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纽约中领馆是间谍活动枢纽? 美国大选前事件不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6日讯】蓬佩奥再度点名,纽约中领馆要关门?中美联大交锋,谁“受够了”?拜登之子敛财,中共给了多少?|热点互动 09/25/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9月25号星期五。近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点名纽约中领馆是中共间谍活动的中心枢纽。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纽约中领馆也可能成为下一步被关闭的对象?另外,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越来越多的突发事件,而近期邮寄选票的舞弊也成为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热点事件来做一些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特约评论员萧恩先生,萧恩先生您好。

萧恩:方菲你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我们视频下方留言。唐靖远先生我们先来谈谈蓬佩奥的这个对于纽约中领馆的指控,我们知道他其实周三的时候,他去威斯康辛州,很罕见的在议会这个层级做了一次演讲。基本上就是全面的揭示了中共在美国的渗透,并且是发出了这种誓言反击的声音吧。那么结果马上后来紧接着他接受媒体的采访,他又点名中领馆,而且纽约的中领馆。媒体是问他,前几天在纽约的警局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藏裔的警员,他被控替纽约中领馆做事。

那么蓬佩奥在回答这个事情直接就说,纽约中领馆是间谍活动的中心枢纽。所以先跟我们谈谈您怎么看蓬佩奥的这个指控,特别是从纽约中领馆它所处的位置起的作用,和它历来参与的活动等等这些方面来看,您觉得他这个指控准确吗?

唐靖远:纽约中领馆被蓬佩奥指控为是间谍活动中心,我觉得他肯定是有来由的。因为这个事情的导火索,就是昂旺,就是刚才你提到那个藏族,他充当了中共的间谍。他是一个导火索,但是昂旺这个案子本身它就已经透露出很多不寻常的信息。首先,昂旺这个案子其实是从2014年一直持续到现在,所以FBI那个起诉书里面写的是,FBI对他的监控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截获他是超过了一百多个的通信和通话的纪录。

所以它就显示出来,昂旺像他这种人为中共服务,被中领馆所操纵,已经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而且藏族社区的一个前负责人就公开的说,他知道在藏人里面,像昂旺这样的例子就绝对不只一个人,还有其他好几个。所以它显示出来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像昂旺这样的例子只是冰山之一角。纽约中领馆它所操纵的类似这样的例子一定还有非常多,因为蓬佩奥在这次讲话里面,特意还提到了,说是在未来可能还会有其他的间谍和外交官,会要被逮捕,是这样说的。

所以我觉得他这话本身也透露出一个强烈的信息,就是FBI很有可能手上已经有了好几个其他的案子了,而且已经拿到了证据了,只不过还没有采取行动,只是如此而已,这个是地一方面。那么第二方面,在这个起诉书里面,昂旺这个案子里面,我们看到了一个很特殊的例子,他甚至把他那个对话都列出来。就是昂旺他自己说他接受了中领馆的那个官员的指示,他要不要接受新唐人电视台对他的采访。

主持人:对,没错。

唐靖远:这个在这段对话里面,他就透露出来,就是中领馆的那个官员告诉他,说我们对新唐人电视台所有的员工,都有一份黑名单。这个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因为它透露出来,纽约中领馆在对整个新唐人所有的员工,他们其实都有长期的监控。

主持人:而且它可以对新唐人这样,它也可以对其他所有的华人团体这样。

唐靖远:对,而且甚至不光是华人。因为我们知道新唐人电视台其实有很多的员工,绝大多数可能他都是美国公民了。也就是说中领馆这个行为,它是在美国的土地上,在美国的心脏地带,对美国公民实施大规模监控的行为。这种行为本身就是非常恶劣的间谍行为,所以在此之前,中领馆它还有类似这种恶劣行为,它这还不是孤立的对吧。比如说在2008由中领馆操纵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围攻,当时那个中领馆的领事是叫做彭克育,这个当时是很大的一个丑闻。

主持人:有人录音。

唐靖远:对,他自己接受采访,他自己说他是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对法轮功的学员进行这样的一个围攻。他这个例子体现出来是什么呢?就说明中领馆它其实在这边搞这种间谍活动,它其实是比较一种广义的,不是说单纯的是获取了一点什么情报信息。它其实还甚至操控华人社区的这样一些,进行意识型态的输出和操控社区行为,改变美国人的想法,操控很多的华裔美国人来反对美国,来听从中共的指挥,它其实是这种性质。

