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个新疆人的痛、愤怒与绝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不久前,有位新疆网友在微博“乌鲁木齐超话”里发了一篇批评新疆现状的帖子,在关注新疆现状的网友中引发了强烈的反响。

作者在帖子里动情的写道:

“我祖辈来到新疆开垦新疆,父辈建设新疆,原来是我辈该开花散叶的时候了,却活生生被逼到离开。我熟悉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每一辆公交车,每一块瓷砖,每一家店铺,我爱乌鲁木齐的的每一条街道,我爱乌鲁木齐的每一家小吃,我爱人民电影院里放映过的每一场电影,我爱卫星广场夏日里的喷泉,我爱每一个馕坑里香喷喷的烤馕,我爱少数民族那可爱的疆普,我爱维吾尔大叔手推车里每一种水果,我爱新疆每一粒任性的风沙,我爱她干燥又多变的气候,我爱我20多年赖以生存的家园啊。我为什么要走啊?!”

不用说,如果不是生于斯长于斯,对新疆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一般人哪怕就是新疆本地人也是无法写出如此动情,对于自己的“被逼到离开”又是如此痛心疾首的文字的!

那么,这样一位与新疆渊源甚深,对她有着特殊大爱的新疆人为何要离开自己的故乡?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活生生被逼到离开” ?他给出的答案是:“因为新疆特殊。”

新疆“特殊”在哪里?

在当下这种特殊集中体现在疫情防控的与众不同。作者告诉我们:“北京疫情反扑没见把上海封了,大连疫情反扑没见把东北封了,可你敢信吗?乌鲁木齐疫情反扑把整个新疆封了!”

“整个新疆封了”是什么概念?

作者解释说:“你知道新疆有多大吗?飞机一小时飞800公里,从新疆一个叫吐鲁番的城市起飞飞到另一个叫喀什的城市需要两个小时十分钟。从新疆乌鲁木齐开车出发去伊犁霍尔果斯口岸需要11小时,整个新疆面积166平方公里,占全国的六分之一,比河南+山东+北京+天津+山西+陕西+湖北+江苏+安徽+上海+浙江+湖南这13个省市加一起还要大一点,巴州(新疆的一个地级州,相当于地级市)相当于江苏、浙江、福建、江西四省面积的总和;就连巴州下属的诺羌县,也比河南+北京+天津+上海四省市加一起还要大点;如果以平均120码的时速开车绕南疆行走一周(天亮出发天黑休息);需要7天时间,和国际比的话相当于3个法国,4个日本、7个英国、16个韩国。”

这么大一个地区,就因为首府乌鲁木齐疫情反扑连带着一股脑儿全都被封了,这种不分青红皂白一刀切的搞法可能带来怎样的负面后果可想而知。

作者写道,封疆后,“整个新疆停了。我能理解突然的反扑带来的恐慌需要果断的政策稳住民心,按下暂停键也是为了更好的开启继续按钮,全疆老百姓配合工作,指令下,行动到!政策落地的相当快。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停就停不下来了,全疆人民陪跑高风险地区,然而时至今日都没有公布源头在哪。那些不在高风险地区需要返程工作的,需要返程求学的,需要养家糊口的,需要秋收耕作的,需要探望病重亲人的,甚至需要见家人最后一面的,这么多需要都被否定了,暂停像一个巨大的玻璃罩笼罩在新疆人的天空,压抑到让人窒息。疫情没有打垮的意志马上就要败给了穷。

七、八、九月份对于新疆来说是黄金月,四季鲜明的美景,瓜果飘香的时节,是老百姓努力秋收的季节,是张开双臂去拥抱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的季节。可大家在家什么都干不了。”

