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如何打赢与中共意识形态战争?

Steven W.Mosher、Reggie Littlejohn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们发现自己正处于另一场冷战中,这次的敌人在战术上比俄国人更加老练。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早就明白,最重要的战略领域是人的思想。他们认为,抢占意识形态的制高点至关重要,既能鼓舞国内士气,又能让敌人沮丧;既能巩固自身体制的合法性,又能削弱敌人的实力,还能吸引对手的反对派成为自己的新盟友。

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将宣传列为三大“法宝”中最重要的一个,用来击败美国的主导地位,另外两个是“统一战线”和人民解放军(PLA)(武装斗争)。

为了打败中共意识形态攻势,美国也必须在人们的头脑中加强警觉。我们必须在不留情面地打击中共无数弱点的同时,大力捍卫美国的民主和个人自由。我们的目标是向太平洋两岸的人民证明,美国的有序自由模式在各方面都比中共基于科技独裁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

事实证明,中共自己也确定了一些他们认为容易受到攻击的具体领域。在2013年4月的中央委员会指示中,党员们被告知他们必须坚决防范七个政治危险,这些危险是:(1)宪政民主;(2)人权;(3)公民社会;(4)自由市场;(5)新闻自由,以及对(6)中共历史和(7)意识形态的批评。

本着直击中共最大的担心作为我们政策的原则,我们必须不遗余力地抓住每个机会打击它的这些政治危险。

宪政民主:

我们应该坚持认为,各国人民都有自治的自然权利,中共以武力强加给中国人民的统治手段是非法的。比以我们自己的宪政民主为例,更有效的是强调台湾的例子,那里有2400万自由的中国人自己管理自己。我们应该注意到,民主理想的吸引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连中共都被迫成立了一个虚假的议会,被误导地称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人权:

我们应该坚持认为,所有人都有不可剥夺的某些权利,而一个文明国家必须尊重公民的权利。中共经常谴责西方的人权观念,但为了欺骗西方,中共在其虚假的宪法中保障了这些权利。这是中共对中国人民实施的又一个骗局,我们应该毫不留情地予以揭露。

公民社会:

中共也将社会的调解机构,家庭、教会和其它自愿者协会视为颠覆性的,不仅要控制它们,而且对有组织的宗教团体,逐渐将它们彻底消灭。美国应该坚持,政府的影响范围必须得到限制,各地人民都有权在党的监督和控制之外自由结社和组织。

自由市场:

人们常说中国经济是混合型的。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里,生产资料的控制权又倒退回了社会主义的控制之下。国有或受控制的经济部门正像癌症一样增长,中国人民的自由和繁荣也因此受到损害。美国必须证明,自由市场经济本质上更繁荣、更公平、更自由。

新闻自由:

中共控制中国人民的所见所闻及阅读内容的努力,已经达到了自文革以来从未有过的歇斯底里般的仇外高度。美国有能力突破“防火墙”,与中国人民直接沟通,美国应该为此目标尽一切努力。

中共历史和意识形态:

如果我们想赢得与中共的意识形态竞争,仅仅标榜美国政治和经济制度的优越性,或者说是自由市场民主制度的优越性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持续主动进攻,毫不留情地揭露中共(宣传)的整个历史和思想都是假的,是对中国人民的欺骗。

那种所谓的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和“人民公仆”的宣传只不过是一种自私幻想,其真实目的是为中共,这个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腐败的执政者继续剥削中国人民辩护。

中共过去和现在的反人类罪行不胜枚举。最近一些比较令人震惊的例子包括:

香港的《国家安全法》,压制一切异己,对含糊不清的“罪行”,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

大约有100万到2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押在拘留营里,在那里他们遭受强迫劳动、酷刑和死亡。

西藏的侵犯人权行为,包括监视、监禁和酷刑,导致数百名藏人自焚,以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他们的困境。

随着宗教“中国化”,对宗教的迫害愈演愈烈,导致对宗教信徒和宗教领袖的监视、拘留和酷刑,以及对无数礼拜场所的破坏或涂污。在其它的迫害中,老年基督徒被迫否认自己的信仰,以获得政府的生存津贴。

过去20年来,中国各地发生了大规模的强行摘取器官事件,许多被害人是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穆斯林。在二孩政策下,妇女被迫堕胎,特别是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新冠疫情处理不当,举报人被禁声,有人被抓被拖出家门,还有人被强制隔离,任其死亡,而中共病毒本身却被故意传播到世界各地。

基于这些原因和其它种种原因,在中国人民和世界看来,中共应该在任何时候都被非法化。一种方法是将其定性为跨国犯罪组织。

另一个办法是,按照“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 )最近所建议的那样,采用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信息治国方略”(information statecraft)。

如上所述,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将宣传视为其主要工具,不仅使自己的人民屈服,而且使世界屈服于自己的意愿。2014年,习近平命令中共加倍努力“提升中国软实力,讲好中国故事,做好对外宣传”。

一场大规模的宣传活动接踵而至:新华社现在有170个外国分社,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控制着14个国家的30多个电台,中共已经或计划建立100多个全球智库。

结果,中共对美国的信息战取得了重大进展。

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共的英语媒体“拥有很大数量的线上受众”,可与英国广播公司(BBC)相媲美。据称,中共的宣传在目前推广冠状病毒是美国“生物武器”的阴谋论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美国需要做出重大努力,不仅要打击中共的虚假信息,还要进一步打击上述七个政治危险。

美国全球媒体署(USAGM)应积极支持美国的公共外交,并向缺乏自由媒体的人民发出自由的声音。在国务院的支持下,这方面的中心工作将由美国之音(VOA)和自由亚洲电台(RFA)的中文服务部门承担。所有语言服务机构都应得到系统的反情报保护服务,以防止外国的渗透和破坏。

如果要突破“防火墙”,击退中共的言论,我们的反信息传递必须持续而有力。单纯的娱乐节目对促进USAGM的使命毫无帮助,应该用提供客观和全面报导的节目来取代,并体现美国对真理、自由和人权的承诺。

这项突破“防火墙”的努力将需要加强USAGM现时使用的每一种广播媒体——短波和中波广播、电视和互联网,以及开发新技术,以接触外国观众,包括数位广播和卫星广播。

要让中国人民了解中共统治的缺陷和自由市场民主的优越性等准确信息,并非易事。中共显然对准确叙述其血腥历史和自私自利的意识形态所带来的威胁保持警惕。苏联领导人明白,苏联解体是因为所有人,包括苏共党员,都不再支持或相信共产主义的理想,也不相信共产主义制度的合法性。中共决心避免这种命运,并确保没有未经批准的资讯传到中国人手中。例如,他们最近下令,强制拆掉民众家里和办公室所安装的卫星天线。

中共明白,中国人民了解到过去70年共产党统治的真实历史,并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市场民主制度的优越性的那一天,就是他们要求自由的那一天。美国必须尽其所能加快这一天的到来。

原文How to Defea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Ideological Wa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史蒂文‧莫舍(Steven W. Mosher,中文名:毛思迪)是维吉尼亚州人口研究所所长,也是《亚洲的恶霸:为什么中国梦是对世界秩序的新威胁》(Bully of Asia: Why China’s Dream Is the New Threat to World Order)一书的作者。

雷吉利‧特尔约翰(Reggie Littlejohn)是无国界妇女权利组织(Women’s Rights With Frontiers)的创始人和主席,该组织是一个揭露和反对强迫堕胎、性别歧视和性奴役的国际联盟。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