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讲,蓬佩奥的这个指控当然是毫无疑问是有他的根据的。还有一个类似的例子,是我们知道以前不是一个叫做林英的,他是国航的一个经理,是两年前大概是。她就是因为替中共托运很多包裹,因为她是国航的经理这个工作上的便利。她自己在那个起诉书里,后来她认罪了,她就曾经多次的从中领馆的员工手中,接过了交给她的任务,就是很多的包裹转运托运回大陆去。

所以你可以看到中领馆它其实在很多的方面,它们是直接的再参与这些间谍活动,窃取情报呀,搞乱美国的社区等等,这就是渗透嘛,就是一种超限战的一种形势,所以我觉得蓬佩奥这个指控应该是有充分的根据的。

主持人:对,实际上美国政府之前一直是知道的,像这种行为也并不是说现在特别多,一直以来像您刚才举的例子,已经追溯到2008年了,只不过现在他真的把它说出来了,用一种很准确的方式描述出来了。

唐靖远:对。

主持人:而且他还提到了,我也想请您再很快接着谈一下,他还提到了联合国,在他的对媒体的采访中,这个让我非常惊讶。他直接就点名说,在联合国也有许多中共的外交官员,我们也在密切的关注。基本上这个意思就是他把所有的中共的外交官,都列为具有间谍嫌疑的这样一个人物是不是?

唐靖远:我觉得这个也是有根据的,因为在此之前,比如2017年的时候,一个叫做何治平,他其实是香港的一个前政府官员。他就是因为对联合国的非洲的首脑,同时在联合国甚至准备贿赂两任前联大主席,因为这个事情被案发,在纽约这边被逮捕,最后定罪,甚至还服了刑。所以这个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它体现出来中共的这种外交人员,卷入到间谍活动里面,它已经不是个案,最新的一个例子是崔天凯,中共现任的大使,驻美国的大使。

崔天凯直接的就,前段时间不是爆出,就是纽约领馆的一个官员,卷入到千人计划,去招募千人计划的这样一个人员。想要运作到美国,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运作到中国去,我们都知道千人计划它事实上就是一个间谍计划。所以这些例子它体现出来,中共它们采取了一种办法,就是在美国搞间谍活动,它们非常擅长的一个战术,叫做人海战术。它把职业的官员,或者是非职业的这些所谓民间人士,它都可以把他发展成它的一个间谍。

而这种人海战术的背后,它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中共它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一切都是听党的指挥。中共它在国内它能够垄断所有的社会资源,所以垄断了所有的社会资源以后,带来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它能够操控几乎所有人。所以这些人不管是有些是主动,或是有些是被迫的,他都要去为它进行服务。那么这个特性其实我觉得,过去美国社会认识是应该不足的,他们始终是把中共看成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一个政权。

所以觉得你是外交官,那你干外交的活儿,你是一个什么美中友好协会的,你就是一个民间人士。

主持人:对,商人就干商人的活。

唐靖远:商人就商人的,他是一种比较正常的思维来看待你。但是现在我觉得美国社会发现不对劲了,因为他们开始意识到,所有只要被中共所掌控的,甭管你是学者、外交官,还是一个民间人士,或者是一个商人,或者是一个留学生、一个学生,他的背后都只有一个老板,就是中共。所以这些人对他来说,都是构成国家安全的一种威胁,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那也想请萧恩先生分析一下,我们知道蓬佩奥他在威斯康辛州演讲的时候,他就已经点名三个中领馆了,旧金山、纽约和芝加哥。那么紧接着,他又再度点名纽约中领馆是间谍中心。一个您怎么看他这样一个指称?另外一点,他这样接连点名中领馆,是不是在外交上,这些领馆,特别是纽约中领馆,有可能下一步变成休士顿领馆的第二,也会面临被关闭的这种可能性呢?

萧恩:我觉得大家应该记得,美国的联邦调查局长克里斯多佛。雷,前不久在公开演讲中就很明确的提到,现在FBI针对中国的案子忙不过来,每10个小时就会立起一个关于中国间谍的案子,或者是中国的窃取知识产权,或者是商业间谍,或者是政治间谍等等。那这一系列事情就说明,目前美国的当局实际上已经充分意识到,中共在全美的这种渗透的程度。而且其实要补充一下,我觉得实际上这几年,在过去十年应该说这样的渗透的规模,是比之前会增加了很多。

因为中共发展的需要,它特别需要从西方能够快速的窃取各方面的商业机密,不仅仅是一般的人们所认为的半导体、生物科技啊,包含工业方方面面,还有电子技术、半导体、手机技术等等,方方面面的技术它都要盗取。所以它是对外派出大规模的间谍,商业间谍,然后当然还有很多职业的间谍,政治方面的间谍。这样一种规模的渗透的话,当然对美国政府来说,构成一个很大的威胁。所以他们也意识到,这些中领馆是一个非常运作有效的一个间谍的据点。

