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高调悼杨白冰 习当局释危险信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9日,当局为六四戒严部队总指挥杨白冰百年阴寿开座谈会,赵乐际出席。此事引发众多评论,有三个焦点,一是如何评价杨白冰,二是赵乐际现状如何,三是高调悼念用意何在?

杨白冰来说,他有三重角色:第一,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的重大罪责者之一;第二,鄙视江泽民,在权势最盛之际,闹出个“杨家将事件”,政治生命突然终结,但中共公开的文件中对此只字不提;第三,广传杨尚昆、杨白冰兄弟先曾反对镇压六四、后曾主张平反。

赵乐际来说,他有三重迷雾:第一,他是不是江泽民派系安排的人;第二,他与习近平的关系如何,从秦岭违建别墅案到陕西官场地震,以及千亿矿权案等等,据说曾被习近平警告;第三,与前任王岐山相比,赵乐际相当低调。

虽然,按中共惯例,对曾任正国家级(含国家主席)的过世元老百年阴寿,由中共总书记出席致辞;副国家级(含政治局委员)的,纪念座谈会由政治局常委出席(例如,2018年4月,与杨白冰同一级别的张廷发纪念会,即由王沪宁出席)。但是,由于杨白冰的三重角色和赵乐际的三重迷雾,偏偏又由赵乐际来出席纪念杨白冰的座谈会,习当局的用意所在,就难免不为各方揣测了。

有评论指,当年江泽民借邓小平之手,剥夺了杨白冰的军权;现在习当局高调纪念杨白冰,就等于给他平反,而江还在世,那不是打脸江嘛!由此释放两大信号:其一,习近平与江的矛盾,基本上是撕破脸了;其二,习近平给杨家将平反,一定是在拉一种政治势力,习需要一种政治势力,来抗衡江派势力。

亦有论者称,习一向强调笼络军中元老和子弟,“某程度是把军队当私人部队,建立对个人的效忠”。现时中国对国内局势有危机感,担心会有大型抗议,所以要再三强调军队团结,绝对服从党指挥,“一切也是为了召开二十大做准备,要确保不出乱子”。

这都各有道理,但不能完全解释疑问,例如,为什么由赵乐际出席而不是其他常委?相较而言,王沪宁似乎更合适些。

本文以为,习当局安排赵乐际出席杨白冰纪念座谈会,的确颇费心机,但释放的信号极其危险。

第一,赵乐际是中纪委书记,主管政治纪律和政治处分,由赵出席,应有给杨白冰平反之隐晦用意。当年是江泽民搞掉“杨家将”,但现在杨尚昆、杨白冰兄弟的派系早已不复存在了,对江派没有什么威胁了,为了所谓“大局”、所谓“团结”、所谓“面子”,顺势给杨白冰隐晦“平反”,只会为自己添分,能拉拢人心。

第二,习的“保党”情节,决定了在与江泽民派系内斗争权的同时,也有妥协保党的一面,表现就是19大前后习与江派的妥协。赵乐际是江泽民派系安排的人,现在已大体清楚了(主要标志是强调镇压法轮功)。只要赵没有特别出格的行为,即使习对赵乐际再有看法,也不大可能对赵动手,而是让其到点下车,平安度过这一届(动周永康,也是在其退下来之后)。当然,习对赵也早有防范,包括让赵边缘化,以及让杨晓渡出任国家监委主任等等。

第三,习当局高调悼杨白冰,真正看重的是杨的六四戒严部队总指挥这个角色。现在亡党危机空前,如果人民群众大规模地站出来怎么办?再来一场天安门民主运动怎么办?谁能担当血腥镇压的重任?习当局的真正用意,是希望一旦需要,军中将领愿当、敢当、能当杨白冰。

习当局一直强调“底线思维”,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准备,也时不时地放风。笔者在“【2019盘点】中共社会监控的极端化”一文中曾指出,“谋划出动军队镇压抗议民众”是习当局的“四手布置”之一,并有两个信号:一是中共国防部长魏凤和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的演说中公然表示当年的血腥镇压是“正确的”决定,六四之后中国变得更加“稳定”;二是一度筹划出兵香港镇压抗议民众。

正是由于“底线思维”,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了习当局对待民众的强硬、僵硬政策。大家都很奇怪,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共国际处境急剧恶化,为何还一再主动搞事?包括从去年香港“送中”修例到今年港版国安法出台,从干预台湾选举到升级对台军事威胁,从新疆非法拘禁百万族群众到现今的强制取消内蒙古的蒙文教育,等等。

其实,这是习当局有意为之。害怕国际形势逆转刺激、推动国内民众起来反抗中共暴政,就先下手为强,好比火力侦察,让一些热点、短板、隐患都先暴露出来,通过强制手段压下去,对民众实施“恐怖教育”,预先压缩民众的反抗空间,消解民众的反抗意志。

正常的人都会觉得这种思维是极其荒唐的、不可思议的,但中共恰恰就是这样的怪物。俗话说“天欲其亡,必先其狂”。“丧智”是死亡来临的征兆之一,由此看来,中共的末日不远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