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局部骚乱外 普通美国人生活宁静

Joseph Bottum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9日讯】今天早上,我被窗台上的鸽子吵醒,一只啄木鸟在敲打附近的雪松,镇上所有的狗都对着一个突然升起的热气球狂吠,热气球从南边的被松树覆盖的山顶上飘起,这是一个疯狂的警告:外星人正从天而降。

小镇生活有很多事情,但是安静不是其中之一。

我给自己倒了点咖啡,坐下来看新闻﹕各大城市发生骚乱;抗议者聚众拆毁纪念碑;关于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争论;对大选的焦虑。新闻的焦点每天都在变,但是整个夏天的新闻都是一样的:大众文化失败了;病毒的流行正在夺去我们所有人的生命;警察是杀人犯;政治体系崩溃了;这个国家处于危机之中。

不只我一个人问:“这是哪个国家?”

一个又一个早晨,新闻就像来自火星,而媒体评论员似乎没有意识到,对我们许多人来说,这种骚动完全发生在其它地方。哦,这看起来很真实,但只有在遥远国家发生的事情才是真实的,这不是我们的亲身经历,这只是新闻。

在我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的精英评论家们在他们的城市公寓里,从伟大的道德制高点嘲笑这个国家的小城镇和农村,认为它们是心胸狭隘的落后地方。但事实证明,如果新闻是可信的,明尼阿波利斯才是真正的偏见之源。波特兰、纽约、芝加哥,在这些地方,警察开枪会引发骚乱和抢劫,这些地方才是美国种族政策失败的地方。

至少在南达科他州的哈丁县,暴徒们并没有夜以继日地出动。或者蒙大拿州的比弗黑德县或者内布拉斯加州的努考尔斯县。

今年春天,新冠病毒的封锁使城市倍受质疑。如果你没有数百家餐馆可去,如果你没有百老汇戏剧和音乐会,如果你没有大学和博物馆,那么对于城市生活的压力、噪音和拥挤有什么补偿?再加上人们对骚乱的担忧,这些天新闻报导中的每个主要城市都在遭受着出租房市场积压、企业外逃以及通勤费下降的困扰。

当然,互联网也在推波助澜。新冠病毒明白地向大型白领雇主们建议,如果网上工作真的可行,那么就没有理由在高税收的都市保留昂贵的办公室。同理,病毒封锁也让上班族明白,他们可以在大城市昂贵的通勤范围外轻松地完成工作。

但问题不只是城市生活中的金融引擎失灵。在几个月的封锁和暴乱中曝露出的是,美国的大城市基本上是无法控制的。感染率和暴力事件都表明了一个可悲的事实:为大城市的市长们赢得选举的政治立场,正是让这些市长无法执政的政治立场。

小城镇的警察问题比较少,部分原因是警察和治安部门的成员不能是陌生人,他们是邻居,有作为邻居的一切意义。他们的孩子和警察的孩子上同一所学校,他们的配偶参加当地的读书俱乐部和慈善活动。

同样地,小城镇相比市政府的问题也较少。不管住在哪里,政客就是政客。总是有腐败和狭隘的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在小城镇生活中更接近表面,而且比暴乱更容易解决,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市长也住在附近。市长是整个学校、读书俱乐部和教堂网络中的一员。

大城市通过法律让人们遵循最好的公共卫生习惯,小地方则靠礼节来解决。新冠病毒对美国小城镇的影响较小,部分原因是因为人数较少,但也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良好的行为是由共识而不是由警察来执行的。如果州政府命令他们戴口罩,所有的中西部人都会抱怨政府的干涉,有些人会公开拒绝。但如果邻居们在超市注视着他们,他们会温顺地捂住脸。那些人是邻居,他们无法逃避。

美国在380万平方英里的领土上有3.28亿人口,美国可以把公民分布得比纽约市每平方英里的2.7万人更稀疏一些。而一旦分散开来,一些明显的城市问题就会烟消云散。想摆脱波特兰持续不断的骚乱吗?离开城市,在一个小地方定居,了解你的邻居。

然而,更直接的政治观点是,美国都市的问题并不是整个美国的问题。这个国家的大片地区只受到疫情、封锁和社会动荡的轻微影响。关于无休止的动乱的令人窒息的新闻报导,不仅与近几个月的小镇生活不同调,而且与整个国家的小镇风情不同调。

看完新闻后,我走到外面向邻居挥挥手,他们正看热气球在镇上飘浮。我开车去湖边游泳。回家坐在窗前看了一会儿鸟,然后再静心工作。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平凡的日子,一个普通的美国。

原文Outside the Big Cities, Ordinary America Goes On With Lif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约瑟夫‧博图姆博士(Joseph Bottum, Ph.D.)是达科他州立大学(Dakota State University)古典学研究所所长。他最近的著作是《小说的衰落》(The Decline of the Novel)。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