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女主播被监视居住 美媒:每天20人这样被失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3日讯】央视澳大利亚籍华裔女主播成蕾被中共政府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消息传出后,中共当局的刑事诉讼制度再度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近日,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最新报告指出,2020年在中国每天有20人因为这一制度被失踪。

澳洲政府在8月14日从中共政府得知,成蕾被中共政府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消息后,澳大利亚政府8月31日通过声明传出该消息。

澳洲政府也仅是表明,8月27日澳方通过视频探访了正在北京的某处居所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成蕾。但成蕾何时被抓,又是何时开始所谓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目前居所具体在什么地方,至今外界不得而知。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9月1日下午向媒体表示,澳大利亚政府正在争取了解成蕾被捕的原因。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被外界理解为中共政府让人“被失踪”的手段之一。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在8月30日发布的专题研究报告指出,根据官方数据,从2012年《中国刑事诉讼法》修改引入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规定后,到2019年底,已经有三万人左右在这一制度下被拘禁、被失踪;而2020年平均每天有20人受到这一制度的迫害。

这个报告说,根据中共最高人民法院的资料库,这一制度的执法规模还在继续扩大。

报告还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实际就是国家许可的绑架。

报告最后提到,在官方数据之外,还有大量没有正式审判文书的,同样遭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迫害的案例。也就是说,从2012年到2019年底,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案例远远超过三万例。

所谓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指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等三大罪名的嫌疑人,侦查机关对他们在指定居所单独关押审讯,六个月不能见家人、不能见律师;必要时,还可以延长,总计关押时间可以超过一年。之后,才押往看守所。

中国律师斯伟江上周在“北大法律信息网”的微信公号上发表文章指出,对于那些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被转移到看守所的嫌疑人来说,看守所简直就是天堂。

目前身居华盛顿地区的前中国维权律师陈建刚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变成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要比关押在看守所、关押在监狱要痛苦一万倍。”

因为代理中国敏感性案件而被迫逃亡美国的陈建刚,此前曾代理过人权律师李和平、王全璋和江天勇等人被羁押的案件。他指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就是为办案机关提供了一个不受任何监督制约的,对当事人进行残酷折磨的方式。这就是‘合法’的酷刑,‘合法’的失踪。”

陈建刚说,最经常受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案件就是政治敏感案件,也就是当今新的“黑五类”,地下宗教、维权律师、异议人士等等。

陈建刚表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和中共纪检委的“双规”的手法是一样的,“中国共产党实施双规,所谓的到纪委来交代问题,其实对于家属来说,这个人就是失踪了,而且是被任意的折磨,这种案例我手中有好多个。”

作为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案中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维权律师之一隋牧青至今还能清晰回忆起,当时他所受到的酷刑,“就是剥夺睡眠,特别的难受,我记得我当时意识模糊地说,我是第一次感觉到要死。”

斯伟江在文章中也说,“纪委对党员可以双规,警察对非党员也可以类似双规,可谓全民双规时代,已经来临,法律上毫无障碍。”

美国退休外交官高大伟(David Cowhig)在推特上用中文表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与绑架之间的区别很模糊,用这个方法,中国可以忽略国际协定中有关被逮捕的外籍人士的权利。

现年45岁的成蕾出生于湖南,早年随父母移居澳大利亚,曾在中共央视英文频道主持过一档商业节目,是英语节目高知名度的主持人。目前她的节目已经被拿下。

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杰夫.拉比(Geoff Raby)说,成蕾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记者,他多次在成蕾主持的商业节目中接受过采访。拉比说,商业报导一般并不具有政治敏感性,他对成蕾的被捕感到震惊。

杰夫表示,他不排除,成蕾被捕与她在脸书的言论有关。脸书、微信,和其他社交媒体被认为高度敏感,受到中共政府严密监控。

澳大利亚和英媒1日相继披露,3月份,中共病毒疫情处于高峰期间,成蕾曾在脸书转载相关消息,提到率先公布疫情的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以及提倡开展“感恩教育”的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并发表个人看法。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