那对他们来说,因为这些人很多人嘛,是有外交官的身份,还有一些人是以媒体的身份。以这种身纷来确实有一定的隐蔽性。

主持人:行动也方便。

萧恩:对啊,提供了很多方便。他们可以到处跑,到处去采访,但实际上也可能在做收集情报的工作,对美国政府来说,其实这个是过去,可以说是长时间疏漏的一个事情。过去几年确实在川普总统执政以后,这些事情被得到很大的重视,所以FBI是加班加点,针对中共的间谍在抓。但是这些大的据点对他们来说是最头痛的事情,因为一旦有这些身份作为掩盖的话,有时候你很难去跟他们进行深入调查。

所以FBI要抓补一些线人的话,要抓补一些这种间谍案子的话,他要布甚至一两年,甚至两三年的这样一个布局,才能够把一些人给抓起来,才能够搜集到有效的证据,就包括你刚才提到的纽约的藏裔警察的问题。它其实也是要满长时间的调查,有时候FBI甚至要找一个FBI的工作人员,或者是外面的你可以说是配合的人员。

主持人:卧底。

萧恩:他们做一个局,要把你给,让你就是显露出来你真的是中共的间谍,他需要设套的。所以这种情况就是真的整个运作很复杂,所以对他们来说,这些案子已经是忙不过来了。所以我觉得蓬佩奥目前把这个事情点明,其实也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就说,不管怎么样,我给你曝光,我先要遏止你,要不然你还在加大规模在这么做的话,这个对他们来说工作量已经非常大了,而且跟不上形势发展的需要。

所以确实像你提到的,这几个中领馆它有可能面临成为第二个休士顿领馆的这样一个命运,但是我觉得美国政府现在他在其他方面也在加强,遏止中共的手段。特别是我们也应该是留意到这一周,像余茂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最高对华政策的智囊,他在另外一个演讲中也很明确提到香港问题。香港问题是唯一能够让川普总统觉得,我可以牺牲这个贸易协议,但是一定要在香港问题上制裁中共,所以在香港问题上其实美国政府已经准备了很多的手段。

现在就我了解,其实还有十几个不同的手段还没有实施出来。所以他们如果在那方面能够有效的打击中共的话,不见得非得在这些中领馆方面去马上采取很升级的动作。这有点像比如说中共是像一个大乌贼,你的触角伸得很广,那你这些中领馆你每一个触角都去斩断的话,其实是很费功夫的一件事情。但是如果你针对这个乌贼本身,比如说香港这样一块地方,非常敏感的地方,是像他的七寸一样去,真得很有效打击的话,很可能这些触角都得收回去,或者是瘫痪掉。

所以他们不见得说非得对每一个中领馆,都得采取封馆的动作,那这里面当然也牵扯到外交层面,是不是已经彻底到了要断交的这个层面。因为他现在不见得一定要对中共升级到这种程度,他只要跟台湾加强合作,甚至把台湾邀请到联合国里面去,反正这些事情对中共就已经足够打击了,所以我觉得他是更多的是一种爆料,一种遏止,让人看到中共的邪恶。但至于手段会不会马上跟进到说马上让你纽约中领馆,成为第二个休士顿领馆,要关门,我觉得可能目前还不到这个阶段。而且应该在大选之前,他不会采取这个手段。

主持人:这点唐先生您怎么看?因为确实正如萧恩先生所讲的,关闭纽约中领馆,我想这个级别严重程度,比关闭修休士顿还要高很多。这可能意味着外交上真的在往一个急遽进一步恶化的这种方向走,您觉得这种可能性有吗?

唐靖远:这个可能性我认为毫无疑问是存在的,为什么呢?因为首先第一个,休士顿领馆和纽约领馆其实从它的本质上来说是一样的,它都是中共的间谍中心,而且可以说都是中共在美国进行渗透,搞超限战,搞乱美国的一个根据地。其实这个是中共的一种战术,就是把很多的中领馆都视为一个小小的根据地一样,然后以点带面这样去扩散,去完成他针对美国实施渗透的这样一个目标,所以这个它们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

