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搜集大量海外个人数据 加国数千人被含在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3日讯】中共利用人工智能搜集大量海外数据  加国数千人被含在内


中共在世界范围内追踪各地可渗透统战的对象,使用的方式和手段可谓无所不及。加拿大媒体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一家中国公司正在建造软件,追踪世界各地的政客、科学家及其他有影响力的人,其中包括加拿大数千人在内。

这家名为深圳市振华数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办公室不大,但它一直在建造工具来搜集和处理世界有影响力人物的推特、犯罪记录、LinkedIn帖子、YouTube视频等信息,并转换为可供大学、公司、政府机构和中共军队使用的信息。

该公司一名职员称,他们还建立了可在脸书、推特、WhatsApp及其它网上平台操纵内容的工具。 不过,该公司已被禁止使用脸书平台。

《环球邮报》报导,振华以不方便透露商业秘密为由,拒绝了采访请求。之后,该公司的网站也无法访问。不过,记者已经获得该公司之前的海外关键信息数据库的副本,为下面的分析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振华公司由一名前IBM数据中心管理专家领导,该公司通过招聘公告、LinkedIn记录、博客文章及软件专利说明,在线描述了其业务性质。这样的工作性质被内部员工描述为“挖掘军事客户对海外数据的业务需求”。

该公司的网站列出了一系列合作伙伴,其中包括重要的军事承包商,并称总共从超过20亿条社交媒体文章中收集了超过240万人、65万个组织的信息。其中甚至包括了加拿大西部小镇镇长的记录,而那些正好是中共外交官试图讨好的人群。

该公司的文件显示,振华对先进的战争模式有浓厚兴趣,比如美国情报机构的结构,以及如何利用社交媒体取得军事胜利。该公司已获得一个“社交媒体账户模拟系统”的软件专利,这系统看起来就是可通过模仿人类特征,来管理伪造的社交媒体用户,从而使控制者更有效地传播消息。

前加拿大国家安全分析师、卡尔顿大学国际关系学副教授卡文(Stephanie Carvin)对该数据库做了分析。发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11岁的女儿埃拉-格蕾丝·特鲁多(Ella-Grace Trudeau),和任职时间最长的加拿大国会议员弗莱(Hedy Fry)的成年儿子杰里米·弗莱(Jeremy Fry)也包括在其中。卡文表示,目前尚未确定该数据库是中共情报部门使用的,还是普通一家公司希望出售给中共情报部门的。但明显的是他们在收集中共感兴趣的人的信息。对西方国家安全机构来说,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些人在此数据库中?他们打算用它来做什么?

《环球邮报》称,他们分析了振华数据库的一个版本,其中包含了近16,000个涉及加拿大的条目。

该数据库的文件是根据各种来源整理而成,比如新闻报导、美国总统川普关于贸易关税的脸书帖文等。相关的信息对象,包括了从技术主管到大学教授,这些人中,大约70%是男性。

该数据库的创建者将一个包含了3,767名加拿大人的列表分成3个等级。

被定为1级的对象,包括数十名现任及前任国会议员在内的,有直接影响力的人物;其中也包括保守党新任领袖奥图尔(Erin O’Toole),他的文档与多数人一样,仅包含一个7位数的识别号,以及一个去其国会官方简介网页的链接。该数据库似乎特别关注加拿大西部城镇的镇长、专注于国际关系的学者及政府官员。其他被指定为1级的人,包括加拿大核安全委员会、食品检验局、财政委员会、运输安全委员会、出口发展局等若干机构的高级官员,私隐专员办公室的高官等。

被定为2级的人通常是当权者的亲戚,例如特鲁多的女儿和国会议员弗莱的儿子;加拿大的司法系统也是被关注的另一个重点,包含了法官的记录,一直到加拿大最高法院的现任和前任法官。

被定为3级的人通常有犯罪记录,主要是经济犯罪。包括前电影和戏剧制作人德拉宾斯基(Garth Drabinsky),于2009年被判犯有欺诈罪;前SNC兰万灵(SNC Lavalin)高管爱莎(Riadh Ben Aissa),在瑞士对腐败指控认罪,及前加拿大税局稽核员艾恩麻林(Nicola Iammarrone),去年因受贿被定罪。

有关加拿大罪犯的条目非常突出,该数据库列出了198名与毒品有关的人、178名与合谋有关的人、162名与欺诈有关的人及100名与洗钱有关的人。其中一些人被多次提到,包括前魁北克省拉瓦尔市市长瓦兰科特(Gilles Vaillancourt)因欺诈罪于2016年入狱、在2006年多伦多反恐大扫荡中被捕入狱的杜兰尼(Amin Mohamed Durrani)、威腾(Michael Witen),因欺骗联邦政府而被判有罪。

