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雨:大厦将倾如何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陆媒消息,8月29日9时40分左右,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聚仙饭店宴会厅突然发生坍塌事故,多人被埋。陆媒“头条新闻”报道,截至30日3时45分,救出57人。其中,29人遇难,28人受伤。中新网临汾记者了解到,事发时有人过寿,部分人在宴会厅里打牌、聊天,院中有人听戏。村民孔先生反应快,跳窗逃脱,而其他人则沉浸在岁月静好中,坐等灾难灭顶。中共的基建工程是豆腐渣工程,近年来宾馆、立交桥、大型公共设施倒塌事件频频出现,这是妇孺皆知的事。为什么多数人在灾难来临之前竟然还没有一点预警意识呢?根本原因是人们听信了中共粉饰太平的谎言宣传,误认为出事的都是偶然,不会轮到自己头上。

其实不然。在中共国,不只是土地上的建筑时刻面临倒塌危机,整个中共暴政也已岌岌可危。据报道近期大陆不论高端低端人口,纷纷弃共逃离中国,突显大厦将倾前的危局。

“塞浦路斯文件”揭秘高端逃生门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一份称为“塞浦路斯文件”的密件披露,三年来,大陆有百余名官商名流,以超过215万欧元的投资代价,向欧盟成员国塞浦路斯申请“黄金护照”。半岛电视台发布的调查显示,这些人中包括亚洲首富碧桂园的女当家杨惠妍,和与中国国企华润电力总裁同名同姓的唐勇。

半岛电视台发布的调查更显示,从2017~2019年,塞浦路斯向中国富豪或政府官员及其家属,发出近500本“黄金护照”,调查资料披露,包括四川省成都市人大代表、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区政协委员等多个中共官员都得到了塞浦路斯护照。

一位名为孔园峰的“黄金护照”持有者对记者表示:官员有500万元(现金)的往越南、泰国跑,5000万元的都往西班牙、马尔代夫等这些国家跑。他们跑出去带上共产党的机密文件,之前有人说带上两份镇压法轮功的机密文件,可以拿到身份。

大陆商人张先生接受访问时说,最近三年,移民海外或暗中获得外国护照的中共官员数不胜数,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危机。这个危机是(中共)和政府领导人的疯狂和冲动所带来的。大家都输不起,也不想用自己家人的健康和孩子的未来陪葬。

另据区块链鉴识公司Chainalysis的最新研究,在过去的一年中,约有50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资产汇出中国,这些资金流显示中国投资者们正想方设法绕过中共的外汇管制,出逃海外。

很多中共体制内政商人士曾经为了自身的发展与名利,或多或少为中共干过助纣为虐的事,最终意识到,中共也不会放过他们,自己同样会被以各种名义“共产共妻”,于是纷纷出逃。危机面前逃生,是生命的本能,无可厚非,但有了自由社会的退路后,真正认清中共恶魔,不再与中共同流合污,才是真正的解脱,否则依然面临着最后的清算。

低端人口出逃:那条船都漏水了

自由亚洲8月27日的一篇文章中报道,被称为“低端人口”的平民百姓也开始设法逃离大陆。一个月前,广东一位居民已抵达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的一个小国,之前已有十多人到达,之后将有大批人抵达该国。这些大陆人的最终目的地是自由的西方国家。

广东居民孙女士6月31日早晨五点多坐飞机带着儿子从广州出境,成功抵达欧洲东南部一个小国。同行的还有一个大学毕业刚两三年的四川成都小伙。孙女士表示,香港商务通道不准走,不让买柬埔寨的票,澳门也不让过境。

孙女士说,她此次带了一万多欧元,租一个二楼房间,租金每月200欧元,吃的食物,母子俩30元左右人民币一天就可以了,并且吃得不错。在这里加工好的牛肉,一磅才折合13元人民币。而中国境内,一斤生牛肉就近60元人民币。

据孙女士透露,她认识的广东佛山的一个老板,开的两家工厂被共产党冻结。另一个佛山经商的刘姓朋友,在大陆和香港的部分资产已被中共冻结,刘老板放弃资产,带着家人离开了中国。她知道稍后将有另一批人也会抵达她目前所在国。由于担心中共封锁通道,她始终没向记者透露所在国位置。

