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电失守 惨痛经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1日讯】上一期,我们讲述了, 曾是加拿大电讯巨头的北电(Nortel),10年前申请破产保护,其知识产权被盗是主要原因之一。近期《环球新闻》发表的深度报导,揭示了这些盗窃者来自中共军队,今天我们就和您了解一下更多相关细节。

2004年,北电的光纤设备令世界羡慕,当时有70%的网路流量使用加拿大的技术。北电网路安全顾问希尔兹(Brian Shields)当时对公司网络被侵入事件做了调查,发现有人在偷北电的商业秘密。
当时是位于上海的一台电脑,侵入了位于渥太华的一名北电高管的电子邮箱。入侵者窃取了该高管的密码,登入“Live Link”(用于存储敏感知识产权的北电服务器),下载了超过450份文件。不久后,黑客控制了至少7名北电高管的账户。这些显然不是随机的网路犯罪份子。

希尔兹检查了这些电脑的网址,发现了他们都来自“上海发现有限公司(Shanghai Faxian Corp.)”,该公司与北电没有任何联系,在中国也没有其它实质的业务。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网址聚集在一个很小的网路空间中,看起来像是一个房间里放满了网路服务器。无论这些黑客的老板是谁,此人似乎控制了中国的网际网路。

希尔兹在北电网路流量日志中还发现了另一个主要线索。

2004年4月24日那天,仅在7个小时内,上海发现公司的一个网址就从北电首席执行官邓恩(Frank Dunn)的账户下载了779个文件。当时邓恩正在被调查会计违规问题,这次的黑客攻击就发生在他被解雇的前4天。这表明位于上海的黑客们知道北电董事会的计划,也知道窃取大量文件的最佳时机。

希尔兹的结论是,中共政府经过10年的网路攻击,完全控制了北电的内部系统。这种渗透非常阴险,以至于在中国的技术人员可以通过网路,向埋在北电计算机中的“后门”发送指令,就可以将加密后的北电数据包直接发送到上海和北京。如同一支外国军队建造了一条隐藏的、通往加拿大金库的隧道,他们在没有任何阻拦的情况下,拿走了金库中的金条。这是多么痛心的一幕。

在提交给北电管理层的“数据盗窃”调查报告中,希尔兹不禁写道,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1,488个文件被人下载了,我们所知道的所有盗窃之源都来自中国(共)。但是北电当时对这些调查并不太感兴趣,只是简单更改了高管们的账户密码。结果导致中共系统性的黑客攻击持续不断。在后来一系列的合同竞标中,北电输给了出价特别低的华为。最终在2009年宣告破产。

现在,加拿大香港联盟(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行政总监王卓妍(Cherie Wong)表示,加拿大政府之前未能保护北电,如果还不能禁止华为进入5G网路的话,那将把加拿大置于危险之中。在加拿大的华裔持不同政见者,已经在被中国共产党通过微信和TikTok等社交媒体追踪及攻击,华为给加拿大5G网带来的风险要严重得多。同时,人们越来越担心,加拿大是否有能力抵抗来自中共的这种干预。

而在另一面,华为却始终否认它受益于黑客对北电网路的入侵,并称其遵守加拿大法律,不会监视加拿大人。中共驻加拿大的外交官,对此的提问也是避而不答。

华为突然取代了北电,成为全球主要网际网路技术提供商,这绝非偶然事件。在二十多年前,有人已警告北电,注意中共的间谍活动。

希尔兹确信联邦政府拥有相关记录,可以向加拿大人展示“发生在北电公司的真相”。

一名了解北电调查情况的加拿大情报专家确认,联邦政府确实知道此案。

因担心被中共攻击而不愿透露姓名的这位专家表示,中方对北电的攻击是多方面的,从系统的入侵、在北电设施内植入电子后门及间谍活动,到利用中国博士生受雇于北电并窃取研究成果,以及试图通过中共间谍去渗透北电的管理人员。

他说,这些指控中的内容,有很多与2020年2月美国司法部起诉华为的文件所说的一样。该起诉书指控华为在长达数10年里,企图从众多受害公司那里窃取技术,以便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

这名专家还表示,北电的高管曾去访华,接受酒菜款待。这是中共经典的统一战线手段。已有详细的、可指导行动的情报,指出了人员名字、方法及目标。有人被抓捕;有相关装置被发现;也发现了后门并追溯到中方人员。而且涉及到北电的高层人物。

加拿大情报部门还发现,中共在攻击北电时,利用了中国的有组织犯罪团伙,工业界和政府都在监视及收集北电的商业情报。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区主管朱诺.克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证实了这些说法。

他在1990年代首次完成了一个对北电的威胁评估,确定北电是中共最大的企业间谍活动目标。他对北电提出警报,但没有引起重视。关于北电的故事,很少谈及北电主管数十年来去中国建立的关系。但他相信,在北电案件里,可以看到那些关系中有统战部的身影。他怀疑中共利用统一战线去毁掉北电,并通过向华为提供金钱补贴和盗取来技术,提升华为的地位。

根据澳大利亚分析师乔斯克(Alex Joske)2020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共的统一战线是该党一个庞大的政治影响和间谍网路,该网路利用来自商业、政治和有组织犯罪团伙的人,针对西方的政治和商业领袖,并获取知识产权。

而在中共军队中,一支编号为61398的网路战精英部队,在上海运作。据估计,该部队有数百名黑客在昼夜工作,从西方高科技产业及政治目标中窃取数据。据美国网路安全公司曼迪安(Mandiant)所称,该部队受命于中国共产党的最高层领导,为中共选定的行业窃取技术,以帮助实施中共的五年计划。61398部队从目标机构的领导层中,寻求广泛的知识产权、商业计划、定价文件和电子邮件。

曼迪安(Mandiant)在2013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北电是141个被61398部队攻击的北美实体之一。希尔兹表示,该报告所说的61398部队的策略,符合他观察到的那个上海网际网路地址群的所有表现。

希尔兹说,另一件事也非巧合,华为由前中共军队的工程师任正非在1987年创立。中共从1986年到1990年的五年计划是“加快能源、通信、电信和原材料产业的建设”。2004年,北电被盗窃的研发成果,包括“光子晶体和大规模集成”、“交换和调整高度集成的光电路”、“通用移动电信服务的速度数据”。

这些北电文件涉及其2004年世界领先的光纤设备,以及未来在3G、4G和5G技术方面的创新。“这些是北电研发王冠上的明珠。”希尔兹说,“那是未来。可以从被盗中受益的唯一实体,是(北电的)竞争对手。”

匿名前情报局专家说,在北电崩溃之前,加拿大政府缺乏应对中共渗透的战略远见和能力。

加拿大开始认识到由国家资助的、对私营企业的攻击有多严重,但联邦政府仍未开始采取法律行动。相比之下,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说,该调查局每隔10小时就启动一个针对中共间谍活动的新案件。

好了,这期的节目先到这里,我们下期继续为您带来更多的 北电之灾的后效与加拿大政府面临的决择。

新唐人加拿大记者站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