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大声疾呼吧!美国沉默的大多数

Brian Giesbrecht撰文/宁静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们都看过这样的视频,粗野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和“安提法”(Antifa)激进分子对着普通民众尖叫,还要求民众屈服于他们这些暴徒,他们让群众背诵口号或举起拳头(表示支持)。而体面正派的人则在保持着惊人的沉默。

是时候让沉默的大多数人不再沉默了。我所指的并非暴力,而是捍卫价值观。沉默的大多数一定要大声疾呼。

2020年是让人来不及思考的一年。它始于一场弹劾诉讼,这场诉讼彻底霸占了媒体、政客和全美国上下的注意力,以至于没人注意到一种病毒——来自共产主义中国的病毒——通过纽约、旧金山和其它国际目的地的机场悄无声息地潜入美国。总统和国民的注意力本应集中在这个危险的入侵者身上,然而每个人都抓着这毫无意义也无关紧要的弹劾诉讼不放——甚至都快忘了为什么要开始这个诉讼。是因为一个电话?(而在此之前,几年的时间完全都浪费在了“通俄门”这个彻头彻尾被编造出来的“童话”故事上。)

当这种真正危险的新型病毒开始袭击家庭时,每个人的注意力都突然转移了,从原来所谓的重要的弹劾诉讼,关于什么来着……无所谓了,反正都转向了这场来自中国的大瘟疫。新闻频道全天24小时爆炸式播放冠状病毒新闻。封城、死亡数字、各种关门停业,以及更多关于谁可以继续开放,谁必须关闭等等的法律充斥着每日的生活。

恐惧指数达到新高。最重要的是,人们被告知,决不允许群众集会。

然而,一切都在一瞬间突然改变了。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亡——压在他脖子上的膝盖,他体内致命的毒品——使这个世界不再只是因瘟疫而疯狂。

曾经法律不允许超过几个人聚会的地方,突然就允许成千上万不戴口罩的人出现在街头和商店里——抗议、暴动及抢劫。

那些刚睡醒的政客们,就是那些威胁普通民众会因违反他们出台的停工禁令而受到严厉惩罚的政客们,他们本身就是这些大部分不戴口罩的街头抗议者和暴徒的一分子,也是鼓动其他人加入这场为所欲为运动的教唆者。

与此同时,道貌岸然的指责声从各界涌来,不绝于耳,都是以攻击“种族主义者”为主要目的。反种族主义俨然成了一门苛刻的新宗教。

本以为种族主义早就被遗弃了多时的和平公民们,突然被告知关于他们的一切都带有浓重的种族主义色彩。诸如“白色脆弱”(White Fragility)这类的毫无营养的书都坚称,美国人实际上是可怕的种族主义者——整个国家都是无可救药的种族主义者。想要将暴徒挡在门外的企业主们,拜倒“屈膝”。由于太急于皈依所谓的“反种族主义”神学门派,这些政客又一次超越了自己的底线。

甚至那些没有什么种族意识的人都被告知他们必须学习一些关于如何辨认出他们可怕的种族主义的敏感课程。他们被告知“沉默就是暴力”,即使他们骨子里压根就没有种族主义,但是因为他们的肤色,他们就一定是问题的一分子。哪怕皮肤只是有点白,也代表他们坏到骨子里去了。甚至从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的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也都会被告知他们是千真万确的受害者。BLM谴责所有拒绝BLM激进说辞的有色人种。

父母曾认真地教过孩子马丁·路德·金真理——即他们应该根据内在而不是肤色来评判别人——但被告知这还不够。实际上,他们被告知正是这个态度证明了他们固有的种族主义思想。即使他们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他们所在的国家也是“系统的种族主义者”。

这个国家的整部历史都在国民的眼皮子底下被重写了。所有人从小就学习的真实历史——即革命和独立宣言就是为了维护自由——被诸如“1619项目”之类的虚构作品所取代,这些虚构的作品告诉人们,美国成立的唯一原因就是保护奴隶制。它坚持认为,美国不是“自由和勇敢的家园”,而是一个充满种族主义团体和种族主义者的邪恶地方。

他们大声宣称,唯一的出路——打倒一切并采取激进分子所说的一切必要行动来建立某种乌托邦,在那里资本主义会画上句号,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新颖而美妙、但相当模糊的制度。烧毁法院,停止为警察拨款就可以建立这个制度,谁知道呢?

而且BLM和Antifa激进分子就在我们盯着屏幕的眼睛前面向我们展示着他们所说的必须取代种族主义和资本主义制度的证据。

波特兰、芝加哥、明尼阿波利斯、西雅图、纽约和洛杉矶,哦,还有基诺沙。这就是应该发生的事。很显然,在这些城市被烧毁和被抢劫的都是种族主义和资本主义。社会正义就是这样体现出来的。只需跨过受伤的警察、被抢劫的建筑物、被烧毁的大批车辆和建筑物,社会正义就在你的面前。

这就是社会正义、终结种族主义和不平等现象看起来应有的样子。被烧毁的建筑物和被砸烂的汽车的气味就应该是社会正义闻起来应有的味道。批判种族理论和批判社会正义理论将教会美国人应该明白的一切。如果他们相信美国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别介意。美国人认为自己公平公正,绝不是种族主义者,别介意。那些信奉烧毁一切的人给我们展现了完全不同的另一幅画面。

我们凭什么要听这些人的话?我们凭什么允许他们把那些极端的废话强加给我们?人们为什么不站出来呐喊?

总有人说,沉默的大多数是不会接受无政府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是的,而且一直都是。这些沉默的大多数不仅包括民主党人,也包括共和党人。最终,沉默的大多数会让极端分子卷铺盖走人。但这一次,在沉默中等待这些疯子自行消亡也许还不够。

邪恶的力量在迅速发展。等待,这次也许应该被排除在选项之外。

此时此刻,沉默的大多数不应该再沉默下去了,沉默的大多数需要大声地喊出来。

否则将为时已晚。

原文The Silent Majority Needs to Speak Up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莱恩·吉斯布雷希特(Brian Giesbrecht)是一位退休法官,还是公共政策前沿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的高级研究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