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道之人竟是不起眼的杂役

归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有个叫桓闿的人,拜华阳陶先生为师,每天只是做一些杂役的活,一干就是十几年。他性格十分沉静谨慎。

有一天,有两个青童骑着白鹤从天而降,落到了陶先生的院子中。陶先生赶紧到门口迎接,但是骑鹤青童却说:“太上老君命我们来见的是桓先生。”陶先生一时说不出话来,心里暗想自己的门人中也没有一个姓桓的呀,最后才知道原来是在他家干杂活的桓闿。于是就问他是修的什么道达到了这个程度。

桓君说:“我修道已经好多年了,我亲自到天界朝见太帝也有九年了,所以神仙今天才会来召我升天。”陶先生一听,马上要向桓君拜师,桓君赶快拒绝,说自己担当不起。

桓君穿上天仙的衣服,骑着一只白鹤升了天。

神看问题和人看问题是不同的,人把人间的地位和财富看得很重。神则恰恰相反,越是不起眼的人,比如庙里烧火做饭的小和尚,反而会早开悟开功,因为他吃的苦多,还业就快。而那些在人间地位高财富多的人,得道才是最难的。

(转自正见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