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为了和平 中东投川普一票

Thomas Del Beccaro撰文/张雨霏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东达成和平协议是非常罕见的。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前达成这些和平协议更是罕见。多项和平协议在美国选举之前达成的事实清楚地表明,许多阿拉伯国家更喜欢唐纳德‧川普(特朗普),而不是拜登。

“反川普人士”(Never Trumpers)以及包括乔‧拜登和贺锦丽在内的大多数民主党人的信条之一是,世界领袖们不尊重川普治理下的美国领导地位。这些人无数次表示,川普不尊重美国盟友,并且纵容独裁者。

当然,他(川普)的批评者中很少有人(如果有的话)提及他们自己取得任何重大外交政策的成就。所以,必须根据他们的过往记录和党派立场来看待他们的批评。

至于川普,他现在可以自夸自己重塑了中东地区。

截止目前,

1.川普促成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与以色列之间的和平协议

2.川普促成了巴林与以色列之间的和平协议。

3.川普促成塞尔维亚和科索沃承诺在耶路撒冷建立使馆,并承认该市为以色列首都。

4.川普摧毁了ISIS恐怖组织。

5.川普遏制了伊朗。

在川普任职以前的25年间,一直都没有达成中东和平协议。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在和伊斯兰国(ISIS)浪费精力并与其开展外交政策,好像他们应该留在那里一样,同时伊朗在中东地区却逍遥法外。

除此之外,外交政策制定机构内的标准谈判程序则是,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首先达成协议,否则中东和平进程不会有任何进展。

那么发生了什么?川普为何能够取得如此多的和平进展,并有可能促成更多,包括阿曼与以色列之间可能达成的协议?

答案很简单。

首先,川普总统明白,姑息伊朗是永远行不通的。他们现在不是,也永远不会是寻求真正和平的诚实政权。对于伊朗来说,它想控制中东并在世界范围内煽动恐怖。川普意识到这种明显的事态,明智地选择遏制伊朗。

在奥巴马与伊朗达成的协议中,伊朗实现了自己的外交政策目标,即将其常规部队扩大到整个中东,并能够为其致命代理人提供资金。伊朗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伊朗协议使其获得在国际制裁下没有或无法得到的资金。奥巴马取消了对伊朗的相关制裁,伊朗拿到了钱并造成了严重破坏。

其次,川普向全世界展示,他不惜一切代价简单直白地支持以色列。在那些自称对外交政策无所不知的人们的反对声中,川普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此外还以各种公开的方式支持以色列。

然后说说拜登。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已经明确表示他想与伊朗达成协议。任何拜登-伊朗之间的交易都会与奥巴马-拜登达成的交易一样,将使伊朗再次获得扰乱中东所需的资金,实现其称霸中东的野心。

坦率地说,中东国家几乎都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无疑不希望那样。这就是他们在川普连任之前达成协议的原因。他们不希望面对死灰复燃的伊朗。

阿曼也不希望如此,沙特阿拉伯也一样。

除此之外,川普没有发起任何新的战争,也没有给美国增加麻烦。

毫无疑问,川普是自里根总统以来最成功的外交总统,这一成果会反映在11月份的投票中。很多中东国家希望我们了解这一点,他们也不想看到拜登-伊朗达成的交易。

原文The Middle East Is Voting for Peace and Trump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托马斯‧德尔‧贝卡罗(Thomas Del Beccaro)是一位备受赞誉的作家、演说家,同时是《福克斯新闻》(Fox News)、《福克斯商业》(Fox Business)和《英文大纪元》的专栏作家,也是加州共和党前主席。他的著作有《分裂时代》(The Divided Era)与《新保守主义典范》(The New Conservative Paradigm)。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