经完全被洪水淹没。

重庆市民 王女士:“江边都淹了,江边那个树都已经封顶了,洪崖洞那个房子都看到顶,也有封顶的那种,基本上都看不到房子了有的,淹了挺严重,淹了几次,上几次没有那么大,我们都从来没有得过什么救济,自己救自己吧!我们都是自己想办法啦。”

20号,长江第5号洪峰抵达三峡大坝后,入库流量达每秒75,000立方米,三峡大坝首次开启11孔泄洪,下泄流量达每秒49,200立方米。

这是三峡大坝建成以来遇到的最大洪峰,也是最大的泄洪流量。让大坝上下游都处于危险之中。

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早前曾分析过,三峡大坝在汛期拦截洪水,导致三峡至重庆之间,长江的水位全部大幅提升,洪水无法正常排出,这是上游发生洪灾的关键原因。

而在三峡大坝以最大流量泄洪的同时,下游的武汉正在遭受暴雨袭击。网友担忧,三峡洪峰下来后,武汉是否也会变成现在的重庆。

原成都市城市河流研究会顾问谭作人表示,中国兴建了很多水利工程,第一诉求都是防洪,其次是减灾,调水,发电。但是今年的洪灾显示出,这些工程的第一诉求是失败的。

原成都市城市河流研究会顾问 谭作人:“水电站它的功能本来是应该有防洪的目的的,但是为什么修了以后,特别是修的很多的这种河流,它的防洪的目的反而减弱了?这个就有一个利益的问题,当然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是资源的分配和这个体制的问题。”

谭作人举例说,由于把发电当成经济资源,很多水库平时舍不得放水,因此没有留够防洪的库容。

长江沿岸各地灾情如此惨重,但在这些灾难发生前后,除了偶尔做秀,几乎都没有看到政府的救援行动。

成都维权人士苗春江:“看了一些报导,我的基本感觉是,‘自生自灭’。地方政府作为都不太积极,国家机关除动员一些公务员去救灾,或者防水,没什么大的动作。政府做了一点点事都要大肆宣传,但是,这次很少看到大规模正面报导救灾的情况。”

对于网上几乎没有传出有关灾情的民怨,有学者分析说,这是由于官方利用宣传在数据上粉饰太平,让不是灾区的多数民众对灾害无感。而灾民则只接收得到小范围的讯息,限缩了对灾害严重性的想像。

撰稿:梁东
剪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