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 一代奸相周恩来与光照帮 (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3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说起周恩来,我就想起小时候学的课文“十里长街送总理”。那个时候,觉得周总理太完美了,正人君子,良臣贤相,道德楷模。

在很多中国大陆人心目中,周恩来的形象一直被奉若神明,人们对他的敬重甚至超过毛泽东。但是,周恩来真的这么崇高吗?当真实的历史浮出水面、人们也许会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周恩来的真实面目鲜为人知,我打算花三期节目的时间来讲他,揭开他伪善的面孔,也让大家了解真实的共产党人。今天我们先来看看周恩来和光照帮,也就是光明会的关系。

周恩来,1898年出生于江苏淮安,1976年1月因膀胱癌去世。

周恩来19岁赴日本求学,虽然应考了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和第一高等学校,但都没有被录取,不得不回到南开大学。

据中共官员的回忆录记载,在日本期间,周恩来接触了马克思主义,看过一些关于列宁在俄国发动十月政变的报道。他向往列宁式的政变,想要在中华大地上建立一个共产主义政权。

1920年初,周恩来因参加学运被南开开除,同年底,受南开校父严范孙的捐助,周恩来和李福景出国深造,周恩来去了法国,李福景去了英国。为什么要提李福景,因为里面有一段鲜为人知的事,我们在以后的节目中慢慢说。

周恩来到了法国后,并没有专注学业,而是全身心投入共产主义运动。1921年3月,周恩来经张申府介绍,加入共产主义小组,随后建立旅法共产主义小组,并参加光照帮的活动,之后成了共产国际的秘密特使。

中华民国中国青年党创始人李璜(1895-1991)是国家主义者,反对马列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当年他也在法国留学,对从事共产主义活动的周恩来多有了解。据他回忆,20年代初,第三国际从莫斯科派代表,通过巴黎的光明会(即光照帮)引诱外国留学生去研究马克思主义和国际共产革命。李璜亲自参加过光明会的活动,发现周恩来几次都在场。

因为周恩来英文较好,可以直接跟第三国际代表沟通,他在社会主义青年团中的地位变得重要起来。作为中共的一个海外的分支机构,社会主义青年团,它的前身是中国少年共产党,还接受第三国际的资助。周恩来在社会主义青年团接受了共产国际的训练,学习如何从事斗争,如何煽动、纠合群众,指定目标,从事打斗、示威等等。

为了检验“培训”成果,社会主义青年团搞了几次运动,如攻打巴黎的中国留法学生会馆、攻打中国驻法公使馆、大闹里昂学生宿舍、大闹国庆宴会等。每次行动中,都少不了周恩来的身影。

让李璜印象深刻的是,1923年中华民国双十国庆节,600多名爱国人士在巴黎Zataria饭店的大厅召开了国庆纪念会,不料半夜,周恩来带了十多人闯进饭店捣乱,他们高举红旗,大唱国际歌,绕场一周后,呼啸而去。

1921年10月,在大闹里昂宿舍后,105名中国留学生被遣返回国,包括蔡和森、向警予、李立三、陈毅等大约30名社会主义青年团成员。坐镇巴黎的周恩来却逃过这一劫。

周恩来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暴力行为引起了李璜和另一些法国留学生的警觉。为了不让“斯大林赤化中国诡计更容易成功”,李璜成立了专门反共的“中国青年党”,并通过刊发《救国》杂志,揭露俄共指挥中共的事实,并揭发每个中共党员每月领取俄共津贴700卢布为生活费,因此他们称共产党为“卢布党”。

1924年,李璜发现周恩来等旅法共产党纷纷回国,预料他们会在国内大搞共产活动,觉得一定要跟踪追击。这样,他也跟着回到了中国。

1924年1月,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孙中山推行“联俄、容共、扶助农工”的政策,主张国民党与共产党合作。26岁的周恩来作为共产国际派驻中国的心腹人选,从法国回国后,很快就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代理主任并很快转正,兼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政治部主任,中将军衔。一个在国民党内部毫无功绩的周恩来,何以一回国就被任命这么重要的职务?

