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真:从“人体地毯”说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外媒报导,今年三月中共大使抵达太平洋岛国吉里巴斯,拜会亲共总统,商讨两国合作事宜。近日该大使下机的照片传出,只见他走在一排由当地30个男孩趴在地上、铺成的“人体地毯”上,另由两名穿着传统服饰的女性搀扶走过。此事惊动国外政要,以往别国大使从未获得这种“礼遇”,澳洲外交官员也说没有参加过这种仪式,当地居民对此感到气愤、沮丧与尴尬。

 

正如美国外交官所言,“我根本无法想像,任何国家的大使可以接受从孩子们(或大人)背上走过去”,中国大使的离谱行径让举世大开眼界,网友更嘲讽中共就是这样把人权踩在脚下。一叶知秋,从“人体地毯”的怪像,也该细究背后的深层因果关系。

 

近年,中共一方面假借宣扬文化之名,在162个国家的541所大学院校内广设孔子学院,从事“大外宣”。孔子学院实际是替中共意识型态宣传的“统战兼洗脑”机器,在国际间臭名远播,近年惨遭各国下架,美、德、法、瑞典、澳洲等国接连下令撤销合作关系。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去年发布报告指出,中共在“孔子学院”已花费了近两亿美元,此宣传机构的存在是中共长远战略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中共包藏祸心,不断渗透西方世界,频频偷取高科技以壮大其经济,或隐居幕后,推出各式代理人遂行它蚕食鲸吞之计。中共擅以经济利益为诱饵,包括英国同意与华为合作5G、美国华尔街在中国的利益链等等,尤其所谓“一带一路”施行多年后,已让许多国家大呼上当,即为短视近利、因小失大的实例。

 

中共的邪恶不仅仅如此。去年底中共病毒(即武汉肺炎,又名COVID-19)爆发后,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病毒扩散全球196个国家,迄今逾2200万人确诊、70多万人死亡(不含中共隐匿数字)。不仅各国经济损失难以估量,连民众的基本生活都受到巨大影响。疫情蔓延世界后,中共推卸责任并栽赃它国,以劣质口罩等产品输出它国,以医疗物资胁迫它国;中共无所不用其极,还制造网络舆论战,在国内掀起一波波反美浪潮,妄图转移民怨怒吼。

 

从许多数据分析与归纳发现,中共病毒向世界扩散的路径,总是依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攀沿。在这场瘟疫中染疾或不幸丧生的个人,很多是共产党员;而疫情最严重的几个国家,过去数年明显都是亲共者,没有例外,凸显瘟疫有眼,直指其与中共的关系。

 

与此若合符节的是,中共的“孔子学院”与“一带一路”也像魔咒一样,给亲近它的人带来灾难。欧洲开设孔子学院达187所,总数全球第一,西班牙、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比利时等国家,都属疫情重灾区,排在染疫榜的前列。“孔子学院”数目,排在欧洲之后的是美国112所,确诊病例更逾越540万例,死亡逾17万人。证诸“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情况大抵相仿。

 

既然中共病毒是长眼睛的,瞄准中共党员和与中共契合者而来,那么要想不被该病毒选中,首先就得与中共脱离关系。虽然很多中国人加入少先队、共青团或共产党,并不是真心诚意,但无论出于主动或被动,只要是参加过共产党的组织,就曾在血旗下宣誓“自愿献身”给该党,灵魂被烙上了邪党的标记。所以声明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就是救赎自身的灵魂,使生命远离罪恶(包括瘟疫),免受牵连。

 

正如《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第十八章)明言:“中共不是正常意义上的政党或政权,它不代表中国人民,而是共产邪灵在人间的代表。与中共交往就是与魔共舞,与中共友善就是在姑息魔鬼、助恶为虐,把人类推向绝路。反过来讲,对中共的反击就是一场正与邪的较量,这不是单纯的国家利益之争,更是为了人类的未来”。

 

大疫当前,很多中国人的亲身经历验证了:只要退出中共相关组织,就能逢凶化吉。半年多来,世人已经越来越看清:中共是魔鬼,更是全人类的公敌。当今医学界企盼研发疫苗,以躲过病毒之害。但拯救生灵的灵丹妙药,其实系乎一念。平安走过劫难是世人的共同心愿,能否得到上苍护佑而免于瘟疫灾厄,就在方寸之间,不再对这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心存幻想,而是彻底与红魔划清界线,才能长保平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