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捷克议长访台 内蒙学生护母语 中共内外受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8日讯】(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这个星期的两个热点都是北京头疼的事情,一个是国外捷克的新议长带领了90人的政府代表团浩浩荡荡地访问台湾;国内是由于中共在内蒙取消蒙语教育,引起了强烈抗议。其实这两件事情都不应该是现在这种情况,蒙语教育的冲突是属于北京无中生有;捷克议长访台,其实只要低调处理也是很容易过去的,现在都闹的骑虎难下。中共为什么要给自己制造出无穷的难题呢?我们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分析一下。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捷克议长访台的事情,因为这两件事情都过去有几天了,大家都有相应的讨论,所以我们今天就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一看中共为什么要这样子来处理这两件事情。捷克议长访台,这个计划是因为前议长就做了这个计划,前议长因此被中共施压威胁意外过世了,新议长在这种情况下,他坚持访台。北京有什么举动去阻止新议长吗?

横河:北京的行动一般都在暗处,除非当事人自己揭露曝光。对新议长和原来去世的议长,它的威胁其实是一脉相承的,所以我们需要把它联系起来看。对新议长维特齐,对他的压力,主要是维特齐本人对捷克一个媒体《反映》说的,他说北京的行为超出了干涉捷克内政的范围。中共一再试图阻止柯佳洛和他本人访问台湾,柯佳洛就是原来的议长,但是他具体没有指什么,他说了是中共阻止他访问台湾。

前议长柯佳洛当时计划访问台湾的时候,就在他准备计划要去访问之前突然就去世了,后来是柯佳洛的夫人在他去世那一天的文件包里面发现了一封中共驻捷克大使给他的信件,证明了中共对他施加了压力。

这个信里面列出了9点抗议柯佳洛的访台计划,它一条一条的说,里面有哪些内容呢?一个是威胁捷克的那些公司不要派代表团跟着议长去台湾,它的威胁就是,那些捷克公司如果在中国有经济利益的话,他就必须为柯佳洛议长访台付出代价,说议长对台湾的访问不会对任何人有好处,而且它希望捷克方面遵守“一中政策”,取消访问,以防破坏中捷关系。它甚至谈到,如果柯佳洛带团访问台湾以后,所有代表团的成员以后就不要再想访问大陆了,不会受到中国人民的欢迎。它还是用中国人民做绑架。这个信里面甚至就以柯佳洛家人的安危做威胁。

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共对捷克议长访问台湾这个事件的威胁,包括在政治方面、在经济方面、两国关系方面,一直到个人的人身安全方面,都进行了威胁。所以北京是下了很大的力气想阻止这件事情,但是没有成功。

主持人:这里面大家有点奇怪,其实捷克是欧洲一个非常小的国家,台湾大家也都知道,台湾其实是北京特别敏感的一个区域。在其他欧洲国家都在台湾问题上三缄其口的情况下,捷克为什么会有勇气顶着北京的高压力挺台湾呢?

横河:我想捷克之所以是在欧洲国家当中带头,很重要的原因跟捷克的历史,当然跟现实都有关系。我们先看一下历史上,很多人其实不是很清楚捷克在欧洲是比较早进入工业化的国家,在后来的东西方阵营当中,它在苏联阵营里面是最接近西方国家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在20年代初,捷克就设计出了当时几乎是最先新的、质量最好的轻机枪;30年代的时候,采购最多的是中国,中国人往往不知道这一点,抗战时期中国军队的重要装备机枪就是捷克造的。

捷克的制造业、科技,甚至医疗都相当发达,我们知道血型有ABO血型系统,这个ABO血型系统是1907年有一个捷克医生发现的,当然后来大家知道的是1910年前后另外一个医生,因为当时捷克可能没这么有名气,但它的医学是很发达,只是这个捷克医生的发现没有那么广为人知,但是确实他是独立发现,而且比别人早。

在整个斯拉夫语系的国家里面,捷克的人均产值是最高的,也就是生活水平是最高的。再一个,他曾经有过被大国出卖的历史。我们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最早的标志性事件就是德国入侵捷克,然后英国和德国就签订一个“慕尼黑协议”,那个协议就是张伯伦绥靖主义的代表。

