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安华:中共将器官供体分为三等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0日讯】中共号召港人参加免费的全民健康检测,一周已有百万人被采样化验。流亡英国的新疆医生安华托帝认为,这是中共在作秀,目的不是为民服务,而是企图隐瞒通过控制大数据来记录器官供体的黑幕。

安华托帝接受《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中共的邪恶毫无底线,用洗脑教育控制大陆医生进行活摘器官的罪恶。他还透露中共将器官供体分为三等,第一等器官来自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其次是不吃猪肉不喝酒的清真器官,再者是普通人的器官。这些不同质量的器官有不同的标价,并有可能把活人送到国外做活摘手术。

中共全民体检 器官移植泛滥

香港全民健康检测至今九天,从接受检测的142万人采样中揪出19例确诊。耗费这么大力气来做检测,阳性比率低虽是好事,但很多人质疑是否值得。

安华托帝表示,至少香港还能查出19个病人出来。中共2016年开始在新疆做的全民体检,给维族人做“体检”,至今没有公布过谁有病。他认为中国人已经被中共骗惯了,还以为中共的体检是真的。“他们会真的会认为我们的共产党是这么的伟大,你看它给我们免费做体检。他就不想问一下,为什么它要给你做体检?在新疆,那么多人体检完,它说谁有病了吗?没有。”

那么体检是干什么用的呢?安华托帝说,在正常情况下,如果在某一个地区有一种不明原因的一种疾病在流行,那么有理由做一个全民体检,大家都来查查,看看流行病的情况,这种体检是针对所有当地居民的。但是,在新疆的体检只是针对维族人的。那么,有没有可能是有病只传给维族人而不传染给当地的其他民族?这不可能,因为人类都是一个物种。所以这种只针对维族人的体检令人生疑。

安华托帝说,在当前的这个情况下,中国大陆存在着泛滥的器官移植现象,可以随便地浪费一个器官,甚至可以为了做一个肝移植,用两个以上的肝来做备份。如果移植没有成功,它可以再换一个肝;如果成功了,另外两个备用的就报废了。中共是怎么做得到有充足的器官储备?唯一的解释就是在某一个大家不知道的一个地方,藏着很多很多的器官。

他解释,人体器官和普通的肉不一样,可以买回来冻在冰箱,10年以后吃都可以。这个器官,它的功能是没有办法长时间的维持。“所以它怎么办呢?它必须把这个器官留在人体内,等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那么,它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就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它是怎么做到的呢?这就是全民体检。香港的体检,还有什么它的那个大数据,直接的一个结果。”

洗脑控制灵魂 以保江山

他认为,中共要掌握整个大数据不全是为了器官移殖,它更大的阴谋是控制灵魂来保住江山。“就是它想控制所有的人的灵魂。因为它想它能控制你,通过你日常的举动,它能猜到你想干什么。那么慢慢的,科技再发达一点,那么它就可以控制你的灵魂。那么,共产党就会永远坐在台上。”

那么,中共怎么样控制人的灵魂呢?安华托帝说,中共整套洗脑教育是从娃娃抓起的,从小就控制人的思想。他举例说,“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这是我们天天要喊的。到了学校以后,在上课之前,要向毛泽东的画像敬礼的,要向它鞠躬的,有什么事要向它请示的。而这个对我来讲,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讲,这都是真的。”

到了70年代,中共号召人们要跟父母划清界线,“我们那时候,还是一个上学的孩子,要回家和父母划清界限,谁养你?我们想过这个问题没有?没有。它们对我们的灌输,就是爹亲娘亲不如共产党亲。就说共产党,要比你爸你妈还要亲。那么没有了你爸你妈,那么共产党会养你。”

他说,接受这种洗脑方式长大的这一代人,他是坚信不疑的。“那么我作为这个新中国的红小兵,我是不是应该跟小资产阶级划清界线呀!对不对?那么我回去就给我父母讲,我要跟你们划清界限,结果我爸爸就给了我一耳光。”

这次香港的全民检测,有些中资企业要求员工一定要参加,否则会丢了工作。

安华托帝说,中共想掩盖真实目的,会用一个假的号召,假戏真做。“真的它把这个假东西呢,一定要做得很像,让你真的认为他是在为你服务。而他的真正的目的呢,他是不会告诉你的。”

他认为,特首也去检测,建制派议员排队等等,都是戏的一部分。

“他就是利用了人性的弱点,我给你免费检查,让你很舒服的检查,然后你说,唉,没有什么呀,你到那去很舒服呀,检查检查完了。那他,他拿走了你的这个生物样本。这个你为什么不问一下呢?那它干嘛?它有什么权利要拿你的生物样本呢?”

