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学者威胁限药品输美 专家:正中美下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9日讯】为了防止华为规避出口管制,美国政府最近又强化了相关的制裁措施。随后北京清华大学经济学教授李稻葵向港媒放话称,如果美国继续针对中共升级芯片出口限制,中共可能以药品出口“武器化”进行报复。但美国专家却指此举“不现实”,这样做只会加速美国向与中国脱钩的方向努力,而且中共还会因违反世贸组织有关药品出口的规定而遭受政治上的损失。

美国商务部上周进一步强化了防止中国华为公司获取美国技术和软件的限制措施,并在制裁实体名单中新增加了华为的38家子公司,扩大了制裁的范围。

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8月27日就刊发了对清华大学经济学教授兼中共政府顾问李稻葵的专访报导。李稻葵针对美国政府对华为的制裁措施发出威胁称,如果美国切断中国企业获取计算机芯片的渠道,中国就可以将药品和药物原材料的出口“武器化”,以限制对美国的药品供应作为报复手段。

李稻葵表示,现在全世界的维生素和抗生素,90%以上的原材料都是在中国生产的,如果美国真对华为等中国公司采取了完全切断芯片供应的“核选项”,“那么中国就可以在药品供应问题上和美国开战了。”

外界注意到,其实李稻葵去年3月在中共全国政协大会上,就已经提出提案建议中共政府可将维生素、抗生素原料出口作为贸易战武器。

对于李稻葵的这种论调,美国专家们却不以为然,直言这样的威胁太过不切实际。

就在27日当天,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全球公卫资深研究员黄严忠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时指出,李稻葵最近抛出的说法,比他去年在中共政协会议上的提议更加不合理,如果中共政府真的那样做,只会加速美国更积极的推动把原料药品或是其它产品的生产能力转移到美国国内。

黄严忠进一步指出,虽然中国是原料药的出口大国,但美国掌握的专利药品仍占相当大的比例。如果中共真拿药物原料出口来威胁美国,美国政府也可以以牙还牙,禁止出口某些中国高度依赖的专利药品,譬如抗癌药物。

所谓“原料药”(Active Pharmaceutical Ingredients)并非成品药,只是药品中具有医疗效用的基本成分,一般还需要经过添加辅料等加工,才能制成可直接使用的药品。因此,中国所占据的原料药资源只是世界药品供应链中的一环。

美国流行病学专家黄志环(Jennifer Huang Bouey)就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国对药物供应链的主要贡献实际上只是基础原料,而一旦供应链中断,重新连接它们就非常困难,中方没有必要自己去切断经济贸易。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通讯主任道格·巴里(Doug Barry)还指出,因为药品出口是保护人类、动物或植物生命或健康的潜在必需品,世界贸易组织规定,禁止在国家之间药品出口的问题上采取不合理的歧视性政策。如果中共政府拿药品出口限制来威胁其它国家,那么“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是,这会带来政治上的损失。”

事实上,美国对中国药品依赖已经是由来已久的问题。其实不止药品,很多产业、领域,美国大都依靠外包到中国、印度等国家以供内需。这种商业模式是经济全球化下的一种“省钱”模式,通常能为企业省去本土高昂的费用,但在一些特殊情况,相应的弊端就暴露无遗。

中国生产了全世界所使用的大部分青霉素、抗生素和止痛药,以及医用口罩和医疗设备。今年3月,当中共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扩散开来之后,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美国存在严重依赖从中国进口药品和其它医疗物资的问题。美国总统和副总统彭斯当时就誓言,一定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他们都大力主张,要把关键医疗产品的生产线转移回美国,在减轻对中国等外国制造商依赖的同时为美国工人创造就业机会。

3月19日美国议员Tom Cotton和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Mark Gallagher就共同向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提出了一项旨在终止美国对中国原料药依赖的法案。这个题为“保护美国药品供应链免受中国影响” (Protecting Our Pharmaceutical Supply Chain from China Act)的法案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几方面:

1.追踪原料药(API)来源;2.联邦政府禁止采购含有中国API的药品;3.加大药品供应链透明度;4.积极鼓励制药企业在美国本土开厂生产。

此外,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曾推动收紧“购买美国产品”(Buy American)法,要求联邦机构购买美国制造的药品和医疗设备。川普(特朗普)政府希望通过扩大政府对美国制造的药品和医疗产品的需求,来刺激企业在美国生产药品和其它医疗产品,而不是依赖从中国进口。

曾有美国媒体在相关报导中引述知情人士透露,为了促进这类生产,白宫还在争取简化对美国制造产品的监管审批,并对在外国生产的产品原产地进行更详细的标识。

(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