然后他有反抗的传统。我们知道在前苏联社会主义阵营每十年内部就会有一次里程碑式的反抗,50年代的时候是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到了1968年的时候,就是“布拉格之春”,那就是捷克人反抗共产主义苏联的行动;到了80年的时候,就是波兰团结工会,这个团结工会就一直延续到80年代末,最终导致了80年代末到90年初苏联和东欧阵营的解体,解体的过程当中,捷克的和平转型就是最著名的“天鹅绒革命”。这从历史上看。

从现实上看,由于他曾经被出卖,被外来统治的惨痛的教训,捷克人对共产主义是深恶痛绝。另一方面,和大多数的国家包括欧洲、美洲、非洲,大多数国家一样,就是在中共崛起向全世界扩张的过程当中,捷克也难以幸免,所以捷克一度成为中共政治、经济和各方面的势力渗透欧洲的一个桥头堡和重灾区。

尤其是在一带一路计划实施的过程当中,大家知道以华信为代表的中资,在捷克大肆收购,据说建立一个庞大的帝国,在捷克他能够影响到的资产达四百亿美元。现任总统泽曼他是非常亲中共的,当时他甚至聘请了华信的叶简明担任他的首席经济顾问。因为中共的政治特别难预料的,结果中共的现当局要收拾叶简明,正好那时候华信在欧洲的经济方面遇到困境,这就使得卷入过深的亲中共的总统泽曼受到了打击。

后来中共又用另一个系统,是中信系统的一个分支,去收购了华信当时在捷克的资产。在亲中共的泽曼受到打击以后,亲台湾反中共的力量士气和势力就大增,所以他们在议会选举当中就取得了很大成功。

我们可以看到捷克议长率团访台,它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在这之前,还有布拉格市的市长和市议会取消和北京的姊妹城市的关系,转向和台北建立友好城市,这个现在已经实现了。

这套呢,我觉得从根本上是中共国内那一套东西,原封不动的搬到国际上受挫的一个典型案例,比如说腐败的官场,以及官场支持的经济,还有政治的不稳定、权力和派系的斗争,在捷克都能够体现出来。捷克既然当时卷得非常深,后来受到影响也就更大一些,加上历史的原因,所以捷克这次变成欧洲第一个站出来,用这种方式来力挺台湾。

主持人:那么中国的外交部为捷克访问台湾非常生气,它指责美国在背后挑拨离间。那这件事情跟美国有关系吗?

横河:我想首先就是中共要求世界各个国家对待台湾的方式,它不是国际社会应该有的正常的国际关系。这是中共所特有的,以前凡是有东西南北分成两半的,它都是国际上双重承认的,大家都承认的,在联合国各有它的位置,南朝鲜、北朝鲜,东德、西德,都是这样的。只有中共是独霸,非要大家排斥和孤立台湾。这种关系是不正常的。

那么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当来自北京的压力减轻,就是说北京自身遇到很多困境的时候,这个压力可能会减轻,或者是国际的正常力量壮大了;当然了,也可能是两者兼有。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要求各国对待台湾这个方式是难以为继的。

至于说跟美国有没有关系?如果和美国有直接的关系,那么为什么美国的其它欧洲盟国没有这样做?即使是按照中共自己的逻辑,美国也只是外因,也只能通过内因起作用。这里的所谓内因,就是中共自己的所作所为,和中共和捷克之间的不平等的关系。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的话,它确实也和美国有关,只不过不是中共所说的那种有关,而是美国自己启动了针对中共的一个反击战。除了自己反击以外呢,他还牵头鼓励全世界的民主国家,或者说鼓励全世界的正常国家,采用同样的行动来反击中共的侵略行为。这对于世界上不满意中共的国家、组织和个人都是鼓舞。

当哪一个国家由于它这个国家的比较特殊的情况愿意率先采取行动的时候,它这时候就不会再感到是孤立和无助的,就在以前哪个国家想这样做的话是很困难的,但是现在就不再这么困难了。因为国际上新的大环境是有利于它们的。如果说和美国有关的话,我觉得这是主要的。

