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江上青是江泽民的死虎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31日讯】 书归本题。20多年前,人们只知江青,不知江上青。因为江青是毛太,中共四人帮之首,大名鼎鼎,后来却自杀于秦城。江上青何许人呢?当时名不见经传。然而,随着人称蛤蟆的江泽民8964后阴差阳错上台执政,江上青逐渐浮出水面。而且名分还越拔越高。原来,此人28岁就死于枪下,却被当时已经13岁的小蛤蟆江仔膜拜成继父,而且是几十年后补的。您可能想了,他这马后炮打的也太遥远了吧?为啥非得这么干呢?欸,这对他很要紧。

看官,清宫戏里的大学士纪晓岚您一定熟,他老人家说过一句话:物之反常者为妖。被现代国人演绎成“事出反常必有妖”。好,今天咱就唠唠这个幽魂江上青江泽民当作护身符、升官路的妖怪事。

美化江上青,牵出张爱萍

江上青被御用学者包装,列入“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之中,“归功”于当上党魁的江泽民。

公开资料显示,江上青原名江世侯,是江蛤蟆亲爹江世俊的六弟。他1911年出生,1927年考入南通中学,同年加入共青团。1928年夏天转入扬州中学后,积极参加现在被中共称作“煽颠”的革命活动,被政府逮捕,关进苏州监狱吃了半年牢饭。

1929年5月获释后,江世侯考入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他父亲心血来潮,想起唐代钱起的名句“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就给他改名江上青。没多久小江就加入了中共党,冬天去上海参加江苏省委会议时又被逮捕,被关进提篮桥监狱。1年后又放出来。转过年来,1931年他进入广东暨南大学社会系学习,没毕业就又去平民中学当了两年国文教员。

在美国银行家罗伯特·劳伦斯·库恩给江泽民写的传记中,江上青是这样的形象:他思想激进,被国民党释放出狱后,创办了一种激进刊物,被查封后,毫不畏惧,又再次创办了另一种类似刊物。说到这,现在生活在厉害国的百姓会惊讶的发现:共产党嘴里的万恶国民党怎么给煽颠分子这么多自由尼?21世纪的中共国里,有一个敢一次又一次创办激进刊物的人吗,有可能不遭逮捕、不关上你10年8年吗?

思绪拉回来。1937年以后,江上青参加了共军,因为有些文化,主要负责新闻和教育工作。1938年,江被派到安徽,担任国民政府安徽省第六行政区保安司令盛子瑾督察专员的秘书,兼任国军“第五游击纵队司令部政治部主任”、“司令部中共特别支部书记”,“中共皖东北特委委员”等。

大家一听这么多官衔可能有些懵圈,而且怎么国军、共军他一身兼哪?前面有一期节目我们不是说了1936年底西安双十二兵变后,蒋委员长被迫放弃剿共,把共军改编成了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和新编第四军,俗称八路军和新四军,容纳中共联合抗日。这就是江上青这个共军进入国军任职的背景。也就是说,中共又乘机搞了你中有我的把戏,您看现在中共派几个师的特务去美国颠覆民主政府很像吧,就是从那会儿攒的经验。不同的是,那会是颠覆国民政府,现在是颠覆美帝。当然,话说回来,江上青的顶头上司盛子瑾也有些故事。您往下看就明白了。

盛子瑾早年参加过中共,后来被捕叛党,被戴笠将军吸收为军统成员。

1938年后盛子瑾被戴笠派到安徽泗县,成功收复了日军占领的六安县。1939年又调任安徽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兼泗县县长、第五战区第五游击司令,公开和中共鄂豫皖省委江上青等人合作。

1940年,新四军皖东北办事处处长张爱萍做中间人,在灵璧开了个会,想调解亲共的泗县县长盛子瑾与反共的灵璧县县长许志远的矛盾。没想到会上盛、许相互攻击,不欢而散。许就与人密谋除掉盛,在8月29日盛子瑾和江上青回泗县,走到刘圩东小湾子时,突然发起攻击,盛子瑾逃脱,前面骑着白马带路的江上青毫无戒备,被乱枪射杀,终年28岁。

库恩的书中也承认,江上青的生死与抗日无关,却认定“他为中共最终夺取政权做了大量的播种工作”。

库恩还说,当时江上青与张爱萍“一见如故”,两人讨论了争取盛子瑾与中共合作的策略。谁知天不留人,江上青暴亡,死后尸体还被扔进河里漂到下游。

库恩写道,在江的葬礼上,张爱萍致悼词称,“上青的殉国,不仅使我失去了一位知音,失去一位战友”,而且“使中国革命大厦失去了重要的栋梁”。

另据称,江上青生前在安徽时与汪道涵也有很多交往。汪道涵当时是中共地下党嘉山县委书记。江上青还说服盛子谨,给了汪道涵一纸县长的委任状。

江上青死了,但他一定想不到,侄子江泽民在他身后,狡猾的把他做成一张虎皮垫在了自己屁股底下的官位上。咱们稍后再表。

烈士还是叛徒?