这次参与香港的全民检测的华大基因公司,曾经因为在新疆给维吾尔人取DNA而被美国制裁。还曾经参与活摘器官,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人权组织点名批评。

安华托帝认为,不管这家公司的技术是否精良,关键是它是不是对它的主子忠诚。“因为不管你是哪个公司,你只要是在这共产党领导下,在共产党手下的这个所有的公司,你都是有义务向党靠拢,向党提供情报的,那么这些公司正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呢,他们已经做得很娴熟了,就是骗你。”

他表示,这些公司掌握了大数据的生物样本后,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他们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一个器官。然后以这个人是极端分子,或者“被自杀”的方式,夺走其器官。

思维扭曲 大陆医生杀人不觉得是犯罪

那么,为什么大陆的医生不站出来说话呢?安华托帝认为,大陆的医生从出生开始就被中共洗脑,长大的过程就是被完全的那个洗脑过程。“他的整个的这个思维,都被这共产党的这种思维所代替。所以,他并不觉得他在犯罪。这是他的主要的一个,一个问题关键所在,他并没有觉得他在犯罪。”

“共产党灌输就说,凡是国家的敌人,我们一定要把他/她消灭。那么除了共产党员,同情共产党的这些人以外,其他的所有的人,都可能是国家的敌人。而且你不用向他们证明说,我今天拉来枪毙的这个犯人是国家的敌人,你根本不用证明。你只要说他是国家的敌人,那么这个医生呢,立刻就面露凶相来对待这个犯人。因为医生他认为,他自己是站在国家这一方面的。那么消灭这些国家的敌人,也是他的职责。”

他补充说:“不光是那些大人,连这些小孩都觉得,消灭坏蛋是他们的职责。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他们吧,让病人就是给他打麻药,把他的那个器官拿出来,然后就让他直接就死去。他并不觉得这个有什么不对的。就算这些医生们,他到国外进修过,他反而会认为,你们国外的那些东西只是科技发达一点。他的思维是这样被扭曲的。”

这些医生在做活摘器官的时候,良心会不会被触动?安华托帝说:“良心被触动,首先前提是他们要有良心才行!他们有良心吗?没有!”

安华托帝举例子说明,中国的医院在很久以前已经失去了治病救人的初衷。80年代末到90年代,安华托帝工作的医院有一个附属制药厂。这个厂生产的一种保健药据说对接受化疗、放射疗法的病人有效,会帮助人体的血红蛋白回升。然而,经过临床实验后抽血检查,发现这种药一点用都没有。医院为了让这种药得到通过,就到检验科拿了上百张空白的化验单,让医生们伪造盖了章的化验单。伪造出来的结果就是这种药是有效的。

“这就是我们亲自做过的东西。医生骗人,这不是假的!”安华托帝说,“非常普遍的事情,整个社会它都是这样,因为在这个社会,你要是不懂得骗人,那么你就生存不下去,你必须学会骗人。”

安华托帝表示,当时做伪造检验单的时候并没有觉得良心不安,因为从小到大的所见所闻都如此,认为整个世界都是这样。直到去英国之后,开始看到香港和台湾的出版物才开始醒悟,并对自己之前的所为感到羞愧,开始有犯罪感。“我才开始体会到真正的认识到,人是有尊严的,而且人是有权利的。”

他也指出,但是也有人接触了国外先进的文明之后,并不愿意醒悟。“就是这些人被洗脑的程度,远远是你们生活在其他地方的人无法想像的,这是一个人、一个成年人,他的脑子可以被洗到那种程度,你是真的无法想像的。你根本没有办法想像,就是人的人性会被扭曲到那个地步。”

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归为一等器官

安华托帝在一年前开始披露新疆违反人权的案例,集中营里的人的器官、孩子的器官突然失踪了,甚至称之为“清真器官”,最大的买主是穆斯林。

他表示亲眼看到了相关的文件纪录,“有一个人给我看了一份,就是一攞一份那个档案,里面有这个钱的表,里面还有那个交钱的那个收费的单据。然后他给我看了这是什么地方,钱在什么地方,教我手术在什么地方做。他都有一份一份的。那个不只是阿拉伯人,我从来没有说阿拉伯人,我一直是说穆斯林的。你看那个天津东方第一,那叫什么器官移植中心,那是最大的一个,应该是。它2009年的时候,这个移植中心,它的网站把它改成阿拉伯语。”

“而且前些日子我还看到过一个短片,是介绍北京的一所中医院的一个设施的。它那个也是面向阿拉伯世界的,它里面的摆设用品全都是伊斯兰化的。那么有这些东西,那么你首先想到的就是它的客户来源是谁?那么它搞成这种清真的,那么它的客户来源一定是那个清真的穆斯林国家的多,所以它才会这么做,否则它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他补充说,把医院改成清真的是很麻烦的,得把那个医院里面、食堂里面的猪肉全部拿走,还得到一个清真鲜肉批发店去买,还贵。因为(器官移植)利益太丰厚了,清真国家的人他愿意付两到三倍高的价钱,想要这个清真器官。

“清真器官他不光是不吃猪肉的,他还不喝酒的,那么你没有喝酒的那个肝脏,那一定是很好的肝脏。”

“那么做这个气功的人的,那个整体的这个器官的那个什么素质呢,那个质量相对就高。而法轮功学员他们不是穆斯林,但法轮功学员被当做目标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们炼气功,就是炼功,那么他们的身体都很好,那么器官的状态就很优良,那么就是一等器官。”

