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以进入中共政协为饵 诱余文生律师举报他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5日讯】日前,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再次获准与代理律师会面。他披露在被捕后遭酷刑逼供、官派律师欺骗,并遭警察以家人安全相威胁,迫他承认反党等罪名。当局还以“进入政协”为饵,诱其举报其他维权律师。

9月3日,已被中共当局羁押近1000天的余文生律师,再次与代理律师蔺其磊和卢思位会面。他向律师申诉,警察以其妻儿的安全相威胁并遭酷刑逼供。

余文生说,在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期间,他被长时间饿饭,并且两名官派律师配合当局不断对他进行欺骗,种种手段的最终目的都是要强迫他认罪。

当局还以进入中共政协为饵,诱导余文生举报其他维权律师。

由于余文生被捕前是“中国人权律师团”的联络人,警方建议他参照中共统战的国民党前高官沈醉为模板,以回忆录的形式披露“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内幕,举报其他人权律师,并许诺完稿后应该可以进入政协,遭到他严辞拒绝。

蔺其磊律师向自由亚洲透露,一审判决称余文生“认罪”,实际上他是“被迫认罪”,他遭受严重的酷刑右手不能写字,当时那两个所谓的官派律师对他说,只要认罪判缓刑。

余文生被抓过了第二天、第三天,有7个警察围着他说,你不为孩子考虑吗?你孩子会出交通事故,你老婆也会被抓的……他在被抓进去之前,虽然对酷刑折磨有一点心理准备,但利用他家人威胁他,就让他崩溃了。

余文生被抓后一直遭秘密关押,直至8月14日,辩护律师首次在看守所会见到他。(VOA图片)

蔺其磊律师说,但是余文生“认罪认罚”以后还重判4年,所以他感觉受欺骗了。

蔺律师表示:余文生对中共和司法机关提出批评,是为了促进中国法治建设,警察却以各种方式逼他承认“反党”及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这是典型的政治迫害。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履行中共制定的宪法、法律,他被抓就是政治迫害。

卢思位律师说,余文生坚定表示上诉,并认同支持代理律师的二审辩护策略。由于整个案件中,法律形同虚设,他对推翻一审判决不乐观,因此不敢预期案件结果。

他表示:我们要申请开庭审理,申请警察出庭,申请鉴定人出庭,也要申请调取证据,排除非法证据。其实能不能开庭审也是一个未知数。

卢律师说,余文生律师是支持他们的辩护策略的,而且余文生认为这事还没完,即使获释出来还是要申诉。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2019年10月31日手持丈夫的照片在徐州中级法院外,要求与负责她丈夫案件的法官见面。(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敦促中共在二审中公开审理余文生案,并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向中共施压。她说:余文生还在努力和坚持,现在他的处境很艰难,请求国际社会帮助,这不只是对余文生个案的帮助,也是民主与专制的较量。

现年52岁的余文生是北京知名人权律师,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他曾为多名被捕律师辩护,2018年被注销律师证,同年1月因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倡议修宪改革被捕。

余文生被捕后,徐州市当局已聘请律师为由,拒绝家属为他请律师。6月,余文生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秘密判4年刑期,剥夺政治权利3年。他已经提出上诉。

8月14日,余文生首次得以与自聘的律师卢思位会见,他因酷刑导致右手不能写字,并伴有严重颤抖等健康问题首次被曝光。

余文生在狱中曾获颁“法德人权法治奖”。德国和法国政府也高度关切此案,两国外交部多次施压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