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市委书记火荣贵与“上海一秘”秦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按说中共武威市市委书记火荣贵与号称“上海一秘”的陈良宇的秘书秦裕,虽年龄相近,官职相当,但在官场上并无交集,我之所以要把他俩放在一块来谈,是因为他二人进入官场前后的变化极为相似。

现年59岁的火荣贵是甘肃景泰人,曾任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主任等职。2011年1月至2017年4月,火荣贵出任武威市委书记;2017年7月担任政协甘肃省委员会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2018年7月13日,火荣贵落马。2019年9月26日,火荣贵因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罚款100万元。

官方通报火荣贵搞权色交易,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他与女下属、武威市政府前副市长姜保红的淫乱丑闻曾引爆舆论。

原凤凰网记者张真瑜,与火荣贵曾是邻居,他近日向《看中国》讲述了他所了解的火荣贵。

张真瑜对《看中国》记者说,火荣贵,“我叫他火叔叔,他是我们家邻居,当时只要他出来就是新闻头条,你去看看他当时张狂得很厉害啊!打骂下属,提拔美女,征地不给钱。”

张真瑜解释说,但你知道他这个人的背景是什么样的吗?他们家是锦泰的农民,他自幼丧父,他们家靠近铁路,他妈妈就靠在铁道边上捡煤渣、捡破烂儿把他拉扯大,让他接受了高等教育,最后他进入了这个中共的政府体系。

“他当初的抱负是不小的,但你看看他进入了这个体系之后,对一个人的变化多大?他变得那么的暴力!他能随随便便就去打人家巴掌,就因为人家占了他的车位,他能那样的嚣张跋扈。可是以前见到他的时候,在电梯里见面,他是那样的彬彬有礼,那么腼腆。”

“没有进入这个体制之前,就没有得到那么高的位置之前,我经常去他们家玩儿,当然了,我们也是看着他们家的他爸的这个职位一步步升高,然后他们家就变化就很大了,也是确实是看到这个楼起楼落,就是他们家就是他爸爸的这个职位,一飞冲天,然后狠狠地摔到地上。”

张真瑜讲述的火荣贵让我想起了秦裕同学笔下的秦裕。

秦裕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出生没火荣贵那么贫寒。大学毕业后,他留校当了老师。1995年,秦裕被调进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担任时任上海市副市长陈良宇的秘书。随后,随着陈良宇的不断高升,秦裕在官场上也平步青云,曾任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中共上海宝山区委副书记,宝山区区长,人称“上海一秘”。

落马后,有位秦裕当年的大学同学写过一篇《哀秦裕》。据此文披露,他家有五套房子,面积将近一千平米。而官方则称秦裕受贿682万元。秦裕的个人生活也很糜烂。有报道说,他被中纪委逮起来后,一开始嘴很硬,但待办案人员给他看了一盘录像带后,立刻就瘫了,接下来,竹桶倒豆子,什么都招了。原来,这盘录像带拍的是他与不法商人张荣坤提供的女人在宾馆淫乱的场景。

读了《哀秦裕》我才知道,校园时代的秦裕是个典型的书生,天性本分,腼腆内向,与后来的“贪官” 秦裕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人。

据作者介绍,在华东师范大学读书时,秦裕是哲学系出名的才子,很得宠,但他从不以才子自居,待人接物十分谦和,所以大家都很喜欢他。因为品学兼优,大学毕业后,他被顺利的保送为本系的研究生,读的是伦理学专业,导师是全国著名的伦理学专家周原冰先生。拿到硕士学位后,秦裕如愿的留在哲学系当了老师,教的就是伦理学。

留校期间,秦裕沉浸在八十年代那种自由、开放的学术空气中,读书、写文章,几乎成为了他生活的全部。由于学术成就突出,1994年,只做了6年教师的秦裕就获得了破格提副教授的机会。

当教师的那几年,同学们都觉得为人师表的秦裕与学生时代的秦裕没什么不同。但自从进入官场,当上了陈良宇的秘书后,他慢慢的变了,变的越来越有官架子,越来越傲慢跋扈,在权钱色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从一个老实本分的书生最终堕落成了一个为人不耻的贪官。

作为贪官的火荣贵和秦裕固然可憎,但最可憎的我认为还不是他们,而是共产党。共产党几乎垄断了中国的所有权力和资源,是当今世界名副其实的专制党、极权党。当上了共产党的官,尤其是共产党的高官,就意味着掌握了不受监督与制约的权力,也就不可避免的成了金钱与美色追逐的对象。而人一旦大权在手无所顾忌,道德防线就会迅速崩溃,人性中固有的贪欲和各种恶就会被放大,面对金钱和美色的诱惑就必然会失控。在这个意义上,共产党的官场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染缸,再白的人都会被它染黑。火荣贵和秦裕不就是典型的例证吗?

《哀秦裕》中有几段话我印象很深,姑且抄在下面作为这篇短文的结尾:

“1992年,秦裕曾在《读书》杂志上以‘漂泊的心’为题,描写康德。在文章结尾处他感慨说,‘历史与文化就像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放眼回溯,风流人物与庸常之辈泥沙俱下、灰飞烟灭,惟有漂泊的魂灵生生不息。’

今日的秦裕已是失去自由、度日如年的“阶下囚”。回想自己的一生,他一定会有更多的感慨,包括悔恨。但感慨也罢,悔恨也罢,如果他到现在还没明白是共产党毁了他的一生,那才是最令人悲哀的呢!

作为校友,我们殷切的希望秦裕能从此幡然醒悟,彻底抛弃中共。这才是他今后应该选择的人生,也是唯一能使他脱胎换骨,迈向光明之途的人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