当然还有一方面是台湾自己的表现。台湾被中共打压,实际上这几年不是说越来越轻,是越来越严重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它却能够创造出民主自由和繁荣的奇迹。尤其在这次疫情当中,就是在中共联手世界卫生组织排斥台湾的情况下,台湾有全世界最亮丽的表现,不仅自己表现好,还给很多国家以帮助。所以说这是几方面的条件所决定的,不是一个单一因素。

主持人:那么我们的问题是这样,你看中共它几番施压都不能使捷克外长取消行程,它其实就应该知道这是一块不太好啃的骨头。那么捷克外长访台,它如果低调处理还会减少点关注,毕竟北京最在乎的就是国内的人怎么看,那国内人就不会大面积了解嘛。那我们看到王毅和华春莹偏偏要高调的抗议威胁,现在就是闹得满城风雨,不光捷克自己不肯低头,连欧盟国家都站出来说话,就是弄得了大家都知道了。那您怎么分析他们这种行为呢?

横河:你说大家都知道的话,如果它这个高调抗议有一部分做给国内人看的话呢,其实你还看不出来它这个高调抗议失败了,因为国内它不会报导,它报导王毅访问欧洲是非常成功的。所以说国内人不会大面积的了解真相,是因为中共网络封锁。

当然我们看到最近一段时间中共对美国有放软的迹象,或者说表面上或暂时放弃它的战狼外交。但是第一,它没有完全放弃。第二,它不是对所有的国家都是这样的,它对大部分的国家,尤其是那些制衡中共手段比较少的国家,你像欧盟还有澳洲等等,中共还是以战狼外交为主。

中共它外交培养就是战狼,即使它的外交政策调整了,我们假设回到韬光养晦,它也很难找到正常的有外交风度的外交官。何况中共迄今为止它并没有改变这种进攻型的外交。

第三个就是中共的党文化系统,外交系统就是党文化训练出来的,而这个党文化系统就是斗争哲学。所以外交官,你可以看到当年毛泽东时期的陈毅曾经当过外交部长,就是这种战狼外交,没有变过。当然,可能邓小平在韬光养晦的时候稍微好一点,但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当然现在就更严重了。

这个也不仅仅是中共这一方面的问题,各国的绥靖政策其实也起了作用。因为对中共来说,以往的经验使它们认为这种赤裸裸的威胁是有效的。为什么北京认为这个赤裸裸的威胁有效呢?我们前不久讨论过一个威斯康辛的例子,就是威斯康辛州的参议院议长罗斯曝光了中共写信给他,还起草给他写好了议案,要他在参议院提出一个议案来说中共怎么样怎么样好,在疫情当中表现怎么好,要求他表扬中共。

另外还有一些威胁的,比如说以前也有一些议员、官员,或者甚至是剧院曝光了中共对他们的威胁,就是说不要给法轮功褒奖啊,还有就是不要演出神韵啊,就是这种方面的威胁很多。但是相对来说曝光出来的数量还是不多的,只有中共最清楚它们发出了多少这样的威胁,而曝光的比例是多少。这个曝光的比例和它们发出的威胁肯定是非常低的,所以它们认为在大部分的情况它们没有遇到障碍,遇到障碍的只是极少数。这和我们看的角度是不一样的。

当然外面的人、其它的国家或者一般的舆论认为王毅赤裸裸威胁捷克要付出沉重代价这个说法是犯了众怒了,但是王毅在说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他不认为是犯了众怒,因为中共外交部其实是习惯于用这类词汇的,只是说很可能大多数是用在私下的威胁。更可能的是原来用了这样的词,西方国家装聋作哑,只是说现在国际社会、国际大环境已经改变了,就至少西方国家不能对中共的这种胡作非为再装聋作哑了。

最后一点,我认为中共官员包括它的这些外交官员,他只对上负责,他不在乎实际效果,也不在乎任何副作用。那些违反外交规矩的,没有外交风度的战狼作风,他只要符合中共的要求,中共最高领导层的要求,他就只会升迁,不会被惩罚,这个以前外交部升迁过程当中我们就看到了,越战狼的越容易升迁。所以说中共的这些行为,就是这些外交官的行为其实反映的是中共的行为。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这一次因为王毅他说了狠话,结果让原本很沉默的欧盟国家也开始出来支持捷克了。那您觉得这件事情会如何影响今后的国际形势呢?

