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古文明失落 中共渗透 秘鲁疫情引人深思(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3日讯】秘鲁是第一个向中国开放国门的拉美国家。从19世纪上半叶开始,中国就开始和秘鲁交往。

1849年,第一批华工从澳门到达秘鲁。目前,秘鲁有200多万人有华裔血统,大约占总人口的10%,是华裔人口比例最高的南美国家。

在秘鲁各大城市,中国餐馆chifa遍布大街小巷。秘鲁人也亲切地称呼中国人:“老乡”。

华裔后代已经不会讲中文,很多人也没有去过中国,完全融入了秘鲁社会。

秘鲁史上有两位华裔总理:许会荷西·张,荷西·张还曾担任圣马丁大学校长和教育部长。

1999年担任秘鲁总理的许会,1996年到1999年,江泽民掌权期间,曾多次访问中国。

秘鲁总统藤森出逃后,许会等藤森政府的支持者面临反对党的弹劾。2001年9月起,许会多次被判刑。其中,2005、2006年,被最高法院以非法敛财、隐瞒财产罪等罪名判刑8年。

第一位秘鲁华裔卫生部长 杨莫塔,将外科手术中的中医针灸麻醉技术引入秘鲁。

可惜的是,近几十年来,中共对海外的政治和文化渗透,让渴望中国繁荣富强的海外华人,难以了解中共摧毁中华传统文化的本质。

杨莫塔退休后,在读《习近平著作》。他还高调称赞中共的“一带一路”。

秘鲁前卫生部长 杨莫塔:“我认为一带一路是人类最伟大的事件,非常重要。因为这是文化交流,是对话、共赢。”

2016年,秘鲁政府对中国公民实行有条件免签,只要持有美国或申根签证,就可以到秘鲁旅游。

但这并没有让秘鲁人真正了解中国,却反而让人把中共所宣传吹嘘的信以为真。

三任秘鲁总统的经历,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秘鲁政要与中共的关系。

《儒学与全球化》,是秘鲁前总统 阿兰·加西亚·佩雷斯写的一本书。书中为中共唱赞歌。

中国驻秘鲁大使 贾桂德:“他在扉页上,他讲世界的两大变化,这两大变化是什么呢,一是全球化,二是中国的改革开放。”

加西亚是秘鲁人民党主席,1985到1990年、2006到2011年间,两次担任总统。

他后来卷入拉丁美洲最大的贪污丑闻,被指收受巴西建筑公司奥德布雷赫特的贿赂,以获准在秘鲁首都利马建造地铁,秘鲁当局对他展开调查。

2019年4月18日,警察到他家里实施逮捕。加西亚掏出手枪,自杀身亡。

另一位总统库琴斯基 也是两次任期。

2016年9月,再次当选总统两个月后,他首次出访是去中国,打破了当选总统首访欧美的惯例。

在访华期间面,对记者的提问,库琴斯基说了这样一句话。

中国驻秘鲁大使 贾桂德:“他说我们应该看清世界发展的大势,中国的发展代表着世界的未来。”

不过,库琴斯基反对北京提议建设的横跨巴西、秘鲁,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两洋铁路”,认为造价太高,而且破坏环境。

2015年,时任秘鲁总统奥良塔.乌马拉同意和中共进行“两洋铁路”的可行性研究,铁路起点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终点是秘鲁的巴约瓦尔港,全长达5千多公里,初步预算高达600亿美元。

2018年,库琴斯基被控涉及巴西建商奥德布雷赫特贪污案,遭国会弹劾,最后因反对党十名议员弃权,逃过一劫。

2018年3月,库琴斯基宣布辞职。

继任总统马丁·比斯卡拉,就任后接见的第一位外国大使,就是中共驻秘鲁大使贾桂德。

中共驻秘鲁大使贾桂德:“(比斯卡拉说)要搭上中国快速发展的这个列车。”

比斯卡拉还手拿作者签名的习近平著作,和贾桂德合影。

上一集我们提到,今年4月30日,比斯卡拉与习近平通话,感谢中方帮助,表示赞同共建“一带一路”,与中共构建“命运共同体”之后,秘鲁疫情陡然上升。

在文化方面,中共在秘鲁开设了四个孔子学院。

2008年11月19日,时任中共主席胡锦涛访问秘鲁,与秘鲁总统加西亚,出席天主教大学等三所秘鲁大学孔子学院授牌仪式。

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2007年4月24日,李长春视察北京国家汉办总部时,直言不讳地说:孔子学院“是我国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8月13日,美国宣布“孔子学院”为中共政权所属的“外国使团”,越来越多的大学停止了孔子学院项目。

面对持续严重的疫情,秘鲁政府是否应该冷静思考一下,改变与中共的关系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