那么从这个角度上讲,迟早,你可以关休士顿的领馆,那我当然也可以关纽约的领馆。第二一个,从重要性上来讲,纽约毫无疑问我觉得它是要超过休士顿的。

主持人:对。

唐靖远:因为纽约它是美国的经济和文化中心,在国际上这种影响力,休士顿是无法比的,如果说要是关闭了纽约的领馆,这个冲击力可能真的和断交也差不太多少了,它在政治上的这种影响力会非常的大。第三一个就是我们都知道美国现在马上面临着大选,在这个大选的非常敏感的这样一个时段,我觉得其实蓬佩奥他是在发出一个强烈的警告信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都知道,美国的官方不断的在重复,中共和俄罗斯都有干预美国大选的这样一些行为。

而且中共的威胁是尤其大,放在第一位的。那么中共如果说他要干预美国的大选,各个地方的这些领馆应该就是中共最主要的执行机构。所以我觉得蓬佩奥他现在放这个话,是有目的的。第一个目的就是发出一种强烈的警告,如果说你们再有干预美国内政的行为,当然现在内政最大的就是大选,那很有可能就不排除我要把你关闭掉。那么第二一个,他其实也是释放出一个信号,就是中美的外交关系可能还会进一步的恶化。

这个趋势已经是不可逆转,我觉得。现在我们看到只是美国暂时把大使撤回来了,降为了一种代办级,但是毕竟不是公开的,是用了一种比较含蓄的方式。如果说中共再没有任何的这方面有些收敛的话,我觉得美中的这种外交关系只会进一步恶化。所以他这个其实是有一点事先发出一种这样的信号,那么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就是美中的外交关系注定会持续的恶化下去的情况下,关闭纽约的中领馆,我觉得它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过的确就是他选择在什么时候来关闭,有可能他是会挑选在大选之后,因为如果是大选之前这样来做,可能会引发的冲击会非常大。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政治后果、政治效应,可能就是很难评估,你很难去能够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是这么看。

主持人:是,不过上次我们在谈有关美台有没有可能复交,或者建交的时候,大家都有一个感觉,就是美国这个脚步在加快。很多人认为在大选期间,他可能会着重于国内的,但是我们看到在外交方面,在国际的这方面,对于抗衡中共方面,并没有减缓,甚至是加快了。那我想蓬佩奥最近在威斯康辛州也好,在媒体采访中也好,接连发出在外交领域对中共这种警告,似乎不是那么单纯。

唐靖远:我觉得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之前因为蓬佩奥他不是已经在尼克松图书馆演讲的时候,明确的说嘛,跟中共现在打交道的原则就是不信任加查证,这个不信任里面,我觉得它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美国现在实质上是已经拒绝和中共对话。拒绝和中共对话,它就意味着和中共很多这种使馆级、领馆这样的外交层面的往来,其实已经无所谓了,美国已经不关心了。因为美国现在就是保持着一个原则,先看中共的行为。

看你的行动怎么做,你的行动如果说真的是有改善中美关系,或者是这些错误的做法,你有所收敛了,那么可能美国会相应的放松一些。你的行为只要没有改变,那美国一定是继续的强硬的这样反击,这样打下去。所以这样带来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我们看到中美现在实质上是没有沟通的。没有沟通它就只会是越来越恶化,很多甭管是误解,还是说有没有误解的存在,只要中共这边有任何敌意的行动,它都会招来美国更加强硬的反击,所以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大趋势已经不太可能会改变了。

主持人:是,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看媒体说,崔天凯大使整晚整晚睡不好觉,因为可能担心不知道哪一天就只好回国,有这种危险性。那我想请萧恩先生再谈一谈,刚才我有问唐靖远先生有关联合国的事情。一个是蓬佩奥国务卿也提到了联合国有很多中共的外交人员,而且他直言不讳的说,美国政府在密切关注。这个一方面是在关注中共的外交人员,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也反映对联合国的一种不信任呢?特别是我们看到这一周,中美双方在联大,就是有一些激烈的交锋,本身美国在联合国不给中共面子似乎也不太给其它国家面子。

萧恩:好,你说这个事情正好让我联想起来,过去我知道的一个比较生动的一个例子,中共在联合国里面是怎么运作的,就是大家记得可能在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当时其实全球的很多法轮功学员都会到联合国去抗议,在日内瓦联合国总部。

之前我记得在2001年到2004年其实法轮功学员在那边是有长时间的抗议活动,而且得到联合国里面很多官员的同情和支持。但是后来为什么整个局面有变化呢?就是中共采取一个非常极端的手段、非常好笑的一个手段,它们把联合国里面的很多的保安人员、工作人员全部请到中国大陆,请他们去免费旅游,给他们包吃包住,给你比如说桑拿什么样的,然后这些人回来后态度就变了。所以在2005年以后,如果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那比如说抗议或其它的举动,很多这些联合国官员会采取非常暴力的手段,这是一个例子。

