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江泽民等全在撒谎 一较真就现了原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21年了,迫害仍在继续。

但是,中共最高层官员早就都知道迫害法轮功是错的。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知道,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大帮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等都知道。

中共不依法解决我的申诉问题的真正原因

此前,在有关文章中,我多次谈到中共长时间不依法解决我的申诉问题,都是从不同侧面谈的。今天再谈这个问题,是点出问题的实质。

问题的实质是什么?答案很简单:中共取缔法轮功的决策是错误的。中共依法解决我的申诉问题,就意味着,必须否定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必须依法追究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等的法律责任。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当天,我被“隔离审查”。原因是,我1999年5月7日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审查时间长达135天,结果是:我被开除党籍、辞退回家。

但是,长达4个半月的审查,没有发现我有1分钱的经济问题,没有发现我有任何不正当男女关系问题,没有发现我的本职工作有任何违纪违法问题。

我唯一的“问题”是,在法轮功问题上向江泽民讲了真话。对中共开除我的党籍,我没什么可说的。对中共“辞退”我,我认为是非法剥夺我的工作权。

2004年1月12日,时任中共党魁胡锦涛在中纪委三次全会上说,要“大力弘扬求真务实精神、大兴求真务实之风”。我想,胡锦涛这么说,最基本的,应该是鼓励人们讲真话。因此,从2004年2月中旬起,我开始依法向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申诉。2004年7月22日,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副书记贾育林告知,我的申诉正在研究之中。

但是,很久没有等到研究结果。于是,我继续向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申诉,没有回音。我将申诉层次提升一级,向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申诉,没有回音。我将申诉层次再升一级,向胡锦涛等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申诉,没有回音。我不得不向胡锦涛当政时的“太上皇”江泽民申诉,依然没有回音。之后,我一遍接一遍从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逐级往上直至江泽民,循环往复申诉。

不知道循环往复了多少遍,直到2008年7月11日被中共非法抓进看守所,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研究了1449天,竟然没有研究出任何结果来。

为什么?答案也很简单:从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到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到胡锦涛等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到江泽民,都知道:我的申诉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法规为准绳的,是正确的;当初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对我的处理是错误的。

如果中纪委监察部领导承认当初对我的处理是错误的,就必须否定中共取缔法轮功的决策。对中共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古人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中共对我的申诉问题,则以“拖为上计”,拖到哪天算哪天。

中共必然灭亡的真正原因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重要手段,是通过制造谎言,欺骗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谎言最害怕什么?最害怕认真、求真、较真。

从2004年2月中旬到2008年7月,我的申诉之路,就是一条“认真、求真、较真”之路。我的亲身经历证明:从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一直到江泽民,我的申诉覆盖的中共最高层所有官员,无一例外,根本不相信他们口口声声说的那个马克思主义,根本不相信中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法规。

中共宪法第41条规定:“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据此,对于我的申诉,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不是可查可不查,而是“必须”查清事实;不是可以随便糊弄的,而是必须“负责任地处理”。任何人,包括江泽民在内,都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当时,中共的政治生态是,虽然胡锦涛是中共党魁、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但是,中共内政外交的重大问题,都由凌驾于胡锦涛之上的“太上皇”江泽民说了算。我的申诉问题,涉及江关于法轮功的决策。江不表态,胡锦涛等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后两任中纪委书记吴官正、贺国强,中纪委监察部领导,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全都不敢表态。

江泽民关于党员领导干部必须严格遵纪守法的讲话很多。比如,1990年,江指出:“我们党领导人民制定了宪法和法律,也要领导人民遵守宪法和法律。”1992年,江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说:“各级党委、政府都要模范地执行宪法和法律,防止和纠正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干扰执法的现象。”1997年,江在十五大报告中说:“领导干部首先是高级干部要以身作则,模范地遵纪守法”。2002年,江在十六大报告中说:“党员和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要成为遵守宪法和法律的模范。”

