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防疫强迫民众喝不明中药 服用者虚弱恶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1日讯】中共病毒疫情严重,新疆目前实施严厉的封城措施,令民众苦不堪言。有当事人表示,拘留营中的在押女犯每周都要脱光衣服喷洒消毒水;隔离在家的居民被人用锁从大门外面锁上,不得出门;隔离可以长达40多天,病毒检测阴性也不能结束隔离;不配合者就被抓起来,此外,当局还强迫民众喝不明中药

新疆当局采取的封城措施已经持续了45天。美联社说,综合官方通告、媒体和采访到的三名新疆被隔离者的说法,当地政府的有些做法被专家称为违反医学道德,有些居民在威逼下服用那些没有经过严格临床检验的中药

一名中年维吾尔妇女告诉美联社,她在中国疫情高峰期时遭到拘押,被迫喝下一种中药后感到虚弱、恶心。她和同监室的狱友每周都得脱光衣服一次,让看守用消毒水喷洒她们的身体和监室。

这名妇女说,“皮肤有种烧灼的感觉。”“我的手被毁了,我的皮肤开始脱落。”

这名维吾尔族妇女告诉美联社,她在被拘禁一个多月后获释返家,一到家就被隔离了起来。她说,社区工作者每天来一次强迫她服下没有任何标志的白瓶子中药。她说,如果她不喝就会再被拘留起来。

当局还说,采取这些措施是为了全疆所有居民的利益。几十年来,中共政府为了控制新疆人想尽了办法。维吾尔人对当局的高压手段非常憎恨。

美国之音报导,新疆封城中广泛使用了监控设备,拘留营中的100多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全都处于监控之中。

报导称,其实汉族人的待遇也不好。这个月,数千名汉族人在社媒体上抱怨当局采取的抗疫措施太过分。网路照片显示,有的居民被手铐锁在栏杆上,家里的大门被人用锁给锁起来。

有一名汉族商人对美联社说,他从7月中旬就被隔离起来,虽然病毒检测呈阴性,可有关当局依然不放他出来。他在网上披露了自己的状况后当局命令他删掉自己的贴子,并被告知要保持沉默。

这位商人8月中旬在微博上说,“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保持沉默。”“长期沉默,自己就会陷入绝望的深渊。”

他在几天后又在微博上发贴说:“我在这个房间里呆了多久,我都不记得了。我只想忘记一切。”

他也被迫服用过那名新疆妇女用过的那种叫连花清瘟的液体中药。

连花清瘟是一种中草药,这帖药方内含高浓度的毒素和致癌物质,是德国、瑞士、美国和其他国家禁止的药材,经常被美国海关查获。美国FDA认定这种药欺骗人,对中共病毒根本没有任何治疗作用,纯属骗人。

此前,一名居住在乌鲁木齐的市民向自由亚洲电台反映,“我知道的药有三种,莲花清瘟、中药冲剂、罐装中药。强制喝的都是罐装中药,要求每天三次,吃了拍照发群里。我有朋友吃完药上吐下泻。(社区)还公开威胁说,如果不按标准吃药,就会影响出疆、孩子升学。”

不愿透露姓名的新疆居民何先生向自由亚洲电台介绍说,虽然新疆在上一次疫情爆发时进行严厉防控,但舆论就新一轮的“休克式”防疫管理反响更大、更负面。

他说:“上次是因为新年,处于冬季。旅游和农业基本是闲置或者低峰期。现在7、8月,对各个行业的打击都很大。很多人有贷款,农民地里的粮食和水果都无法采收。公务员系统也非常疲惫,因为一直没有停止的工作。”

新疆疫情主要集中于乌鲁木齐,何先生提到,新疆的防疫措施较疫情重灾区的武汉还要严格,甚至无病例地区也封锁。

对于新疆政府“铁腕式”的防疫措施,乌鲁木齐某住宅区居民选择开窗集体发泄,结果被定性为违法行为、“煽动性活动”,有民众还遭到公安约谈。另外,曾在网路发帖披露情况的网民也表示收到当局人警告,要求他们删帖。

何先生谴责当局不但没有解决问题,还打压网路舆论影响。他形容新疆是一个高压管控的“监狱”。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