再举一个例子,这是前不久的事情,中共在联合国里面因为运作很深了,经常操纵很多大的国际组织的选举,我不能说名字,但是操作这个选举过程。当时中共要支持一个候选人,它为了拉这帮亚、非、拉朋友来支持它是怎么做的呢?它告诉这些亚、非、拉朋友的代表说,你投票的时候要拿你的手机拍一张照片,告诉我你投的是谁?然后这个东西传给我中共的官员,我一旦证实了你投给我们支持的候选人,然后我马上把你们国家的某个债务取消掉,或者我把某些款打到你的账上。这是明明白白的美国政府官员告诉我的,它们是这么运作的,你就知道中共在联合国里面是怎么运作的。

那更不用说纽约联合国总部就在那儿,中共派了多少跟联合国相关的官员。有的是以民间人员的身份,有些是政府外派的人员,整个纽约就针对联合国不知道有多少中共的特务就在那一带活动,对吧,因为各国的官员,很多高层的外交官都会在那一带活动。所以中共在纽约的运作实际上是很深的,而且我们也还要看到一点,就是大家熟悉的中共这种对外的运作,除了大外宣它就有这种统战、间谍,但是我觉得过去几年以来很重要一点就是中共特别是它通过新的国安法以后,它实际上是要求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配合政府来为国家谋取利益。所以等于是说间接的政府有这种权力来要胁所有的国民,即使出国来你都有应该配合中国政府去搜集信息,好像是尽一份爱国之心这样的。

所以它等于是要让全民都可以成为它的间谍,都可以成为它搜集信息的渠道。这也是美国政府看到一个事情,就是如果这个趋势不遏止的话,这个无法收拾嘛,每个中国人不管你什么游客、学生都可以被中共利用来搜集信息,所以这个趋势可以说是泛滥的一种状态,对美国政府来说是很难处理的。所以一定程度上,我刚才觉得有一点观点跟唐靖远先生略有不同的话,我不觉得是对中共的警告,因为他们知道对中共警告没有用。

所以川普总统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讲彻底地等于是跟中共撕破脸,对吧,不是我警告你还希望你有所改变,不是,现在美国政府的心态是OK,我就曝光你的罪恶,我就是告诉你,你在我各州进行渗透,不管是州一级、郡一级、市一级你都在渗透,你还在收买我的警员等等,它都是曝光,等于是刺激中共。看你能做什么?我就是要把你的罪恶曝光出来,你有种你来反击,对不对?

所以美国实际上是就像在南海一样,美国的军机可以非常靠近中国的海岸线,就说你能怎么办?就是你的罪恶我就已经跟全世界公布了,川普也是在全世界告诉所有的国家,在联大告诉所有的国家应该对中共追责,他说的很彻底了没有余地了。这种情况下就不是说我警告你而已,只不过现在我的手段什么时候用到极致,对吧,所以我觉得现在不是警告的阶段了。

主持人:是。唐先生,我觉得它更是一种师出有名的方法,就是说我至少把它做的坏事要曝光,不断的曝光,下一步我要打它的时候,我就师出有名,而且你应该跟我站在一起。所以像这次联大的这样一种交锋,我不知道您有什么样的感觉和点评?中美这样的交锋。

唐靖远:我觉得这一次中美在联大发生的很激烈的交锋,它其实两个层面的,首先是川普和习近平就是国家领导人层面的隔空交火,然后是大使级别的就是直接面对面的呛起来了,非常的激烈。但是我们会发现甭管是哪个层面的交火,都是集中在一个问题上爆发的,就是这个疫情的追责问题。所以这个疫情的追责问题我是这么看,它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在联合国大会上面爆发这样一个争论,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公共卫生危机的问题,它是直接涉及到了中共想要以疫谋霸这样的一个战略。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看到习近平在这次讲话里面说的非常有名的一句话,大意就是说不能谁的拳头大听谁的,是吧?这么一句非常有名,很多媒体舆论都在炒这句话。其实这句话本身就体现出来,中共包括习近平本人这次他的发言,他就是要利用这次联合国大会,他要抢夺世界的话语权。因为他不是才开完了庆功会在国内?我们抗疫如何的成功,世界各国尤其是美国你们做的这么的糟,毫无疑问,我们的模式是成功的,所以我们要再推广我们的模式,这个话语权应该要由我们来掌握。