孙女士感慨地说:“(中共)闭关锁国,国内的经济不好,很多青年人失业,那艘船都漏水了。”“在中国,无论有钱没钱的人,都意识到自己早晚会被(中共)政府收割。……如今有钱人去五眼联盟国家。中等收入家庭去申根成员国家。”“欧洲国家,始终是一个有信仰的环境,比大陆好,我觉得自由最重要。”

割无可割的韭菜

据中共官方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GDP为负6.8%,二季度为3.2%。疫情造成的2.9亿农民工赋闲和数十万家中小微企业破产,使得大陆失业率陡增。下半年,874万高校毕业生面临就业困境。7、8月的洪灾影响,居民生活物价普遍上涨。8月10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的7月居民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2.7%,环比上涨0.2%。

7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2.4%,显示需求持续疲弱,经济发展仍缺乏有效动力。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的7月制造业PMI为51.1,虽然显示了经济复苏迹象,但7月新出口订单指数和就业指数继续处于收缩区间,由此专家关于制造业复苏对企业用工的影响仍持谨慎态度。

中共近期提出所谓经济内循环,打造人造牛市,鼓吹生活节俭,重建供销系统,发改委甚至退出汽车零部件回收再用,表面看起来冠冕堂皇,都是为民生计,其实质是国际环境恶化、经济下滑已经影响了中共政权的稳定,种种所谓经济政策只不过是变相的经济维稳手段,欲重走计划经济老路,一波一波的割民众韭菜而已。

8月14日,中共急推原定三年内逐步实施的数字货币政策,欺骗民众是人民币国际化,实质是中共将国家力量延伸到每个公民的日常消费与个人投资,除了全方位的监控外,更为电子化超量发行货币,造成货币贬值洗劫民众铺路。

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数字货币与现代货币体系”研究课题系列文章中的《央行数字货币能让现代货币理论(MMT)成为现实吗》一文披露:“(中共)央行数字货币的某些主要倡导者也在学术思想上存在着与现代货币理论相同的渊源。……在他们的设计中,央行数字货币、负利率和政府债务货币化可以成为应对长期经济停滞的‘三支箭’。”

简单一点说,就是政府可以打着发展经济、促就业的名义,任意举债投资,所造成的赤字,可以通过发行数字货币、制造通胀,一波一波地盘剥14亿民众来解决。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课题组2019年采用分层线性随机抽样,获取了7万人的收入样本数据。该调查结果显示,39%的人口(相当于5.47亿人)月收入低于1千元,月收入在1千元至1,090元的人口为5,250万人,两部分合计为6亿人,占全国人口的42.85%。

这样的收入,如何拉动经济?恐怕连韭菜也割无可割了吧。其实说到底,就是中共大厦将倾,末日可见了。

大厦将倾如何逃?

1961年7月15日,“德国小姐”玛莲娜·施密特荣膺“环球小姐”桂冠,但这位代表西德出赛的丽人却是来自东德耶拿的民主德国逃亡者。《时代周刊》揶揄说:“就冲放跑了这位5英尺8英寸高的美女,东德的边界卫兵也该被控渎职罪。”玛莲娜·施密特的当选引发了当时的一场对东德难民关注的政治风波。

1945年~1989年,先后有近350万德国公民从东部地区迁居到联邦德国境内,这些逃亡者们离开了“社会主义天堂”后,在西部土地上获得了面包和自由。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民德逃亡者”成为历史永恒的记忆。

如今,恶贯满盈的中共也正面临着解体前的民众逃亡潮。民众用脚投票体现了必然的民意民心。可是更多的民众因客观条件的限制,无法走出中共国境,大厦将倾真的无处可逃了吗?上天有好生之德,一个人如果能够真正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从精神和心灵上否定它、排斥它,特别是入过党团队的人,从内心真正退出它,抹去因曾向它宣誓而留下的印记,其浩然正气,必将与天地共鸣,其身心也必将得到神灵保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