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用债务陷阱掌控美国“后院”

北京贷款给拉丁美洲所附带的条件 张雨霏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之前,拉丁美洲的负债过高和公共支出失控一如往常。几十年来,该地区发展项目所获得的外国资金主要来自世界银行等多边贷款机构,直到中国(中共)介入后,情况发生了改变。

委内瑞拉、阿根廷、巴西、厄瓜多尔、玻利维亚以及其它一些国家禁不住中方慷慨贷款条件的诱惑,开始向北京当局示好。数年后,由于疫情大流行,这些国家的财政收入缩水,现在它们面临落入中共“债务陷阱”的风险。

例如,8月份,陷入绝境的厄瓜多尔财政部与中国(中共)达成了一项救济协议,将其付款延期一年并保持相同的利率。

2005到2018年间,中国(中共)向15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PDF)放贷约1410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和拉丁美洲开发银行的贷款总额。中国最大的债权人是国有的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

甚至那些追踪中国(中共)贷款外交踪迹的人也无法跟上步伐,因为相关政府经常瞒报这些贷款事宜。

据经济学家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M. Reinhart)、塞巴斯蒂安‧霍恩(Sebastian Horn)和克里斯多夫‧特雷比施(Christoph Trebesch)的研究发现,中国(中共)“已向全球150多个国家提供约1.5万亿美元的直接贷款和贸易信贷,使中国(中共)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官方债权国。”

非洲和亚洲的十几个国家欠中共国有及其下属企业的贷款数额,至少占其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20%。如果他们不提高警惕,拉美国家有一天可能会发现他们都处于类似的处境,即不得不在石油、能源、采矿和电信等多个关键领域竭力维护自己的主权。

基础设施债务陷阱

假设拉丁美洲官员不是出于疏忽,而是在充分意识到风险因素的前提下(与中共)签署了贷款协议。他们也许更关心那些可以提供更多就业机会的宏伟公共工程,从而为自己累积更多选票,即使这些工程最终成为“白象”。(译者按,在现代用法中,“白象”指那些消耗庞大资源却无用或无价值的物体、计划、商业风险或公共设施等。一些造价昂贵但没有实际效用,或成本过高但回报少的工程项目都可能被形容为“白象工程”。)

然而,贷款协议的细节要素往往不易察觉,也可能是人为设计使然。众所周知,中国贷款的条款和条件缺乏透明度。他们经常隐藏一些条款,包括以债务人的自然资源作为抵押资产,以及迫使当地公司在基础设施项目中雇用中国工人和公司等。这些条件有助于中国企业进行间谍活动,并使北京有权决定哪些行业可以获得资金。其它交易还涉及共享管理协议,例如中国(中共)向巴西基础设施投资超过200亿美元。

其中有些交易是非常糟糕的。厄瓜多尔的官员们同意优先出售石油给中国。一直到2024年,这个南美国家不仅要向中国交付3亿桶石油,还必须向中国公司支付约30亿美元的相关费用。根据前能源部长费尔南多‧桑托斯‧阿尔维特(Fernando Santos Alvite)的说法,如果厄瓜多尔在公开市场出售这些石油,每桶则可以多获益3或4美元。

资金大出血还不止于此。销售的预付金需要通过中国银行转至厄瓜多尔,而这些银行还要从中收取更多的费用。

上述条款仅对急需最后贷款人(lender of last resort)的国家有意义。从历史上看,拉美政府已经为自己挖掘了坟墓,背负了更多的债务,却没有精简公共支出以及保持收支平衡。

中共的围墙花园

这些唾手可得的贷款项目是中共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该倡议始于2013年,旨在增强其在世界范围内的政治影响力。最重要的是,中共领导人希望在他们可以审视并最终称霸的新市场获得立足。

巴中工商总会会长唐凯千(Charles Tang)解释说:“中国(中共)不是圣诞老人:它需要帮助国内企业拓展业务,也希望与大多数国家发展政治联盟。”

这种战略可能导致支持那些非民主政权。例如,中共的投资使尼古拉‧马杜罗(Nicolás Maduro)政权在委内瑞拉得以延续多年。委内瑞拉欠中国(中共)约200亿美元,但其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破坏了国内的石油生产,同时使该国越来越没有偿还能力。

中共政权很清楚,委内瑞拉的经济没有出路,但中共的长期目标是与这个全球最大的石油储备国保持利害关系。

通往繁荣的黑暗之路

中国(中共)有意识地选择向财务状况风险高的发展中国家放贷。美洲委员会副主席埃里克‧法恩斯沃思(Eric Farnsworth)认为,北京试图积累足够的议价能力去强取利益,并推动全球治理脱离美国。

在主要发达国家中,通常将外国援助用作软实力工具,但中共贷款条款的保密性表明,对于那些在经济上不可行的项目而言,这是更邪恶的策略。

例如,当斯里兰卡在2017年无力偿还亏欠中国公司的债务时,该国不得不将其战略港口移交给中共。

全球风险咨询公司Verisk Maplecroft的亚洲高级分析师余家豪(Kaho Yu,音译)表示,项目初期可能会看到来自中国的强劲初始投资,但从长期来看,因为承诺的回报未能兑现,赤字会不断扩大。

负债累累的拉丁美洲国家几乎失去了一切。除了抵押上战略性产业外,他们还将地缘政治利益放在首位,更不用说工人的安全了。中国承包商提供恶劣的劳动条件,而无视环境法规。

不透明的贷款合同表明,中国(中共)唯一寻求的是它自己的发展。在与美国的贸易战中,寻求进行债务重组的负债国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厄瓜多尔、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当前面临的金融危机向其它国家表明哪些事情是不该做的,其中包括向中共借钱。中共是一个极权主义政权,它在国内外从来不支持民主和人权,它是一个不值得丝毫尊重的,通过债务协定来引进的体制。

不过,一旦上述国家意识到这个日益严重的问题,对美国来说,就有了开展外交政策的机会。如果这些陷入财务困境的国家承诺规范其财政纪律、遵守法治,以及遏制北京当局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川普(特朗普)政府就可以与其结盟并给予支持。

驻厄瓜多尔的《美洲经济》(Econ Americas)政策分析师帕兹‧戈麦斯(Paz Gómez)对本文有贡献。

原文Chinese Debt Subjugation on America’s Backdoo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费格斯‧霍奇森(Fergus Hodgson)是拉丁美洲情报刊物《美洲经济》(Econ Americas)的创建人和执行编辑,黄金时事通讯(Gold Newsletter)的流动编辑,还是国际智库公共政策前卫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的助理研究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