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判死的中共副省长被打5枪 死前对话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4日讯】中共原江西副省长胡长清因受贿罪,成为中共史上首个被枪决的高级官员。港媒披露,胡被判死的真正原因,是他表达对中共体制的绝望,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批示对胡判死刑。近日,网络曝出胡在刑场被打5枪才毙命,以及他死前的对话。

胡长清事件要追溯到20年前,2000年初春,中共原江西省委常委、副省长胡长清因犯受贿罪,被中共江西省南昌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2000年3月8日,在南昌被处决。

据陆媒报导,胡长清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县一个贫苦农民家里。1976年3月进入中共部队,1979年转业,1987年调到北京。先后在中国保险公司,国家税务总局和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工作,官至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副局长。

1995年8月,胡长清由北京空降江西,任省政府省长助理,1998年升任江西省副省长。1999年8月上旬,胡长清经过半年多活动调回北京任职,胡提出,将自己在江西省政府分管的最后一项工作做好,再回北京。

于是,胡长清代表江西省政府率团赴昆明参加“昆明世博会”江西馆开馆仪式,其间,胡长清秘密地飞往广州,操办自己情妇的工作调动。上演了神秘“失踪”的一幕,让江西省主要领导层乱了方寸,慌乱中电话报告了北京。

广东警方受命协助江西省公安厅在广州中国大酒店1430号房间,找到睡梦中的胡长清时,发现他开房间住店和乘飞机,使用的都是假身份证,随即报告了中共中央,后来,胡长清被中纪委人员带回北京问话。

胡长清向中共有关部门承认了行贿、受贿、包养情妇的事实。1999年9月29日,中纪委对胡长清宣布“双规”后,胡长清认罪悔过,幻想从轻发落,但最终未能逃过死刑。

胡长清:官场上人人是鬼,没有干净的

据港媒披露,胡长清被判死刑的真正原因,是他在一次与其子的通话中,表达出对中共体制的绝望,而这段私人电话被中共国安特务窃听到,录音材料很快送到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的手里。

胡长清在电话里对儿子说:“在中国,官场上人人是鬼,但人人都不承认是鬼,都去吹牛逼。只要是县处级以上官员,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因为干净的人也进不了官场 ,正是大都是鬼,所以在中国做官比外国难。”

胡长清这段录音,后来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播放,所有成员听完之后,江泽民立即下令对胡长清立案审查。最后,江泽民更是亲笔批示,将胡长清判处死刑。

据中共官媒报导,胡长清贿赂案涉案金额为:索贿、受贿544万多元(人民币),行 贿8万元,还有161万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1999年7月底以前,中共纪检部门没有掌握胡长清一点违法乱纪的证据,也没有收到一条针对胡长清的检举信息,说明胡长清在贪腐问题上做得相当隐蔽。

2000年2月13日至14日,中共南昌市中级法院开庭,公开审理胡长清经济案,2月15日下午,该院一审判决胡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追缴非法所得。

胡长清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3月1日中共江西省高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请北京最高法院复核。最高法院复核后,于3月7日下达死刑执行命令。

2000年3月8日上午8时46分,胡长清在南昌市北郊瀛上刑场被执行枪决。终年51岁。

胡长清在电话里对儿子说,官场上人人是鬼,没有干净的。图为胡长清被庭审画面。(视频截图)

胡长清多次跪地求饶,无济于事

据陆媒报导,胡长清在庭审阶段,态度十分谦恭。每次发言之前或发言之后,都会说上一句“谢谢审判长”,“谢谢公诉人”或“谢谢律师”。一种求生的欲望,使他逢人便跪地求饶 。

他哀求办案和庭审官员“放我一马!”“我是书法家,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留在这里(江西省看守所)免费给你们写字,天天写,每天给你们写一幅。”

2000年3月5日,中共央视记者王志到江西省看守所采访胡长清时,胡除了认罪悔罪外 ,同时再三恳求记者向中央领导转达他的渴求 :“救救我这个大罪人,给我判个死缓,给我一个改造的机会。”

3月6日,胡长清得到法院许可,在看守所与其妻及一双儿女会见。胡说:对不起妻子儿女,对不起老家95岁高龄的老母和厚道朴实的岳父母,我在南昌有个女朋友……

其妻说:“这我不怪你,你一人长期在外生活和工作,也不容易。我没有把你照顾好……”一个小时的会见结束了,一家人四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全都哭成了泪人。

3月8日上午8时05分,在江西省看守所,胡长清被提出监号。在一间普通会议室里 ,审判长向他宣读了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裁定书。他从座椅上站起来,走到书记员跟前,在送达书上签下了名字,也没有忘记写下对终审判决不服的意见。

胡长清被枪决前一刻仍在求生

审判长问胡长清有什么要说的,他说自己走了一条坦白从宽的道路……主动地交待犯罪事实,其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这应该有体现,刑法有关条款的解释,也会酌定从轻的情节,可是,到他那里没有得到体现。

胡长清在不得不接受这死亡现实的同时,仍心有不甘地问审判长:“我还写了一个给中央领导的信和我的申诉寄给最高法院院长,今天应该收到了,不知作何处理了。”

早上8时30分,胡长清被法警五花大绑押上了刑车,开赴刑场。在刑车上,胡长清对法警说:“我过去没有分管政法,不知道会这样判我,本来我可以不判死刑的。”

胡长清表示,褚时健和周北方贪腐数额、犯罪事件都比他严重,都没有判死刑。他说,他可以载入史册了,到现在为止,他是中共建政以来被判死刑的最高级干部。

8点43分,刑车到达南昌市北郊的瀛上南昌市中级法院刑场,两名法警将胡长清押下刑车。到了一个依然长满杂草的小土包前,胡长清也许已经意识到这里是他的归宿了。

8时46分,一声枪响,胡长清面扑小土包倒下,身体在剧烈地扭动,由于他的心脏偏离正常位置,第一枪没有打中要害。法警又补了一枪。但他躯体仍然在草地上翻滚。第三枪,第四枪……最后一枪。13分钟后,胡长清没有动静了。

有分析人士说,胡长清东窗事发正值1999年7.20江泽民下令镇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之际。江此举遭到了全国上亿修炼者及其亲属的反对和抵制,也遭到了来自中共内部高层的非议。在这个时候江西省出现胡长清腐败案。

江泽民为了转移全国人民的视线,以言代法,下令处死胡长清,杀鸡儆猴,以儆效尤。众所周知,江是踩着89六四学生的鲜血爬上中共的权力顶峰,杀个跪地求饶的贪官,易如反掌。也进一步暴露了其毫无人性的凶残无比本质。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