“那么穆斯林他们不吃猪肉,它把这个放在头一位,其实是因为他们也不喝酒,那么他的器官相对的,至少肝胆系统是好的,那就是二等器官。那些三等器官,那就是那些社会上什么都干的人,什么都吃的人,他们的器官会被归列为三等器官,那么这个价钱都是不一样的。”

人们起来反抗时 共产党员跑不掉

安华托帝说,在新疆有一个没有被人重视的一个问题,就是失踪人口问题。

“失踪人口问题是一个大问题,但是一个到现在为止被掩盖的问题。太多的人失踪,那么这些失踪的人去哪里了?而且当一个人的器官被摘除以后,如果他还活着,他很可能会说出去。而在中国大陆,最不缺的就是人。”

他透露现在国外的患者不用到中国来换器官,而是将被摘器官的供体活人运到海外。

“等登记的人数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然后他就会通知你,什么时候可能会有器官,那么你就去了。而那个时候,可能就有一架专机,从国内把那些人活着拉过去。因为他应该是活着拉过去,如果把他们在国内弄死了,那么那个器官,一是不新鲜,第二就有这个失效的危险。那么很有可能就把人活着拉过去,然后在那边,手术室紧挨着手术室,这边把他的那个器官拿出来,然后到下一个手术室给那个人(移植)就完了。这个人他本来就处于深度麻醉,就不要让他醒过来就完了。或者是把尸体直接送到火葬场一烧,你有证据吗?没有。”

安华托帝表示这些可能都是大胆的设想,没有直接的证据。但为什么要做这种大胆的设想呢?因为中共能做出让人不可想像的事情实在是太多。

他说曾经看到过中国2025或是2050的计划里面,提到过要向全世界提供器官。

“那你想一想,如果伦敦需要一个器官,而那个器官是在北京,那么从北京飞到伦敦需要11、12个小时,那这个器官早就死了。那它怎么向全世界提供器官?用那个台湾人给的那个机器叶克膜,那机器太大了,一架飞机也装不了几个,而对中共来讲,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所以它就,对它来讲,最方便的就是直接把人带上飞机拉过来。这是比较可行的、符合逻辑的一种推测。”

安华托帝表示,作为同行他知道国内医生的处境,因为被洗脑过的人会觉得自己的处境是全世界最好的,自己国家是“全世界最发达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所以,没有办法和他们沟通。

然而,他还是希望这些人能够抛弃外来的马克思主义,返本归宗。

“对他们想说一点的就是,中文里面、汉语里有一句话就说:当人死了,我们会说他去见祖宗去了。但是呢,在大陆呢,当一个共产党员死了,他们都会说他去见马克思去了。我希望这些大陆的这些同行们呢,当你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不要去讲见马克思,马克思是外国人,你最好还是去见你的祖宗。”

香港去年有很多人因为反送中“被自杀”、或者失踪了。而据说在一个靠近深圳的山岭公墓那里,有很多的无名氏的坟墓。

安华托帝认为中共在大陆想掩盖任何事都有可能,外面怎么猜测都不过分。事实真相可能远远比这还要黑。

他表示曾经听过一段电话录音,提到维族人被抓到军人的卡车上,把他们拉到新疆军区跟兰州军区的交界,然后开车的人离开,由兰州军区的解放军开着车再继续走。他们不知道车上装的是什么,一直拉到甘肃。在那里再次换司机,由青海那边的人把车开走。最后据说到达一个刑场,在那把他们全部枪毙。

“他们说它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说,就算将来发现这个死人堆。它也不在新疆,你想想看,你就从这想想看他们想的有多远吧!”

有人说香港人不要怕被中共抓走,因为它没有地方关这么多人。安华托帝表示这种想法太天真。因为新疆地方很大,把所有的香港人都关起来都够放。

“我说很简单,他们直接就把你拉到新疆那个沙漠里面。有这样一个农场叫做沙雅监狱农场。我小时候的一个同学曾经在那当过兵,他给我讲,他说我们根本不用操心那些囚犯。因为他跑不出去,他周围都是沙漠,他跑出去必死无疑。所以呢,中共的邪恶之只有你想像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没有他们想不到的。”

他表示,中共的邪恶是没有底线的,因为它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出来。但是现在形势在变化,人们在觉醒。如果人们都起来反抗共产党的时候,共产党员都跑不掉。

“你看它在新疆,十年前的时候它就在所有的学校停止教维语,但是没有反抗。没有像现在今天的蒙古人一样,上街游行,没有。然后中共一看,好!这事估计问题不大。然后呢,它就对蒙古人开始下手。但是没想到蒙古人开始反抗了。蒙古人反抗他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他跟他的那个同胞那个国家是挨着的。那么你在这里镇压,那么外蒙古那就有可能说为了我的同胞的利益而出兵。那么你这会引起局部战争,一旦引起局部战争,那么我就觉得大陆的70%至80%的人都会给日本或美国人带路的。就说,他们会给他们指出共产党员们都藏在哪里。”

安华托帝最后表示,他相信善良的神总会来到的。“因为这整个世界不可能一直被这邪恶所统治。”

完整的采访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视频节目。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