原来,应共产国际的要求,周恩来在1923年就在巴黎以个人身份加入了国民党,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旅欧支部执行部总务科主任。更重要的是,周恩来1923年从法国途经莫斯科到达广州后,身上揣着一封共产国际的推荐信,收信人是当时苏联派到中国协助孙中山训练军队、建立黄埔军校的鲍罗廷。正是这封推荐信,让周恩来爬上了高位。那时候,周恩来已经是一个听命于共产国际的秘密特使。

受过苏俄培训并受到赏识的周恩来,在中共党史上的地位一度高于毛泽东,这也就不难理解了,因为当时的中共完全受莫斯科和共产国际的控制和领导。

香港《开放》杂志曾经披露,有人认真研究过周恩来的早期履历后认为,周恩来出道时是共产国际的秘密特工,由共产国际派回中国。从目前披露出来的史料,我们基本可以判断,周恩来参加了光照帮,听命于共产国际,受控于斯大林。周恩来加入国民党,其实是渗透到国民党内,借机发展共产党,颠覆中华民国政权,最终建立苏联式的红色政权。

事实也确实如此。作为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在广州和北伐期间,利用国民党和苏联给的经费,在发展国民党调查科的同时,开始着手建立更加秘密的共产党特务间谍组织,当时称为中共特科,这个组织发展快速,人数众多,组织严密。

周恩来掌控的组织主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渗透在国民党之中,另外一部分是军队中的指挥官和政治系统。这也导致了北伐回来的蒋介石,决定“清党”行动。

1927年蒋介石开始“清共”,中共开始发展武装力量。周恩来遵从共产国际指示,和朱德、贺龙策动了南昌暴动。不久,毛泽东也发动了秋收暴动,二次暴动以失败告终,毛选择去偏远山区占山为王,周恩来则继续遵循共产国际指示去攻打广州,但再遭重创。

之后周恩来继续在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策划暴动。因为按照苏俄的看法,革命要成功,必须发动城市暴动,和毛泽东的武装割据、农村包围城市的主张完全不同。从周恩来屡战屡败但仍然坚持共产国际的做法,也可以看出他和苏俄的关系。

其后,因斯大林对毛泽东占山为王的做法很不满意,指责他是“富农路线”,1929年,周恩来奉命从上海赶去江西瑞金,亲自坐镇指挥,派陈毅去夺了毛泽东的兵权,撤消他的职务并逐出政治局。

遵从斯大林和共产国际命令的结果是,中共在国民党的围剿下,被迫逃跑。十万人的队伍跑到遵义,只剩下二万人。而蹊跷的是,周恩来却没有一次承担责任,即便在遵义会议上,周恩来通过支持毛还是保住了自己的权力,而王明、博古就成为了替罪羊。

在中共苏区建立后,周恩来的特科系统开始牢牢控制中共。特科不仅控制中共的地下党,还控制中共苏区的军队和党务系统。在苏区,特科系统已经不是简单的情报特务机关,而是形成强大的秘密警察队伍。这个秘密警察队伍,利用苏区肃反大清洗的机会,对军队形成相对完整的控制。为了控制中共系统,周恩来更多时候采取的方式是杀人,与斯大林大清洗的做法一脉相承,其中就有震惊中外的“万人坑事件”,我们下次再详细说。

说到周恩来听命于苏联,我们还可以从毛泽东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些佐证。《徐景贤最后回忆》一书中说,毛泽东曾对江青、王海容、唐闻生三个女人说过,周恩来对苏联怕得不得了,如果苏联打进来,周要当苏联人的儿皇帝。