按照多方资料记载,江上青的主要“事迹”是,被中共派遣去做统战国军的工作。没想到说服了盛子瑾,自己却死于国军反共力量枪下。这完全没法与上百万与日军惨烈战斗牺牲的国军将士相比。他被中共列入抗日英烈名单也纯属滥竽充数。但正因为有了江泽民这个强贴上来的“养子”,江上青反而被广泛宣扬,甚至还为他建了史料陈列馆和塑像。

更惊悚的是,江上青还被传出不仅不是什么“抗日英烈”,还是“叛徒”。这可不是谣言抹黑,而是中共党史“权威专家”、 现年101岁高龄的著名反共文人司马璐先生1992年在访谈中说的,司马在小报馆作练习生的时候,被江苏老乡江上青等人“引导”读马列著作,后来转到上海,先参加共青团又加入共产党。司马璐说:“现在中共说江上青是烈士,当时我记得组织上告诉我他是叛徒,在替国民党搞情报,叫我不要跟他接触。”而且告诉他的人不是外人,“是新四军干部,其中一个(看来还不止一人)是在上海以作神父为掩护的,名叫孟秋江”,有名又有姓。后来还有人发文质疑江上青三次被抓、三次被放,却没有向“组织”交代被抓后发生过什么事。我们查到的是江两次被抓被放,有点出入。还有知情人披露,江上青在抗战发生后 要求恢复中共组织关系,可见他的组织关系断了。怎么断的,断了多久,北京西郊的中央档案馆应该存有文件,够级别的人可以去查,这么诡异的历史也的确值得好好查一查。

江泽民拉死虎皮掩人耳目

好,说完死人叔叔,再说说苟活在世上的侄子。江泽民后来能够一再升迁,也是亏了江上青战友张爱萍、汪道涵两人的提携。中共建政后,张爱萍官至上将,当过国防部长、国务院副总理。汪道涵任上海市长时,也曾提拔江泽民,还推荐江继任了上海市长。能获得他俩信任的原因,无非就是江蛤蟆口口声声称自己是江上青的养子、“革命烈士”后代。

那么,事实真的是像江蛤蟆信誓旦旦宣称把自己过继给叔叔江上青了吗?凡事就怕叫真儿。话分两头。

江泽民的生父江世俊是如假包换的大汉奸,大家可以上网搜到二战史家吕加平先生研究曝光江“二奸二假”的海量证据,有图有真相。本集节目不展开说。

江泽民当然了解中共掌权后血腥清洗的手段,对头顶个汉奸爹和自己浑身缠绕不光彩的造假历史来说,江蛤蟆真不是一般的悬!为了避开汉奸父亲这个硬伤,狡猾的江泽民脑筋一转,就高调宣扬自己13岁时过继给了共产党叔父江上青做养子,过继的理由却很蹩脚,说他叔父喜欢他,因为只有俩女儿,他过继是避免他叔父这一支断了香火,而这显然不过是江泽民炮制的谎言而已。因为最不合人理的是,江上青死后江泽民才过继。按老百姓的话说:你早干吗去了?无疑,真正的原因是,江害怕自己背上汉奸之子的重负,那样,别说当总书记,能不能活到今天都难说了。

话说另一头,大家从史实和逻辑上,都基本清楚了这个妖孽的来路。为正本清源,再举些旁证和分析。事说说江上青怎么被蛤蟆做成虎皮拿来包装自己的。

据查,江泽民的爷爷江石溪是中医师,有子女七人,老大江世俊做了汉奸,成了江氏家族的耻辱,而老六江世侯(即江上青)亡于乱枪,没得好死。大家想想,江泽民作为长房长孙,按中国的社会伦理传统和子嗣继承规矩,哪家会把长子长孙过继给别人?如果老大江世俊真的可怜老六的遗孀王者兰和两个小侄女有时连饭都吃不上,大可以倾囊接济,又怎么可能把长子推进穷窝?让谁相信这种伦常相悖的怪事呢?再说那个过惯了优渥生活的13岁大公子江泽民自己可干?

就像《新纪元周刊》作者韦拓所言:江上青死时年仅28岁,那时弃家在外,为国共两方做事,连自己老婆孩子都不管,如何能成为13岁江泽民的“养父”?这完全是江自编自演的闹剧。按现在的话形容,江蛤蟆真是个戏精。

文人朱自清家与江泽民家是扬州世交。其子朱润生与江泽民曾是扬州中学同学。据朱润生披露,江泽民掌权后,他多次到江家造访。扬中校庆时,有校友问:朱老,江主席的父亲是江上青吗?朱润生摇摇头笑着说:哪里是啊!又问:那为什么报纸上这样说呢?朱想了想回答:是记者搞错了。朱润生还说,他从没见过江泽民后来大吹特吹的养父江上青。

江泽慧否认江泽民养子身份

据江上青的遗孤江泽慧回忆文章记载,江泽民一直与生父江世俊生活,他从未赡养过江上青遗孀王者兰和家人,她说:“在我十一岁之前,我唯一记得的就是无尽的贫穷饥饿”。而此时大她11岁的堂兄江泽民又能弹钢琴,又能上伪中央大学,正在享乐 “东圈门里醉,淮上寻芳翠”这种迷醉的生活。

吕加平透露,2003年有人专门去问中国林业科院党委书记江泽慧关于江泽民自称的过继问题,她回答说,江泽民没有过继给她父亲江上青做养子,她的几个叔伯家也不知道江被大伯父江世俊过继给六叔江上青的事,过继之事是江自己说的。

这无疑也印证了朱润生的说法。

这款人间妖孽的故事讲完了。各位看官,如果江泽民生父是汉奸,养父是“叛徒”,这厮居然还能爬上党魁的位子,对中共而言不啻于天大笑话、无敌丑闻。当然也就证明了江泽民是什么货色,中国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组织了。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