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总加速师所为 有意还是无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总统川普今天在推特上说,“如果拜登获胜,中共将获胜。就这么简单。对美国来说将是一场灾难!”中共会怎么看待川普的这段言辞呢?恐怕会非常的沮丧,会意识到大势已去,跟美国的关系已经彻底破灭;美中之间的进一步对抗,乃至兵戎相见,已经迫在眉睫。最后的决裂、撕破脸皮,肯定不会在美国大选之前,但也不会拖到太晚,因为美国朝野已经认识到,中共的毒瘤不破灭,美国和世界的麻烦就没有个完。

川普再次表明心志、清楚阐明他将于中共不共戴天之后,网上的华人推友、上海冤民白先生也接着挺川普说,美国总统必须反中共、灭中共落实到行动!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大选的胜利。 “中共病毒袭击全球,世界人民不会答应,中国人民也不会答应,美国人民更不会答应!”

美国大选的竞选活动如今如火如荼,反观中国大陆,形势也一日三变,每天都有大号新闻发生。尤其是,人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中共领导人、号称“总加速师”的所作所为感到惊奇,甚至感到惊喜。因为人们有的时候实在是纳闷儿,不禁要问,他究竟是在保党还是灭党?他是在加速其灭亡,还是在挽救其免予灭亡?局势的发展、中南海的作为,有时让人觉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总加速师的杰作,究竟是有意的、刻意的,还是不得已的、无意的?为什么会这样?如果真的要加速,为什么不就直接解体共产党?如果不是真的要加速,为什么又做了那么多加速解体的措施?

比方说多年前的那个“反腐”。反腐放倒一地苍蝇,打到一大批小老虎、中老虎、甚至几只大老虎之后,人们一片叫好,但反腐行动在接近最后的那只恶虎之际,嘎然而止。这是在断臂求生、保护共产党呢,还是在揭开中共底裤、为中共的最后覆灭做准备?海内外的舆论对此,两方面的意见都有。

最近与印度的边境关系也是一样。如果是为了维稳,为了保护政权,如今实在是不应该两线作战,四处树敌:东面在西太平洋面对美国海军甚至日本海军的步步紧逼,西面又在青藏高原和印度饶勇善战、藏人籍的士兵们积极对抗。东面的擦枪走火,西面的石头木棒破皮,都会引发中共与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和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同时开战。再考虑到在西线战争背后俄罗斯釜底抽薪、借刀杀人的作用,中共在两线战争中的结局是不言而喻的。

东西两线作战之外,南面的澳洲也不消停,中澳关系进一步紧张。日前最后两名澳洲记者紧急撤离中国,澳洲政府也对中国驻澳记者进行调查。中共经营多年的欧洲,尤其是德国,最近也出现对于中共的噩耗,德国人似乎开始了转向,这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中共与美国和世界的脱钩,也体现了总加速师的两难境地,及双重计策。川普总统再次提到脱钩,称美国“不必”与中国做生意。消息说,美国正在考虑将中芯国际加入出口管制的清单,也可能停止进口新疆产的棉花产品。如果中共真要脱钩,在积极准备供销合作社、统购统销,就不妨继续强硬,至少能赢得中共内部毛左派的支持;如果不真要脱钩,还继续大量购买美国粮食、讨好川普,那就不妨放下面子,真正履行第一阶段协议,在病毒问题上认错,求得世界的饶恕。但如今的局面是,川普扬言要脱钩、撕掰,中共却拚命要沾亲、嫁人,彩礼送来一大批(农产品订单),人家却头也不回,这又该如何是好?

中共最新的经济战略方案,被称为“双循环”战略。意思是中国应该把内需和创新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建立经济的国内大循环;同时保持外国市场和投资者,作为经济增长的第二引擎。这也是一个“第22条军规”(Catch 22)之类的荒唐策略。中共一方面试图实现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换代、腾龙换鸟;又做梦要提高国内消费支出在经济活动中的比重,减少对出口和基建的依赖,这注定又是一个经济加速不能、减速不成的策略。

为了扩大内需,中共试图通过将财富重新分配给普通家庭,来减少贫富不均。但与此同时,中共并没有敢于触碰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就像反腐走到了尽头一样,还要通过保有最上层500-1000个权贵家庭的财富和利益,来维护政权。总加速师一方面要保党、保特权利益,一方面又要稳定社会、给百姓让利,在灭共的路上匍匐前行。但显然他仍然不能真正的在其中痛下决心,壮士断腕。

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频频放出风声,又频频遭到抵制,也是当局在进行艰钜的社会改革、破除共产党特权,和在维护特权、维护既得利益集团之间,在灭共和保共之间,犹豫不决和难以突破的结果。

最近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个时髦的政治词汇:“加速主义”。中国政治光谱上的两极,对此有不同的解读。左翼认为习在“带领中国加速走向强大,加速中国崛起”;右翼认为习在带领中共“加速走向残局和衰败”。不管是怎么样去解读,“总加速师”的称号可以反用和正用,人们可以各取所需,各为所用。双方共同的一点就是,时局的变化,正在加速进行;至于是加速走向强大,还是加速走向灭亡,就见仁见智了。好在,世局如残局,已经到了收官的阶段。

仔细想来,人们看到的保党和灭党的“概念冲突”,其实一点也不冲突!总加速师看起来是有意的、刻意的保党行为和措施,和看起来是无意的、不可避免的加速灭党行为,其实是一样的,毫无二致。两者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彻底的灭掉这个邪魔。总加速师的称号,真的是名副其实。

世外高人说,天灭中共。为什么是天灭中共呢,如果人们可以有所作为,可以改变天意,使得灭共不能进行,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努力使得共产党不灭亡,那天意岂不就是被违反了、也不准确了吗?当然不是如此!世事的安排,就是在让人们知道最终的结果,但不论有人试图怎么样的挽救、拯救,仍然不能够如愿,灭共仍然在一如既往的向前推进,这才能证实天意的彰显、上天的威力,和天理的无边!

看来,这正是天意安排的巧妙:让拥护共产党、试图保党的人们,觉得他们是在孜孜不倦的努力,达成他们的目标;让反对共产党、试图让共产党灭亡的人们,也觉得对方的种种错误的实施,也在达成自己的目标,在灭共人士期望的路上,让总加速师主动和被动的参与,而加速的向前推进。而总加速师所为,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也都是一样的。

天意的实现,可能就是这么简单;天意昭昭之下,只能顺天而行,而且不管人的脑袋里是怎么想、怎么做的,都无碍大局、于事无补。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