但是你看,川普非常有针对性的提出了三条证据,他都没有提那个病毒的来源,只是直接提出来是中共第一是掩盖了人传人的证据,掩盖了无症状患者也有传染性的证据,还有就是中共恶意的可能是让这些航班…就是它封锁了国内的航班,但是没有封锁国际的航班,其实就有点恶意的扩散这个疫情。那么这三条可以说是都是有确凿的、铁证如山的证据了,他打击的是什么?他打击的我觉得就是中共想要以疫谋霸的这个话语权。你不是自称想要把你的抗疫成功作为你的资本要来抢夺这个话语权吗?我就把你的底色给你翻出来、你的底牌给你翻出来。

主持人:而且是不断的说,因为不然的话中共也在不断的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大家都相信了。

唐靖远:对,它就是想要改写整个疫情的历史。所以我觉得它在背后凸显出来的其实是对这个地球村,联合国有点相当于是一个地球村的村委会,村委会总得有一个村长来主持发言。美国现在其实实质上是相当于村长这么一个角色,但是我觉得中共它是在挑战这样一个角色,这是第一方面。第二方面就是这样一个冲突实质上反映出来中美之间…我非常赞同余茂春之前的讲话,就是它绝对不是中美之间的一种国家利益之间的冲突,或者说是地缘政治方面这样的冲突,而是以美国为代表的以及以中共分别为代表两种价值观的激烈的冲突。

所以习近平说这句话其实我们可以反过来理解,他说不能够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意思好像就是美国的拳头大,其实美国的拳头大就他的影响力大嘛,但是美国的影响力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呢?绝对不仅仅说是因为美国的军事实力很强,而更强大的是因为美国是普世价值观的捍卫者、领头羊也是践行者,践行这个普世价值观的身体力行的一个先行者。他是因为这样一个角色才导致美国的影响非常大,所以实质上中美之争的确是一种价值观之争,那么这种价值观之争现在在联合国大会上出现一个非常短兵相接激烈的局面。

其实它就是说明反映出来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联合国为什么会成立是二战以后,成立联合国的初衷其实当初有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要在整个国际社会建立起一个协调安全的机制,防止再度出现像纳粹这样极权势力的崛起,来危害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安全,这个就是联合国当初成立最大一个初衷。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个现实是中共这么一个红色极权,反倒利用一种软性手段,它没有像当初纳粹一样硬性明火执杖,用军事实力去进行侵略和扩张,而是采用了一种软性的手段来对整个世界,包括对联合国这个机构本身进行渗透和瓦解。所以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看到在这次联合国出现中美激烈这样一个对抗,我觉得它其实是这样一种折射,就是二者之间在…联合国其实就是成为一个战场,集中的表现两种价值观激烈对抗的表现,我是这么看。

主持人:是,而且联合国似乎越来越成为中共全球软性渗透的一种工具。而不再是对抗它的一种机制。好的,我们以后还会再来谈这个话题,我相信美国对于中共在这种渗透方面的反制,应该会越来越多这个行动。还有一点时间,我们今天想谈谈美国的大选。因为美国大选现在离大选日只有5周的时间了,可以说是进入一种白热化或者是冲刺阶段。但是这个大选之前,突发事件也越来越多。

想先请萧恩先生谈一谈,我们看到这两天有两件事情也让很多人关注。一件就是美国的参议院推出了一份比较详细的报告,80多页,就是讲拜登的儿子在海外敛财,甚至和中、俄都会有这样的勾结,或者接触。这个报告,我想先请您谈一谈它主要的发现是什么?这样的发现跟中共有多大的联系?他跟中国之间的勾结有多大呢?

萧恩:这份报告是参议院的两个委员会一起推出来的,一个是Finance Committee,另外一个是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这两个委员会。那是参议员Chuck Grassley,还有另外一个是Ron Johnson这两个人一起领头推出的这样一个调查报告,这个报告实际上调查过程延续了一年,其实是很不容易才推出来一个报告,因为整个过程中也受到很多民主党方面力量的制肘,有很多重要的文件他们拿不到,现在我觉得他们也是不得已在大选之前,赶快推出来。

因为关于Joe Biden的儿子Hunter Biden,他牵扯到跟俄罗斯、还有中国方面有利益的冲突方面的这些问题,甚至于有没有可能有刑事犯罪的问题,这个已经是媒体上确实已经陆陆续续一直有报导,只是没有一个很全面的一种调查。这一次这份报告,我觉得比较有份量的一点,就是它有一些新的证据提供出来。包括比如说Hunter Biden在乌克兰牵扯到他当选了Burisma这家公司的董事。这家Burisma公司是俄罗斯金融寡头,也是腐败的金融寡头所控制的。Biden自己在其中任董事会成员,但是他这个事情就带来了利益方面的冲突。