横河:我想至少王毅这次欧洲之行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他的目标是拉拢欧盟国家来联合对付美国;结果他对欧盟成员捷克发出了威胁。这样的话,对欧盟的主要国家,法国、德国来说,就是不管他们私下怎么表态,在公开场合他只有一条路,就是支持捷克反对中共的霸凌。所以捷克参议院议长成功访台以后会给很多国家以鼓励。

当然我们不知道下一个突破口会在什么地方,是在卫生健康领域、还是在贸易、还是在其它领域,也不知道哪个国家会很快的跟进,但是这个趋势是明显的,就在这两年当中我们已经明显看到这个趋势变化。这实际上是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当倒下第一块以后,后面的想不倒都很困难了。

那我们已经看到,9月4日在台湾将会有一个叫作供应链重组论坛,这个论坛美国、台湾、日本、欧洲都会参加,包括正在台湾访问的捷克议长维特齐他也会出席。这是一个供应链重组的论坛。这个论坛其实也很重要,这个论坛最终讨论的是全球的供应链怎么样摆脱对中共的依赖。

台湾在这个重组的过程当中会起到关键的作用,因为台湾一个是高科技方面,再一个就是说他的管理方面。就是说在很多其他的国家,就是将成为新的供应链国家当中,这个管理是一个薄弱环节,就跟中共早期改革开放一样,所以说台湾的管理经验会起很好的作用。我认为这将是一个抗疫当中台湾奇迹的工业和高科技版。当然从长期来看的话,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进去。

主持人:好,那么我们下面再来谈一谈中国国内的热点事件。因为中共突然宣布在内蒙禁止蒙语教育,就兴起了蒙族人的强烈反抗。这件事情可以说完全是当局自找的。那您看现在北京面临着非常多的问题,光在国内就有疫情和洪水,对国外主要是对美国的这种态势越来越紧张,那它们现在又去惹了蒙古族人,那它们是觉得现在事还不够多吗?

横河:我想首先,中共折腾就是它的本性,我们什么时候也没有看见中共停止折腾,最明显的就是三年大跃进失败以后,饥荒死了几千万人,按说应该不折腾了;1959年,就大批饿死人的当年,还发动了一个反右倾的运动,整彭德怀,就是说中共从来不停止折腾。而现在这件事情,就是在内蒙推动的这个小学一年级开始汉语教育,特别是在三门主要的政治、语文、历史这些课当中推行这个,其实也是一种政治运动。

因为中共从诞生开始就是和这个世界背道而驰的,所以它走出的每一步都会遇到阻力,它走出的每一步都是它的斗争,这就是它的斗争哲学的来源。对中共来说的话,没有什么时机的问题,它要是不折腾、不采取进攻的话,每一步它都可能失败。

再一个就是中共越是危机的时候,它越需要对内镇压,对外扩张,一方面是转移视线,另外一方面是煽动民族主义,而且中共历来都是以攻为守的。所以我们看到就是在美中贸易冲突开始以后,就是光是这个,和之前稍微有一点点联系的,中共就加强了在新疆的镇压;在香港折腾出了一个送中条例,引发了反送中抗议,现在又弄出一个港版国安法,直接就把一国两制给废除了;在南海加强了造岛和岛屿的军事化;和印度发生边境冲突;还在疫情问题上甩锅,利用疫情达到它的全球战略目标,还要制裁要求调查的澳洲。

就是它完全是对内不停的折腾,对外四面出击,这个实际上是由中共的本质决定的,它不这样做才是奇怪的,它不存在一个什么机会或者条件才这样做,任何时候对它来说,外部环境对它都是不利的,就是任何情况对它来说都是一样的。

主持人:这个事情我可能还要请您再详细解释一下,比如说对外制造事端转移矛盾,这个可以理解,之前我们也分析过,因为这是中共一贯处理危机的手法。但是您比如说要煽动民族主义,那这个时候不就应该讲民族团结,它才能够煽动出来民族主义吗?

