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金斯伯格去世 填补席位的正确选择

Michael Rectenwald 撰文/秋生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最高法院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于9月18日去世。金斯伯格是一名女权主义者,也是全美一些女性的榜样,她被誉为“法律巨人”和“开拓者”,其荣誉跨越了政治界限。金斯伯格对司法事业尽心尽力,甚至在病床上专心阅读诉讼案件摘要。

但是金斯伯格开拓了什么?她是一个什么意义上的法律巨人?在法官席上,金斯伯格将法学政治化,为女性的平等和报酬、残疾人的权利以及环境而斗争。在布什对戈尔一案中,她在决定任命乔治‧W‧布什为总统的5比4的投票中投了少数票,她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将无法再现这一先例。为了表现政治激进主义姿态,金斯伯格在表达个人意见时,签名为“我持不同意见”,而不是像她的其他少数派同事一样签名为“我尊重地持不同意见”。

作为女性权利的政治倡导者,金斯伯格还推动不受限制的“生育权利”,因而主张单方面终止男女婴儿生命的权利。她甚至宣称,纳税人应该支付那些无力负担堕胎费用的妇女的堕胎费用。她不仅主张在堕胎方面男女“平等”,而且她的主张远不止于男女“平等”。她还认为两性是一样的,追求实现男女童子军的性别融合,因为这样会防止“定型的性别角色永久化”。

虽然很少有人能否认金斯伯格的才华,但是很多人批评她的激进主义做法,无论他们是否接受她对案件极其敬业的态度。

就在哀悼者聚集在最高法院外,手持蜡烛,留下鲜花和其它纪念品来纪念金斯伯格的一生时,美国各地都出现了不祥的预兆。在社交媒体上,有人呼吁攻击共和党参议员,挑起全面骚乱,并且在推特上明确威胁说,如果川普提名,参议院试图确认接替金斯伯格的人选,“那就烧掉整座(脏话)大楼”。

与此同时,在9月19日北卡罗来纳州费耶特维尔的集会上,数千名唐纳德·川普总统的支持者呼吁总统“填补那个席位!”川普还对人群进行了现场“投票”, 绝大多数参加集会的人同意总统的观点:应该由女性来填补最高法院的空缺。

艾米‧科尼‧巴雷特,是印第安纳州第7巡回上诉法院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性法官,同时也是圣母大学法学院的宪法学教授,正在成为川普寻找的接替金斯伯格的最有力的竞争者。根据Axios 2019年的一份报告,在布雷特‧卡瓦诺的确认听证会上,据说川普坚称他在预留巴雷特,将来代替金斯伯格。

正如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德州共和党)在9月18日《汉尼提》上指出的那样,川普有必要采取紧急行动,完成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替换。希拉里‧克林顿表示,乔‧拜登“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承认2020年总统大选。这将意味着,如果没有替代人选,选举将由4比4的最高法院决定。

保守派和川普的支持者当然不能指望布什提名的约翰‧罗伯茨在2020年任何有争议的选举结果中站在川普一边。那些在2000年要求任命乔治‧W‧布什(民主党人和建制派共和党人)的深层政府成员将会“以任何必要的方式”为乔‧拜登在2020年当选修改咒语。唯一的区别是,候选人是一位民主党人,他们的竞选立场将得到无处不在、极具偏见的社交媒体的支持。

虽然有些人在庆祝金斯伯格的成就,纪念金斯伯格的影响,但是所有爱国者都应该要求川普尽快行动起来,提名一位宪法本意主义者进入最高法院。这些立场并不是排外性质的。

我们不能害怕一群吵闹、愤怒的左派造成的后果。我们已经经历过“爱之夏”,其中包括枪击、纵火和骚乱。如有必要,川普和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可以援引《暴动法案》作为回应。不能允许左派恐吓总统,参议院必须迅速行动以避免一场选举灾难。

原文The Passing of Ruth Bader Ginsburg and the Correct Call to ‘Fill That Sea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雷滕瓦尔德(Michael Rectenwald)博士是纽约大学的前教授,著有《超越唤醒》,《 Google群岛》和《雪花的春天》。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