而这件事情实际上,美国政府的官员是已经当面跟Joe Biden警告过,这个是这一次报告中提出来一个非常重要的证据。其中的证据,一个是前美国驻乌克兰首都基辅大使馆的二把手,叫Kent他提出来。另外一个是美国国务院的高官也当面向Biden警告过,你的儿子面临的这样的conflict of interest 利益冲突。但是欧巴马政府当时就把这件事情全部压下来,也没有理睬。所以这是个很明确的证据说明明知道这是有问题,但是没有做。

另外一个就是还有新的证据表明,Hunter Biden很可能是牵扯到跟妓女行为,或者是拉皮条的谁有往来、有支付他们的费用。他还可能牵扯到human trafficking人口贩卖的问题,这次也有新的证据出来,这是以前从来没有人提起过的。所以这里面牵扯到很可能Hunter Biden到欧洲去的时候,其实也被类似中共的这种“蓝金黄”的手段一样被套牢了,在中国也可能是这样一种情况。也有提到甚至Biden的叔叔,也就是Joe Biden的兄弟James Biden,也在中国可以说是间接拿了人家的钱。

这个是中共的另外一个白手套,就是叶简明,华信集团的董事长,他所设置的一个圈套。就光是James Biden就拿了10万块钱,让他们夫妇俩可以在全球各地做大量的采购、满足个人奢侈生活这种方面的。这是一个例子,就说他实际上也牵扯到很明确的腐败的问题,然后还牵扯到Hunter Biden还从前墨西哥市长遗孀手上接受了几百万的政治献金。这个也是第一次曝光出来这么明确的,这个当然绝对也是牵扯到利益冲突,那也很可能要进行刑事调查的问题。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他有这样的问题的话,他会造成美国在欧洲反对腐败的那种奴隶有可能受到挫败等等。包括苏联的这种disinformation campaign(信息战) 都有可能受到影响,所以这里面还是更深入的问题。他是有很多直接证据拿不到,所以他们没法追踪下去。

方菲:但您觉得他曝光了这些,因为80多页已经非常多的信息。但是现在似乎主流媒体都在淡化,甚至不报导。这样的一些信息,对拜登的信息,它会对选情有什么样的影响呢?媒体都没有报。

萧恩:实际上媒体当然有的有报,但是他们就是刻意淡化这件事情,只有少数媒体像FOX会集中采访。是采访了Giuliani(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Giuliani甚至明确的说在今后三周内,他会有更多的爆料出来,关于Hunter Biden腐败的证据。我觉得中国方面的问题,因为确实是很大的一个问题。特别是Hunter Biden跟渤海华美这家公司的关系,确实特别值得去深究的。因为当时Hunter Biden只花了42万就买了10%的渤海华美的股份,这些股份现在都是千万,甚至上亿的一个金额。

就是当初他怎么样利用他父亲是副总统的身份,利用这种关系使他能够成为渤海华美董事会的成员。虽然现在Hunter Biden去年10月辞职了,为他父亲竞选辞职了。但是当初你是怎么得到这种利益,而且渤海华美当时就在Biden访问中国之后,很快地就圈来了将近15亿到20亿的资金,让Biden还有他的一些朋友、一些团队来运作。这里面就是很大的金额,因为这么大笔的投资金额,你所收受的费用就是几百万级的。

所以很明确的,在他们跟Biden家族非常好的就是前国务卿Kerry的侄子Chris Heinz,他本身就拿了几百万。所以这里面一定是巨大的利益的勾结在里面,所以我觉得这份报告,很明确的描绘出一个非常清晰的脉络。就是整个Biden家族,他们在Biden是副总统期间,实际上建立了一个全球的一个金融网络,帮助他们家族敛财。我觉得这是一个最重要的image,它就是这样一个非常清晰的脉络,告诉给世人。所以我觉得应该有进一步的调查研究,但是其实能不能追查下去?这是很大的问题了。

方菲:是,其实是非常严重的。因为这样就牵扯到如果拜登再次当选的话,同样的事情会不会再发生。唐靖远先生您怎么看?

