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与中共建立命运共同体 秘鲁疫情飙升(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31日讯】中共病毒扩散全球,目前,南美洲疫情最重。而据大纪元媒体发现,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地区,疫情尤为严重,本期我们就来关注秘鲁与中共的关系。

秘鲁疫情与中共的关系,较其他国家,似乎更有戏剧性。两国领导人通话、通信,秘鲁高调迎接中国专家组后,疫情急剧变化。

4月30日晚,秘鲁总统比斯卡拉与习近平通话,感谢中方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支持和帮助,表示完全赞同习近平共建“一带一路”等提议,与中共合作构建“命运共同体”。

5月初,秘鲁疫情陡然飙升。5月26日起,单日新增感染人数大多超过5,700人。

5月29日,比斯卡拉与习近平互致信函,提出加强两国在抗疫等各领域合作,重申与中共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进入6月,秘鲁单日新增维持在4千例以上,很快成为南美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仅次于巴西。

6月6日,秘鲁卫生部长萨莫拉、副部长塞尔帕,迎接中共派来的医疗专家组,并向他们颁发荣誉证书和奖章。

当晚,秘鲁部长会议主席(总理)塞瓦略斯看望中国专家组。秘鲁国家电视台等媒体还安排了直播。

然而,疫情非但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严重。

根据德国统计数据库Statista的统计,7月15日,秘鲁死亡率位居拉美国家之首。

当天,秘鲁总统比斯卡拉在压力下,再次撤换卫生部长,由马泽蒂接替3月21日上任的萨莫拉,实施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到7月23日,秘鲁累计确诊超过37万,死亡1万7654人。

阿雷基帕 染疫居民:“谁来帮帮我们吧。你们都看见我们在衰落,太惨了。”

秘鲁第二大城市阿雷基帕疫情最重,医院不堪负荷,患者只能在路边搭帐篷。

首都利马情况类似。

更严厉的隔离措施、国外医疗专家,对突然加重的疫情似乎都无效。

不过,从德国统计数据库Statista的曲线图来看,从4月末到6月初,似乎每次秘鲁与中共的靠近,都伴随着疫情的加重。

下面,我们先从经济贸易领域,来看看秘鲁与中共的关系。

1971年,秘鲁和中共建交。2008年,成为战略伙伴关系。2013年,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很快,中国成为秘鲁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最大的进口国和出口目的国。

根据德国统计数据库Statista,2017年,出口中国的贸易额接近美国的两倍,是瑞士等欧洲国家的四倍多。

从中国进口贸易额超过美国和邻国巴西。

秘鲁是世界上最大的羊驼毛生产国和出口国,其最大的出口目的国是中国。

秘鲁矿产资源丰富,银、铜、锌储量分别居世界第一、二、三位,金、铅、锡等储量也居世界前列,还储藏着丰富的铁、石油、天然气及重晶石、硼酸盐等。

1992年11月,首钢集团以1.18亿美元,高价收购濒临破产的秘鲁国有铁矿公司98.4%的股权,及其所属670.7平方公里矿区的永久开采权、勘探权和经营权。

首钢秘铁成了中国在南美洲最大的实体企业,这也是中共企业海外大笔并购的第一次尝试。

这座秘鲁铁矿品质在50%以上,储量22.2亿吨,是最大的国家铁矿。尽管卖出了天价,但争议不断,主要是担忧国家安全。

1993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在海外的第一个项目进入秘鲁,收购了巴西石油秘鲁公司的全部资产。

1993年,中石油获得了秘鲁有百年历史的塔拉拉油田七区的作业权,第二年接管了该油田。1995年10月,又接管了该油田的六区。

2013年,中石油以2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巴西石油公司在秘鲁的三个油气资产。

2014年11月,中石油和秘鲁签署了《中国石油和秘鲁能矿部关于石油天然气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在勘探开发、天然气加工与化工等领域扩大合作。

2017年5月,秘鲁石油公司总经理拉斐尔·佐格宣布,中石油投资20亿美元开采该气田。

2013年12月,中铝TOROMACHO铜矿项目建成。

2015年底,五矿LAS BANBAS项目投产。

2015年,华为秘鲁公司抢占通讯设备市场,占有率超过50%,智能手机市场排名第一。

秘鲁中资企业协会会长 孔爱民:“华为公司正在规划一个从中国到拉美南美的一个海底光纤项目。还有我们的三峡集团,开发的建设的水电站。”

而华为被认为有中共军方背景,去年,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美国司法部指控华为窃取美国技术。

2016年,习近平访问秘鲁,接见秘鲁华侨华人,也将电力、基础设施类中企带进秘鲁。

秘鲁中资企业协会会长 孔爱民:“这次来的中资公司大多数都是电力、基础设施类的,恰恰这些企业在跟踪的这些项目,也是咱们一带一路所要践行的,所要推动的。”

秘鲁中资企业协会会长 孔爱民提到,目前的中资项目有:利马地铁二号线、三号线;中铁隧道、城市的道路、管网,以及亚马逊河流域的疏浚工程。

下一集,我们将分析秘鲁政要与中共的关系。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