如果你每天都关注“乌鲁木齐超话”的话,对于这种粗暴封城、封疆造成的次生灾害想必会有更多更具体的了解(一位网友说:“每天看超话都是哭着进来哭着出去的”)。

而按照当地政府的说法,新疆之所以要采取这种株连式的封疆措施,是因为新疆的情况“特殊”。

真是这样吗?作者的看法是否定的。

他质疑道:“新疆哪里特殊?有不安定因素是北京没有?是上海没有?是云南没有?还是香港没有?新疆为什么要被妖魔化?新疆老百姓不配拥有中国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吗?政府到底是为了做政绩维稳还是为了老百姓维稳?我实在不敢苟同这些年接着新疆维稳这个平台来邀功领赏的人。跟着马列毛邓思想干革命是正义之光,那法西斯希特勒日本天皇也是精神领袖拥有绝对的政治地位,你敢说他们执政当局的时候所下的指令和判断是对的?在我大中国暗流涌动的分裂祖国的势力远不止在新疆,也不是新疆最严重,但只有新疆老百姓在不停地为这些来政治镀金的懒政恶政的人买单,他们最大限度的配合工作,真的是任劳任怨,指令下,行动到!丝毫没有怠慢!逢年过节双休加班值班早成了必修课。全疆配合维持稳定,这点儿我曾经引为自豪。但换来的是什么?是来加爵的风光离场,百姓只是沉默不语。”

显而易见,这段文字已经不单单是在批评封疆了,而是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共近年来在新疆实行的维稳政策!

虽然帖文没有明言,但作者话里的意思是大家都能听出来的——正是这种毫无道理可言的维稳及封疆政策才是导致他“活生生被逼到离开”新疆的原因。

比起那些至今还被笼罩在“巨大的玻璃罩”里的新疆同胞,作者不免为自己的离开感到几分庆幸。“我热爱这片土地,这片我成长的土地,甚至这是我打算一辈子扎根的土地。可现在我在每一次清晨醒来深呼吸时我都要感谢自己出来了。虽然要更辛苦但还是庆幸出来了。”

但在这份庆幸背后的却是掩不住的痛、愤怒和绝望——那种被逼出走后“想回家但又回不去”的痛、愤怒和绝望。这恰恰是这篇帖文最让人动容的地方!

作者在文中写道:“我打这段我爱乌鲁木齐每一个字的时候都在流泪”。

“出来以后才明白什么叫有的人努力一辈子才到罗马城下,而有的人生来就在罗马。可对我而言,乌鲁木齐就是我的罗马啊!我有多心痛有多难过有多不甘被迫离开我的罗马,大概只有认真在新疆这片土地上努力活过的人才能感受到这份愤怒的绝望。”

“疫情真的是面照妖镜,你看上海,你看北京,你看武汉,你看大连,你再看看新疆。就到这里吧。我哭出了声。人至三十还能因为这些事发声像个愤青真的是罪过,但我真的不知道该去责怪谁。我像一个想回家但又回不去的傻子就知道站着哭了。”

作者的痛、愤怒和绝望引发了许多新疆网友的共鸣:

“看得我流泪了,作为一个在内地上学的学生,在外五年从未动摇过要回新疆工作的内心因为这次疫情而被撕碎,心痛又无奈,我爱我的家乡,可我实在找不出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我的故乡,心碎神伤。饶过这些普通人吧……从我有记忆时,被伤害的是新疆人,被污名化的是新疆人,被关进教育营的是新疆人,被三封隔离的还是新疆人。是人啊!把人当人这么难吗?不管怎样,撑住,记住,别人不干人事,我们自己得对得起自己。总有能喘息的那一天。”

“这些都是事实啊!都是每个新疆人的心声啊!这个地方不是今年7月按下了暂停键,暂停键已经按下多年了。环境,能源,农牧业,矿产,旅游资源,地理位置,样样都有的地方,被按了十年暂停键。曾经的乌鲁木齐是西北最好的城市,曾经的中山路是中国排名前十的商业街,你可知道吗。这暂停键还要按多久?”

如果说中共在新疆的极权暴政早已把这片辽阔而美丽的土地变成了一个不带围墙的大监狱,那么新疆当局在这次疫情反扑后强制推行的封城、封疆政策,则更是把这种暴政推向了巅峰造极的顶端。在这个意义上,这篇帖子道出的岂止是作者个人的心声,可以说也是许许多多被变相囚禁在这座监狱里的新疆同胞的共同心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