但是,江泽民不相信他讲过的话;胡锦涛等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不相信江讲过的话;前后两任中纪委书记吴官正、贺国强,不相信江讲过的话;他们以下的各级官员,都不相信江讲过的话。

我在中纪委工作时,多次参加中纪委全会,多次听江泽民作报告。江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由于江这根“上梁”不正,江以下的各级官员必然歪倒下来。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州尼克松图书馆前的演讲中,总结美国跟中共打交道41年的经验,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对中共,我的说法是:‘我们必须不信任,而且要核实。’”

从2004年2月中旬开始申诉,到2008年7月被抓进看守所,我一直在对照江说过的话,对照中共制定的法律法规,“核实”江以及中共最高层官员是否相信江讲过的话,是否按中共制定的法律法规办事。“核实”的结果是:他们全都在撒谎。

更邪恶的还有两条:

第一,我是在被非法剥夺工作权的情况下申诉的,依法解决了我的申诉问题,也就依法解决了我的工作问题,但是,江泽民对待我的申诉问题的态度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是流氓我怕谁。

回想当年,无论刮风下雨,还是酷暑寒冬,我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各个邮局之间的情形,心中仍有说不出的苍凉。北京是一个有1000多万常住人口的特大城市,而我却像穿行在荒凉的沙漠上一样。在这漫长的4年零5个月的申诉路上,我感受最深的是,中共的脸皮是全世界最厚的,千刀万刀砍下去,仍然砍不出血来;中共的心是全世界最黑的,比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的夜还要黑。

第二,2009年,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和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竟然将我依法寄给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的申诉信,全部认定为我的“犯罪证据”。

这段经历给我的另一个非常深刻感受是,中共是全世界最极端的政党,不是极右,就是极左。所谓极右,就是,无论你写了多少封申诉信,多长时间的申诉信,我全都不理睬;所谓极左,就是把你抓起来,关起来,将你的申诉信全部“认定”为你的犯罪证据,判你的刑,把你关进深牢大狱。对中共来说,法律法规是什么?是升官、发财、整人、骗人的工具,除此之外,就是一堆废纸。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被中共非法关进监狱5年。期间,我是“囚徒”,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是中共最有权势的9个人之一。就我的申诉问题,我一次又一次地检举、控告贺国强,一次又一次地向贺国强索赔1000万元人民币。出乎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官、检察官、法官、狱警意料之外的是,中共的公、检、法、司,从下到上,没有一位官员敢对此说一个“不”字。

我写的每一封检举信、控告信、上诉状,都是我一次又一次拿事实与法律法规,跟中共“核实”到底谁正谁邪的问题。结果却是,中共的公、检、法、司官员,从下到上,没有一位官员说我“诬陷”、“敲诈勒索”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

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王友群谁正谁邪?了解上述事实真相的人,不需要高深的理论和复杂的逻辑思维,只需要最基本的良知与常识,就可分辨的一清二楚。

中共表面上是个庞然大物,实际上早已千疮百孔。中共最怕的是“核实”、是“较真”。只要用心去“核实”、不屈不挠去“较真”,中共“假、恶、斗”的真面目便暴露无遗。

中共迫害法轮功21年,就是其“假、恶、斗”的真面目大曝光的21年。当这一真相大白于天下时,就是中共最后灭亡时。

迫害法轮功的恶首必将被审判

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个天理在人间的体现之一,就是法律的正义大审判

中共最高层官员早就知道迫害法轮功是错的,但是,他们仍坚持迫害,这是错上加错,罪上加罪。

如今,从中国大陆到海外,越来越多国家的政府和人民,看清了中共“假、恶、斗”的真面目。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已经吹响消灭中共的结集号。中共最后灭亡及对其恶首进行大审判的日子就要到了。

中共最高层官员是选择与恶首决裂,还是选择陪恶首上审判台,只能由他们自己决定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