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反川普派 现状如何?

Josh Hammer撰文/慧婕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四年前的今日,“拒绝川普”(Never Trump)的运动轰轰烈烈。在2016年2月《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所发表的臭名昭著的《反对川普》(Against Trump)专刊中,由保守派和共和党人组成的反川普派郑重其事地发誓,即使他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他们也永远不会支持唐纳德·川普。

在整个(2016年)总统初选期间,反川普派一直支持其他的候选人,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他们施加压力让支持川普的代表背弃川普。直到选举日,他们一直持续反对他的候选人资格。推特标签#NeverTrump(拒绝川普)在推特上无处不在,以示抗议这位非传统的候选人。

我了解这一切因为我曾是反川普运动的一员。而且,令我感到羞耻的是,当时我不仅是一个沉默的反对者,有时我甚至使用语言暴力。

四年后的今天,我希望是成熟起来了的四年,并且受益于我们现在已经了解到的川普的执政方式,我很乐意负责任地承认:我错了。反川普派所担忧的事大部分都没有发生,并且总统以各种方式给他曾经的怀疑者以惊喜。在2016年可能存在过的(或可能不曾存在过的)任何所谓的“反对川普的保守派”已烟消云散。

许多人担心,作为一个只有短暂共和党党龄,从未在这个古老的保守主义机构迷宫中游曳过的川普,可能会变成一个“满洲候选人”(The Manchurian Candidate,注:1959年Richard Condon的惊悚小说,1962年上映了同名电影,以冷战为背景,描述一名政治世家出身的年轻人被共产党洗脑,变成一个精神上受人控制的杀手)式的自由主义者。但事实上,第45任总统主持了这一个世纪以来最具活力的保守派政府之一。

许多人担心这位鲁莽的、充满大男子主义气质的大嘴川普,可能会无意间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而相反,总统实施了一项非常成功的外交政策,尤其在中东,这一政策围绕着久经考验和符合常理的规则,即最大限度地惩罚敌人并奖励朋友。许多人担心曾经上过《花花公子》杂志封面的川普可能会加速霸权文化的进步主义,实际上,他一直是宗教和传统主义美国人的勇敢而坚定的朋友。

鉴于川普的执政记录;鉴于过去四年来左翼分子变得彻底的激进,包括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的最高法院法官提名风波,妇女大游行(Women’s March)反犹太主义运动,无政府主义者安提法(Antifa)运动,马克思主义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交叉性(intersectionality)和消除文化的毒害性泛滥等问题;再鉴于川普式的异端对美国总统职位的预设制度规范产生了“沉没成本”(sunk cost)效应影响,反对川普的所谓“保守派”行动根本没有经受住时间的考验。秉承审慎和谦逊的原则,一个人必须愿意承认错误并更弦改辙;2016年的反川普运动是个完美的榜样。2020年,“保守派”唯一的选择是投给川普总统第二任期坚定的一票。

呜呼哀哉!并非所有人都同意这个观点。相反,许多2016年的反川普运动的领军人物选择更固执的态度。比尔·克里斯托尔(Bill Kristol)可能是2016年最初的成员中最知名的一位,现在他参与了许多2020年发起的反川普活动,包括加入共和党反对川普的选民小组。乔治·康威(George Conway)、里克·威尔逊(Rick Wilson)和史蒂夫·施密特(Steve Schmidt)在一个最名不副实的林肯项目(Lincoln Project)的旗帜下尖刻地攻击川普。尽管川普在亲以色列/反伊朗的策略上取得历史性的进展,尽管左派高压控制下的进步主义城市处在痛苦焦灼的骚乱状态,詹妮弗·鲁宾(Jennifer Rubin)和马克斯·布特(Max Boot)仍然丝毫不改他们反川普的嗜好。

但是,许多其他在2016年最初的反川普保守派人士尚未公开表明他们是否会在2020年支持川普,包括与上述《反对川普》专刊中相关的许多人,如大卫·弗冉侈(David French)、罗斯·杜塔特(Ross Douthat),以及一些宗教保守人物,例如乔治·韦格尔(George Weigel)。指出这一点的本意并不是试图公开羞辱这些人。这些领导人在四年前在自己的政党里和他们自己发起的运动中曾经反对川普,他们在这次是否将投票支持川普这个泾渭分明的问题上欠他们的读者和追随者一个明确的态度。可以断定,尽管川普取得了各种各样的成就,而且尽管来自左派暴徒的迅速升级的威胁置国家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仍然不值得保守派的支持。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毫无说服力的情况,但是我们至少可以要求持有该论点的人公开发表他们的想法。

四年前,尽管川普在共和党内部经历艰苦角逐,但他还是最终赢得了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的胜利。不幸的是我也曾是那场角逐的一部分,所以我知道这些情况。2016年许多从前的拒绝川普派成员这次做出审慎的判断,而同时另外很多人加倍地蔑视和反对川普。但是,四年后的今天,在自豪的美国主义者与怨气冲天的街头暴乱者纵火主义者之间展开的冷战中,至少值得弄清每个人所选择的立场。

原文Where Does Never Trump Now Stan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乔希·哈默尔(Josh Hammer)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宪法律师,是《新闻周刊》(Newsweek)的编辑,也是布莱兹电视台(BlazeTV)的播客,“第一自由协会”(First Liberty Institute)的首席顾问,联合专栏作家。

本文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