横河:它所煽动的民族主义,实际上和少数民族没有特别大的关系,它认为要煽动的民族主义主要是内地的汉人。另外一个,实际上对汉人它也是区别对待的,这个和民族团结没有关系。它对内是要煽动起一部分人,或者对它来说是大部分人的这种同仇敌忾,这个民族主义就够了。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中共在割据时期,就是红军时期,不是被国民党围剿了吗?在围剿的时候,按说起来的话,它应该内部团结才好,但是它并不团结。它是越围剿,它里面杀得越厉害,杀AB团、大量屠杀红军自己内部的人,都是在外部压力非常大的情况下。

所以对中共来说,一样的,就是它的内部斗争、内部的杀人,无论是杀它党内的人也好,杀它自己的官员也好,延安整风也好,还是现在在国内镇压不同的宗教信仰,和不同的民族,对于它来说都是一样的,它的斗争哲学不仅仅是对外,它的斗争哲学对内也是永远不停的。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中国当然他是个多民族国家,我们知道有几大民族,蒙族、藏族、回族、维吾尔族这几个是比较大的民族,在这些民族中,蒙族其实是最温顺听话的。大家现在都谈到说文化大革命时期有“内人党”这个冤案,当时牵扯了这么多人,蒙古人也没有有什么抗议行为。那为什么中共会觉得说蒙语教育会是一个威胁,而要去取消它呢?

横河:这个要从语言和政治的关系谈起,你刚才讲的是几大民族当中,回族其实不算,因为回族是汉化了的穆斯林,就是他的语言、文字都同化了。你看几大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是最小的,他的情况不太一样。比较类似的是蒙古族、藏族和维族,它都是边疆地区,而且土地广阔,有完全独立的语言、文化和宗教。

这几条相对来说,内蒙是比较薄弱的。就是说他的宗教信仰,虽然他是喇嘛教,是藏传佛教,但是他和藏族就已经弱了很多。再一个,人口比例,蒙古人在内蒙只占17%,汉人占到79%,而且蒙古人相当一部分已经汉化了,单纯只能说蒙古语的本来就不多,能说蒙语的还有不少能够说流利的汉语。那么对于中共来说的话,也许它认为这是比较容易突破的。

至于说中共为什么觉得蒙语教育是一个威胁?我倒不觉得蒙语对中共形成威胁,中共也不见得会觉得蒙语对它形成威胁。而是说中共需要对蒙古人从小洗脑,其实不仅是蒙古人,对所有的人,它只是从这里突破而已。

这是一种奴化洗脑的教育,这实际上不是一个汉文化对其他文化的侵蚀,不是的。现在新的汉语,就是以简体字为代表的这个汉语,它是经过中共的党文化彻底改造过的,它已经不是一种自然语言了。使用简体汉字,在中国大陆使用这种语言,它很多词汇有特定的涵义。

你比较台湾使用的汉语,我们看到经过70年的分离以后,台湾的汉语才是真正的汉语,和大陆用的已经是完全不同的语言了。你可以看字都认识,而且你听话都知道这是同一个语言,但是就是不懂这个意思。特别台湾人对大陆的这个语言就不懂,就是因为它经过党文化改造。所以说要进行洗脑教育的话,这是最顺手的一个工具。

而蒙语它没有经过中共系统的改造,它就不带有,或者很少带有党文化的因素。同样的内容用大陆的汉语和蒙语来表达的话,它的潜在涵义完全不同,对中共来说,它就不能够容忍。藏语、维吾尔语,甚至中国南方的方言,你像广东的粤语,都有同样的问题。

所以说中共不仅在消灭蒙语,在这之前也致力于消灭南方的地方语系,包括粤语。2010年前后,在广东的学校强制推行普通话,禁止粤语,当时引起广东相当大的反弹,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说中共对蒙语的这个教育,这一次的进攻,实际上就是用中共的党文化来消灭其他民族的文化;而内地汉人的传统文化已经在这之前被中共消灭掉了,连语言都改造掉了。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我们就先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