该数据库中的文件内容,大多数只是来自推特、脸书及LinkedIn等社交网站的相关信息积累。 在某些情况下,相关人员有警方记录时,他们的文档包含了媒体报导的链接。

脸书发言人布尔乔瓦(Liz Bourgeois)和LinkedIn发言人比利·黄(Billy Huang)均表示,大规模抓取或复制信息违反了他们的政策,因此振华被禁止使用脸书等社交平台。

可能用途

上次我们说到加拿大有数千名政客,学者,研究人员等被列为中共追踪的对象,这次我们接着讲,到底还有什么机构被追踪,以及这些信息都去了哪里?

《代码战争黎明》(Dawn of the Code War)的作者之一格拉夫(Garrett Graff)说,一个人单独的数据可能价值有限,但是,将相关数据相互叠加之后,将会呈现一个目标对象更完善的印象,包括这个人的背景、个人动机、和弱点等;同时,也提供了去影响相关人物的路线图。

振华数据库的结构,有点类似于道琼斯(Dow Jones)的研究工具Factiva,它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有影响力人物进行了分类。

《环球邮报》报导,振华办公室的一名员工,将其公司的产品比作道琼斯和中国供应商Wind Information的产品。她说,一些外国软件公司能够从社交媒体帖子中获取诸如视频、文本和音乐之类的内容,而振华能做到一次把这些内容全部拿到。

振华公司将其OKIDB数据库描述为可以跟踪人、机构、对象之间的联系及关系。这些人包括在军事、政治、商业、科技、媒体、民间组织等领域的全球领袖和核心人物。振华的客户来自政府、军队、大学和学术机构,他们可以使用振华公司的技术,对某教授进行更详细的分析。

前美国情报高级官员兼中国问题专家埃夫蒂米亚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最近出版了《中国间谍活动:作战与战术》一书。他说,据西方情报服务部门的估计,中共已收集了80%美国人口的个人身份信息。像振华这样的公司,将人工智能工具应用于收集大量社交媒体数据,可以帮助他们的客户收集当地、区域、国家或商业目标的信息。这是关于影响学术人员,影响从市长到政府高级领导人的能力,中共就是要影响他们,以服务中国共产党的愿望和目标。

在网上发表的信息中,振华强调其与军队的联系,其2名员工在他们LinkedIn网页上公布的信息,提到与军事有关的任务:一名高级研发工程师描述了其在“社交媒体培养系统及军事部署模拟演示系统”的工作;一名产品销售经理则讨论了“挖掘军事客户对海外数据的业务需求”;该公司的一则招聘公告称,候选人需能管理销售并致力于“按党、政府和军方的要求管理系统”。

振华还列出了与安全机构有联系的一系列公司合作伙伴,包括Wenge Group使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协助“智能执法”;LSSEC Tech为国家安全和军事客户提供加密工具和IT设备;GTCOM通过筛选社交媒体,找到公共辩论的热点,为当局提供工具,减少群体事件发生的可能性;TRS将警察和党列为其软件服务客户,这些软件服务包括在线关系调查、“民意管理系统”和“水晶球情报分析平台”;CHRTC向政府安全机构提供“城市治理”产品。

在中国的记录显示,振华已获得10项软件专利,相关系统包括搜索全球智囊团、监视全球人员任免、收集实时电子通讯内容,以及社交媒体账户模拟。

社交媒体账户模拟是教电脑系统更好地模仿社交媒体上的人类用户。振华在其网站上表示,其系统可以管理多个属于虚拟人(机器人)的社交媒体账户,并在线管理其互动。当“收到分配的任务时,用户可以选择所有社交媒体账户或其中的一部分,去执行分配的指令。”

此类工具对推广产品的公司会很有用,但振华解释了其系统如何具有军事价值。

振华在其微信公众号“99号研究所”(Number 99 Institute)上发布了很多文章。其文章显示了对美国情报机构的结构和等级关系,以及未来冲突形式的兴趣。其中一篇也在振华网站上发布了,该文将社交媒体描述为“混合战争”的重要工具,描述了通过社交媒体操纵舆论是一种在战场上争取优势的、经济、有效的强大方式。

他们表示,“社交媒体可以操纵现实,削弱一个国家的行政、社会、军事或经济实力。”“它也可能导致一个国家产生内部冲突、社会两极分化及激进化。”

听到以上这些信息和分析,您对此有何感想呢?欢迎您在下面留言,和我们分享。

新唐人加拿大记者站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