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川普痛击对手 将大获全胜

Stephen Moore撰文/慧婕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唐纳德‧川普(唐纳德‧特朗普)并不是第一位在竞选连任之年的夏末民意测验中出现糟糕数字的美国总统。在1948那年选举的同一阶段,没有人想到民主党人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在全军覆没的民意测验之后竟然幸运地赢得竞选。

《新闻周刊》(Newsweek)杂志将选举前一个月的杜鲁门(Truman)竞选活动比喻为“在布满岩石的海岸上被打成碎片的战舰”。

民主党中的“拒绝杜鲁门人”与共和党里的“拒绝川普人”没有太大区别,而川普主义者也没有把这些新保守主义共和党人当回事。 在1948年的选举中,南方民主党人围绕在分裂出去的南方州党(Dixiecrat)的南卡罗来纳州州长斯特罗姆·瑟蒙德(Strom Thurmond)和亨利·华莱士(Henry Wallace)进步党候选人周围。

那么,杜鲁门是如何实现“48奇迹”的呢?

在竞选活动的最后三个月,他采取了巧妙的策略来针对“毫无作为的共和党把持的议会”。他离开华盛顿,乘火车开启了他的穿越美国心脏地带的吹哨人之旅。 他着重于蓝领工人,农民和基督徒选民的社会和经济问题,与东海岸的权贵利益集团和财大气粗的游说者相对立。当然,这引发了美国中部民粹主义者的一片呼声:“哈里(Harry),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他警告选民说,如果他们在选举日“待在家里”,他们只会“让这些保守主义者继续当政”,并且“应该承受一切随之而来的打击”。

川普应该从杜鲁门那里借鉴这一策略。在华盛顿的沼泽中游曳,或与民主党商讨无非是降息的“财政刺激”法案并不会带来任何经济或政治的收益。

他的竞选主张应该是反对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高达3万亿美元的“刺激性”法案,其中包括由纳税人来支付给每个你可以想像得到的自由主义特殊利益集团的无数大礼包。受益于该刺激法案的人仅限于佩洛西的竞选捐献者名单──从教师工会到环境保护主义游说者,从律师到政府工作人员。美国人对民主党的机会主义已经感到厌恶,他们竟然利用此次公共卫生危机为工会养老金,国家交响乐团和环境保护基金提供不同额度的资助。

川普是当今的杜鲁门,与两位没有任何创造商业和就业机会经验的终身职业政客及其竞选伙伴针锋相对。他应该在全国各地抨击民主党的高税收以及他们对诸如气候变化等问题的痴迷,这些所谓的问题将扼杀我们的能源产业。民主党的策略会使中共和欧洲很高兴,但它会使美国中西部的工业基地陷入困境,并使数百万矿工、石油钻工、卡车司机、建筑工人和其他安分守己的体力工作者陷入失业。

民主党一直是那些烧毁市中心居民区的暴徒,黑帮,打砸抢和无政府主义者的支持者。而这些恰恰伤害的是他们声称要为之提供帮助的少数群体。其实仅仅由公共安全一个问题,川普就可以赢得选票。

最民粹主义的问题是以安全有效的方式充分开放美国经济,以减少失业并为美国家庭带来劳动所得的薪水。而民主党人早已将自己锁定为一个关闭封锁党。

杜鲁门曾经说过:“我没有给他们地狱。我只是说了实话,而他们却认为那是地狱。” 与杜鲁门不同,川普所面临的特殊挑战不仅是要面对腐败的东部精英阶层,深层隐形政府,财大气粗的游说者以及无视美国中部地区百姓利益的富人利益集团, 他还必须与顽固的媒体作战。

考虑到当今媒体所不受欢迎的程度,他甚至可以再次挑战假新闻产业联合体,从而将CNN等媒体催生的偏见和盲目仇恨变成自己的资源。川普只需要提醒选民,左派不仅鄙视川普,而且鄙视川普选民的价值观和他们热爱美国的立场。如同1948年和2016年,到了再次激励所谓的“人渣”选民的时候了。

原文Trump Will Win by Giving Them Hel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是一名经济学记者、作家和专栏作家。他与人合著的许多书中最新的一本是《川普经济学:重振经济的“美国优先”计划》(Trumponomics: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al Our Economy)。目前,摩尔还是经济自由与机会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经济学家。

本文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