唐靖远:我觉得刚才你提到的那个问题:为什么现在主流媒体对Hunter Biden他的这个事情,非常的淡化?甚至直接说他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我觉得他们其实是在回避一个概念,或者说偷换一个概念。就是这份报告当然它体现出,提供出来的线索信息,还不足以直接就能够把Hunter Biden就定罪。它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但是它已经足以达到应该是触发对Hunter Biden进行司法调查的证据,我觉得这个是足够了。所以其实媒体它现在只是强调前者,它对后者是只字不提、不去报导。所以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大的一个区别,也就是媒体它就是在玩弄这个转移视线,偷换概念的把戏。

方菲:是,而且如果是真的像Giuliani所说的,真的在下面三周他还会有更多的爆料出来。而且是爆料中共和Hunter Biden之间的这些利益输送或者勾结,那可能是非常重磅的。那个可能很多媒体都会回避不了,至少有很多渠道的信息,共和党方面可能也会利用。

唐靖远:因为在这份报告里面其实已经看到他涉及到出现了中国人的名字,一个叫做董公文的,其实还涉及到华信能源集团叶简明。他是说Hunter Biden和叶简明包括华信能源集团公司,他们都有直接或者是间接的一些商业联系,带来了数百万美元的现金流。那么这个叶简明他是已经被抓了,因为反腐被抓了。他是有中共军方,甚至有江派的背景的。

方菲:他的名字怎么经常出现?上次谈到捷克的时候也是,他当时也在捷克投资。

唐靖远:因为他这个华信能源公司是中国可以说是能源巨头,是世界五百强之一。所以凡是涉及能源这方面的业务,他可能都涉足。当然他只是一个白手套,其实就像那个肖建华一样的。所以如果说Hunter Biden将来被证明和他有直接的利益输送的关系,事实上就相当于Hunter Biden和中共的高层是有直接的往来。这个对现在这样的大选,或者说是对美国现在整体社会对中共的排斥和警惕,就是反共的这种情绪。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他却有这么深的利益的勾量,我觉得对他们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方菲:是,人家说十月惊奇。我觉得美国这次大选之前这个惊奇可以说是不断,真的不排除下面还有更多的爆料出来。还有一点时间,我想很快请唐靖远先生分析一下,上次我请萧恩先生分析过邮寄选票的问题。最近我们看到邮寄选票也确实频频出现问题,最新的一个就是维州的有一些邮包,被人在水沟里发现,里面就有邮寄选票。还有一个在宾州发现9张军人投票,那么这也是被扔弃的,而这9张至少有7张是投给川普的。所以您怎么看邮寄选票本身可能给大选带来的这种混乱?

唐靖远:有几个因素。首先第一因素邮寄选票带来最大的问题,是投票人的身份和资格没法被确定。这个邮寄选票和美国过去往年曾经有过叫做缺席投票,就是因为很多人工作、或者因为旅行在国外去了,他不能够亲身到投票站去投票。所以他就采取了邮寄的方式,是有严格区别的,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身份的认定。

过去的缺席投票他是要由投票者本人先提出申请,然后被核实了你是有投票权的合法的公民,之后才可以把选票邮寄给你。但是现在民主党在力推的邮寄选票是无差别的。就是整个这个州如果通过了他们可以邮寄选票,就像这个州所有的居民每个人都给你邮寄一张选票。这样一来,事实上它会造成大量的像非法移民,根本就没有投票权的人,他们可能都会寄出他的一张选票。当然毫无疑问,这个就会带来一个舞弊的问题了。

方菲:对,我插一句。这个非法移民,如果他收到邮寄选票,选票本身上面是没有名字的。他可以填,填完了他可以邮回去,邮回去的时候,他也不会有任何身份的验证。就是这个问题。

唐靖远:对,而且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看到已经有这样的案例出现了。你如果注册是共和党的选民,还有注册是民主党的选民,那个邮寄选票的背后是有一个说明的。民主党选民的背后它有一个D的标记,共和党是R的标记。所以它就会带来一个刚才你提到的,如果是共和党选民他是投川普的,他这个选票很可能直接就被扔掉了。

方菲:就是能看出来。

唐靖远:对,它是可以看出来的。这个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风险,还有一个风险就是可能会给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提供方便。因为我们看到之前已经有曝光出来,美国在过去的一年查获了超过了13万张,从中国大陆邮寄过来的假的驾照、假的身份证。驾照在美国其实都是当身份证来使用的,所以他就很有可能出现大量的拿着假驾照、假身份证的人,他去进行投票。反正因为邮寄选票对这些根本就无法进行核查的,所以这个是带来的最大的舞弊的风险。

方菲:是,好的。我们没有时间分析更多,但是川普政府他们可能也会想办法出台方式来监督,或者至少监管这方面的风险。否则的话,这个大选的公正性确实会出现一些风险。

唐靖远:会出现争议。

方菲:是,好的。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的点评,我们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唐靖远 萧恩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 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