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生活】重开学校困难重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7日讯】重开学校困难重重

加拿大多数省份已宣布了重新开放计划。学生也将在几周内重新返校。但是省政府的学校重开计划却遇到了重重困难,公共政策前沿中心研究员 同时也是一名公立中学老师的茨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对学校重开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尽管各省的重新开放计划内容存在一些差异,但基本内容大同小异。例如,每个省都在恢复1-8年级的全日制课程,而大多数9-12年级的学生将在指定的日期到校上课,其他时间则可待在家中学习。

此外,所有省份都制定了要求保持社交距离和其它的卫生规定。例如拉远书桌间的距离,减少公共汽车上孩子的数量,错开午餐和休息时间,走廊上设置出入方向箭头等,这将使学校变得与以往有所不同。

省级学校的重新开放计划大都受到教师工会和家长团体的不断攻击。

如卑诗省教师联合会(BCTF)称,本省的重新开放计划不够安全。他们希望开设更小的班级,强制所有10岁及以上的学生佩戴口罩,并为有需要的学生提供远程教学。有趣的是,BCTF之前一直是卑诗省新民主党(NDP)政府的大力支持者。而今对于此事却发生了分歧。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阿尔伯塔省,该省的教师协会(ATA)强烈谴责了省政府的重新开放计划。他们提出和卑诗省教师联合会类似的要求,尤其是对于小班教学的开设。

至于加拿大最大的省份安大略省的教师工会和其他的游说团体也紧随其后。他们使用#safeseptember标签,组织了一场社交媒体运动,传播告诉人们,在当前重新开放计划下,学生和老师将不会安全。

安省政府对此倍感压力。为了回应教师的担忧,政府已允许校董会获得超过5亿美元的储备金用于疫情的防护措施上,宣布对大多数学生和教师实行强制性佩戴口罩,改善学校的通风状况,并允许校董会错开不同年级的开学时间。然而这些措施似乎都没有改变或缓解人们的担忧。相反,所有的教师工会仍然坚决反对安省目前的重新开放计划。

这其中主要存在两个原因:

首先,有一小部分人处于极度害怕感染病毒的恐慌之中,而这些愿意在媒体上分享看法的教师似乎只是一小部分。上周,CBC发表了一个卡尔加里二年级老师的故事,他对今年秋天重返学校感到“恐惧”。而这名教师并不属于老龄群体,也没有任何使其更容易感染的健康问题。换句话说,她似乎担心过头了。

如果健康的人群都持有这种恐惧感,那麽没有任何措施可以让他们感到安全。无论学校采用什么样的安全措施,学校都会被认为是大量人群聚集的场所。对部分人来说,除了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待在家里或在出门时穿上防护服外,就没有零风险的环境可言。隔离措施可以降低病毒的传播速度,但不能消除感染病毒的可能性。这是一个科学事实。

第二个问题是教师工会极力倡导的小班制教学极其昂贵,几乎无法在实际情况下施行。缩小班级规模的主要方法是雇用大量额外的老师。考虑到教师的薪水是教育预算中最大的支出,显然,小班授课的要求将迫使省政府花费数亿甚至数十亿的资金。当下每个省级政府都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创纪录的财政赤字。

另外,即使政府有钱雇用数百名额外的教师,许多学校也没有额外的教室供学生使用。将这些额外的班级移到附近的操场或社区中心听起来好像是个很棒的主意,但想在短期内实现是非常困难的。

巧合的是,目前工会针对小班教学雇佣额外教师的建议,恰恰是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游说的主要内容。雇佣更多的教师意味着更大量的工会会员所带来的会费收益。这些工会领导人知道,在病毒大流行结束后,政府很难突然解雇所有这些额外雇佣的老师。因此,一旦实施小班教学,这样的班级规模很可能是永久性的。

目前我们应该明确的是,处于恐惧中不是战胜病毒的方法,省级政府应该停止试图取悦所有人。相反,他们应该坚持与公共卫生官员   密切协商后   重新制定出更加缜密合理的重开计划。

新唐人加拿大记者站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