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新疆防疫手段过激 民众怨声载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6日讯】新疆乌鲁木齐因疫情封城,至今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严厉的封禁让许多居民的忍耐力达到了极限。甚至出现武汉疫情严峻时,小区民众呐喊的一幕。在大量民众的抱怨下,周一乌鲁木齐部分放宽了防控政策。

8月23号,有网友发视频表示,新疆居民在家隔离一个多月,出行不便,纷纷开窗疯狂呐喊发泄。这一幕,如同武汉肺炎疫情大爆发后的重现。

新疆从7月15号爆发新一轮疫情,到8月23号官方声称累计报告了超过800名确诊病例,绝大多数病例在首府乌鲁木齐。但是当局采取了空前严厉的防疫措施,乌鲁木齐在17号宣布封城,随后封锁扩展到全新疆。

乌鲁木齐等多个城市的住宅小区采取完全封闭式的管理。微博上流传的图片显示,很多住户的家门口被贴上封条、胶带,钉住或插上钢筋,完全禁止出入。如果有民众离开社区,还会被锁上手铐等候“发落”。还有民众透露,小区以重刑恐吓居民,违反禁足规定的人会被送到隔离点,先做21天的自费隔离,之后被直接送往看守所15天。

连日来不断有网友在微博的“乌鲁木齐超话”里讲述严厉封城造成的不便。例如有人因父亲病危赶回乌鲁木齐,但落地后一直被隔离,不被批准去见父亲,25天后父亲去世,他仍在等社区审批。还有网友表示,即便是紧急情况,例如孕妇身体不适也被拒绝转院治疗,小孩被玻璃弹珠卡住嗓子也无法及时送急诊。更有人透露,室友被困在租屋里一个月,抑郁跳楼身亡。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那个地方一定是现在中国内地在发生疫情管控方面的话,最极致的一个地区。因为它本身的管理模式就是那样,它是一个共产党称为的‘反恐地带’, 是各种严刑峻法实施的地方。而且你在疫情方面表现,在这个瞬间就可以给你升级成为政法方面的处理的对就是雷霆之势么。”

由于帖子太多,还一些人跑到“北京超话”“上海超话”去讲述新疆的痛苦。

美国世界维吾尔人协会副主席 伊利夏提·艾山:“这种大规模封禁你还需要有强大的后勤支援才行。而中国的这种官僚体制,它是无法保障这种后勤体制。这种武断的一刀切的方式,最后必然造成对人们的身心各个方面的伤害。”

此外有视频显示,没有患病的居民被强迫服药。
视频:“好,瑞盛社区十五个人,早上集中喝药……今天8月20日早晨是吧?好,快喝!”

微信和微博上也有人透露,社区要求全民服用连花清瘟胶囊等药物,服药时志愿者会全程拍视频,不管小孩,高血压,肾病,心脏病还是慢性病,都要吃。

中共卫生官员推荐将阿比多尔用于抗中共病毒治疗,而在医学观察期的人则使用连花清瘟胶囊。但香港大学医学院教授金冬雁对BBC表示,连花清瘟及阿比多尔对于轻症患者的治疗作用“仍没有非常确凿的证据”。

虽然新疆严厉的封禁手段在社交媒体上遭遇了网友的反弹,但在主要党媒上几乎不见报导。当局随后大量删除“乌鲁木齐超话”中的内容,并就民众呐喊的视频发通知说,这类行为属于非法,“经技术侦查”已经约谈了相关人员进行处罚。

伊利夏提·艾山:“我们前面几年一直在呼喊,维吾尔人被监控,在家里成了的生活在一个没有围墙的监狱里头。但是很多在维吾尔自治区的汉人他不以为然。但是现实已经证明,谁都逃脱不了这种专制独裁的‘一刀切’式的监禁式管理。这是早晚要落到每一个人的头上。”

在大量民众的抱怨下,本周一,乌鲁木齐宣布放宽部分无疫情小区的防控政策。这些小区的居民可以在小区内进行非聚集性的个人活动。但官方没有提及是否改变有关服药抗疫的做法。

采访/陈汉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