毛对周的判断,也不是无中生有。1949年中共建政之初,毛泽东曾千里迢迢坐专列奔向莫斯科,但他在苏联受到斯大林的冷遇。

作为光照帮的高级成员,斯大林在苏联成立了共产政权后,更大的野心是要用共产主义统治全世界。所以,在莫斯科,斯大林为了不让毛泽东搞民族主义,曾经关了毛泽东的“禁闭”:整天不得出门,不能见斯大林,也不能见其他人。

在斯大林开大会批斗毛泽东时,毛泽东被吓得不敢吭一声。赶紧拍电报让周恩来赶往苏联,等周恩来一到,中苏很快就达成协议。1950年1月22日至2月14日的24天中,周恩来亲手签订了66项文书,其中《补充协定》和两份《议定书》都是绝密的卖国文件。包括,外蒙古 154 万平方公里、唐努乌梁海17万平方公里、新疆160万平方公里、中国东北100万平方公里,合计共431万平方公里,接近中国领土的40%,相当于120个台湾,全部割让出去了。我们在以前节目中提到的海参崴,就是从周恩来手中给了苏联的。

周恩来和苏联怎么谈判的,外界至今不得而知。对于条约中承认外蒙古独立,就连毛泽东自己都说“丧权辱国”。需要说明的是,当时周恩来跟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这个卖国条约有效期30年。

60年代起,中苏两国关系恶化,这个条约名存实亡,期满后也没有再延长。但是,在江泽民掌权之后,从周恩来手中接棒,又跟俄罗斯签订了一系列卖国条约,将大批土地永久给了俄罗斯,这些我们在之前节目中已经谈到过。

事实上,在中共建政之后,中国边界冲突加剧,周恩来负责解决边界问题。而他签订的边界条约或协定,无一例外的是中方主动让步,出卖了大量中国领土,周恩来是具体操盘手。不过现在看来,对于那些被割让的土地上的人来说,可能还庆幸没有被中共统治。

1955年,周恩来访问克什米尔,主动提出把新疆坎巨提地区让给巴基斯坦;1960年10月,缅甸从中国划走了18万平方公里的江心坡、小香港南坎。江心坡相当于安徽省的面积;1961年10月,尼泊尔要走了部分喜马拉雅山,西藏自治区和尼泊尔交界处等;1962年10月,朝鲜伸手要了部分长白山和天池的一半,周恩来拱手相让。

旅美中国国家一级编剧、黑龙江作家关守中在《白头山血统》一文中讲到,1962年10月,居住在长白山天池南部村镇、岛屿上的居民以及四个林业局接到命令,放弃世世代代经营的田地、林场、渔场,把长白山天池的一多半,以及南坡几百平方公里的宝地割让给朝鲜。林业职工和居民们各个抓心挠肝,跺脚咒骂:“这是哪个混账王八蛋,竟干出这种断子绝孙的卖国勾当?!”

此外,周恩来还将中国的土地,割让给了阿富汗、印度等。

有一些历史学者对毛泽东、周恩来的卖国原因,做出了种种推断。有的归于外部原因,比如,中共为了巩固政权,有求于苏联,想和周边有领土纠纷的国家搞好关系,以国土换和平;而有的归于内部原因,比如毛泽东、周恩来都是从山沟里出来的,不懂治国,也不懂地理、地质、矿藏和经济,等等。

不过,在我看来,这些都是表面的原因,而实质的原因是,中共自建党以来,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听命于苏联。在以前的节目中,我们谈到过光照帮的秘密使命,就是要在全球推行共产主义和无神论,以最终实现沙巴蒂-法兰克的弥赛亚使命。

而对执行光照帮使命的共产党人来说,国土只是一个地理概念,国家和主权都是国际主义的绊脚石。相反,在他们眼里,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建立一个世界性的政府,从而控制全人类,才是他们的目的。这样看来,他们的卖国行为是他们的目的使然,是主动而为。

根据国语字典的解释,汉奸是为一己的利益而甘心出卖国家的人。作为中共国的第一任总理,周恩来出卖的国土已经远远超出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位宰相。从这一点来看,称周恩来为一代奸相,一点也不为过。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我们下次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